Could you stay with me

作者:李文婧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16日
 

都说感冒的时候最容易发神经。看来是真的。

正听着陈粒的《奇妙能力歌》,感觉着好像她在唱我那些彷徨日子里的胆小的心事。

这个时候就会想起YL。我和YL认识有十五年之久了,他永远都会像个骑士一样,陪我度过了人生中最孤单也最热闹的时光。

我们是发小,是死党,也是彼此的树洞。

我们一起在云南度过四年时间,一路上打打闹闹,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仔细想想,两个人从没有默契到变得熟稔的确是一份很不容易的缘分,以至于后来我们忙成一团的时候,也还能经常出来吃吃喝喝,似乎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我至今还记得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你是不是经常哭?”当时倒也没觉得什么,现在想想,带着有点小美好的存在。我一直都记得从小到大YL对我情绪的照顾。印象最深的是我被所有人误会那次。大晚上的陪着我在田径上阶梯坐着。YL什么都没有说就默默坐着,看着我哭了一个钟头,然后带着眼睛都哭肿的我回家。其实当时我就知道你懂,我需要的其实不是多好的安慰,我只需要一个人会相信我,会一直陪着我。不管我是开心还是难过。

我是个刺猬属性的姑娘,天生固执的性格,从来不会放弃的性格。一身坚硬的刺试图保护自己,却有一个极其柔软的心脏。我觉得YL也是,他总是把温暖分给别人,把困苦留给自己,然后去独自一人面对解决。还记得那个温暖的冬日午后,我和YL坐在草坪边上,有阳光和寒风穿过光秃秃的枝桠落在身旁,他说他喜欢冬天因为可以穿的厚厚的很有安全感。我说我最初喜欢冬天是因为有大雪,可是现在鹅毛大雪在湖南太难见到了,所以我现在换了个季节喜欢。

刚刚我们发短信说好想念彼此。他说他想起我们绕着操场走圈的日子,我说我想起在教室里偷偷看小说又偷偷带着MP3听歌的好时光。那么长又那么短,那些都是我此生都难以忘怀的场景。我心里一直都有一段椎心蚀骨的故事,抑或是埋葬心底的往昔,有伤痛有欢笑。揭开过去的疤痕去看,很开心我还是正在学着长大。

身边的朋友总是担心我,他们总说我这个直肠子不知道要得罪多少人。我明白朋友对我的关心,可总是会觉得或许总那么一些人会因为我是个伪装不了自己情绪的人而喜欢和我呆在一起。比如说LX、JZ、YM、JD。很多事情很多情绪,该懂的人明白就好。好像一切都看起来没什么不同,其实一切又都早已不同。最近看到了我们常说吃亏是福,是因为每吃一次亏累积下来的福气,都会变成以后的运气。现在所经历的每一个曾经,不论好坏,都会成就未来的自己。嗯,即使深陷泥潭,也要当一个快乐的泥娃娃。

我总说我是小太阳,我想温暖我身边的所有人,也温暖我自己。小太阳其实有一个大大的梦想但不想挂在嘴边,渴望爱情但一个人仍逞强要过得很好,很累的时候假装不是很累,痛的时候忍住不哭,天塌下来也自己一个人扛。十八年慢慢走来有一个温热的、小小的却装载很多很多的心脏,承受过所有该承受的,等待承受所有未知的苦难。

我依然,爱自己,比任何人都爱。

YL说北方的冬日一如既往的寒冷,第一场的大雪如期而至。在这呵气成霜,冰冻三尺的日子里,如果说还有什么能够温暖你我,大抵应当是陪在自己身边的人儿了。翻着小时候的旧照,暑假见面拍的合照。单是看这些照片,内心就感受到幸福和温暖,觉得,人生那么美好,有爱我的人在就很美好,我不知道未来的路有多难走,我也想要一往无前。

过去的一年里,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也罢,毕竟我们依然能安然无恙的听着自己在乎的人消息,能走进那些个动人的故事。懦弱的不懂得珍惜爱情的Z先生、没实现梦想现在却在大学里仍然挣扎着的固执先生、在廊坊独自生活依然坚强带来清醒感的爱新觉罗姑娘.....那些年爱了恨了却不能忘了的人们。陈绮贞的《太阳》里有一句歌词是:“你是我小心维护的梦”,我却一直将“你”字听成了“我”。难免失笑,这么一改倒也更符合我的心境,是啊,我是我,小心维护的梦。每个人的人生,都应当是为自己所小心翼翼保护的梦。也许我们终将无法摆脱世情,无法逃掉一切的羁绊,但至少,是为自己潇潇洒洒的去活。

想着那些满满的安慰,厚实的就好像一个拥抱一样。给常期疲惫的不满的想要痛哭流涕的我,一个坚实温暖的拥抱。感谢,感谢,还是感谢,不管是风是雨都一直陪着我。

我记得大哥说过,“我们不应该强调别人有多么风光,以此放大自己的普通和落寞,他们也和我们一样,年轻过,彷徨着。我们每一点的付出、大多数的尝试,以及所有的等待,都有意义,你可以看到别人的光芒,但也要相信自己的力量,因为我们都一样,年轻又彷徨。” 

已立冬,莫负时光。

录  入:李文婧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