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归人,只是个过客

作者:雷静子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15日
 
前记:
我是一个漂泊的浪子。偶然闯入你的庭院,偶然听说你的善良,偶然在雨中遇见你,偶然被你的笑颜所感动。当一切的偶然光影交织,才知晓我的漂泊有了意义,是那场雨,那阵风,那个初遇的庭院,和对着远方的我微笑了很久的你。
【缘分扯起遇见的衣角】
【清晨】庭院外。雨濛濛。一壶浊酒随风。微醺醉意的我,误入你家门庭躲雨。抬头。目光交触。依在门檐的你,身着一件简单素白色的锦衣,一袭月牙白拖地烟拢水裙,桃红色的丝线绣出了一朵朵艳放的梅花,从腰际一直延伸到裙摆,一根淡紫罗兰色的腰带缠系腰间,显出了窈窕的身材。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双眸似水,灵波流盼,未饰粉妆,清新脱俗,娇靥可人。一时间,我恍了神。时间仿佛定格在那一刻。良久。你开口,邀我进屋避雨。也许就在这一刻,你,走进了我眼里。
【午后】庭檐下悬挂着雨丝的缠绵,竹林中水雾朦胧。风,继续着舒绵的姿态,柔柔地吹起缥缈的窗纱,时不时挽一些花瓣的零落,约上雨的碎沫,洒落在榻前的案几上,酝一簇温润的暧昧弥漫屋中。
两个人盘膝而坐,你不言,我不语。目光凝落在不同地方,空气中漫散着一丝幽微绵渺的情韵。就像熟识多年的旧友,没有言语,不觉尴尬。
好似想起些什么,你站起身朝内屋走去。出来时,手里端着一套老旧的茶具和炉具。手法娴熟的燃点炉火,吹沸一把茗壶。你轻轻捋拢袖衿,柔荑葱根般纤纤小指轻拈起壶柄,用神若闲凝的优雅,冲开一杯绿芽萌动的茶酊。沉浮旋舞的茶叶,顿时染熏了一室清冽的香涴。倒去头阙茶水,滤留下最精纯的二茗,倒进玲珑的玉杯中,透过指缝,摇晃着若琼枝玉酿般诱人的色彩。她双手举过眉横,恭敬的递给我,我们一起沉醉在那弯熏霭迷蒙的幽香下。也许就在这一刻,你,走进了我心里。
【傍晚】天空开始放晴。晚饭后,两人闲然漫步幽静的竹林,踏上青石铺成的小径。步奏轻盈,心情宁愉。雨后的空气格外的清新,你闭上双眸,用力呼吸着雨后泥土芬香的气息。我就这样专注的凝视着你,时间仿佛静止这一秒。睁开眼,四目相对,你浅浅一笑,像对一位旧友一样对我呢喃道,真正的懂得是,我不说话,你不言语,相顾浅笑,便在彼此的眸中看尽旭日和曦。也许就在这一刻,你,在我心里埋下了些什么。
但,我终究是一个浪子,不能停留,也不会停留。
深夜不辞而别。继续漂泊。
【兜兜转转原来你不在这里】
【三年后】绕世间一大圈,又回到了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庭院前。驻足。凝望。那一天,那场雨,那阵风,那双好看的眼眸,那杯茶汤,那场漫步,那句话,那个人,三年,一直回荡在我脑海间。
怀旧的地方,总让人那么肝肠寸断。庭院外长满了蒿草,那条走过的小径也都布满了苔藓。我走进庭院,屋门紧闭着,斑驳残破的旧痕深深地刻画在了屋门上,像是在诉说这三年发生的,我已经错过的故事。
她去哪了?我推开门,灰尘簌簌掉落下来。想找寻答案,回答我的却是眼前人去楼空的景象。
外面起风了,又下起了濛濛的小雨,只是不再是三年前那一场雨,那一阵风了。三年后的这里,没有那双好看的双眸,没有那杯清涴的茶汤,也没有一起漫步,说那句话的那个人了。她,去哪了?
答案,终究成谜。
后记:
今生不做诗人,不念兵法,不习刀剑,做个浪子,不爱你的浪子。
我有两个爱好,尝尽最醉人的烈酒,漂泊最炎凉的世间。
今生的我写给今生的你。
录  入:李文婧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读《解忧杂货店》有感[ 12-09 ]

下一篇:遇见[ 12-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