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菜穗子》有感

作者:蒋淑玲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29日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成为现代很多年轻人奉行的生活准则。他们以为忍耐可以化干戈为玉帛,可以避免冲突和尴尬。然而这只不过是他们眼中的自以为是。因为,一个人选择退让就意味着另一个人的得寸进尺。而且一味地忍让并不会让他人心存感激。相反,他还会喜欢拿你当软柿子捏,处处招你不痛快。甚至还妄想把你踩在脚底下。

年轻人向来是血气方刚的,忍耐是在懂得畏惧和利害之后才有的。在堀辰雄的作品中,菜穗子是一个在家庭生活中倍受冷落的女人。丈夫黑川圭介的冷漠薄情和唯母亲之命是从的怯懦压抑着菜穗子的真性情。她曾经何尝不是一个任性的孩子,忽视母亲的意愿草率的选择自己的婚姻。显然,菜穗子对生活的轻率态度也使自己遭了罪。黑母的强势和掌控欲常把菜穗子隔绝在另一个空间。明明是朝夕相处的人,却无法融洽在一起。这于人来说不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吗?然而威逼于家庭绝对权威之下的菜穗子只有忍气吞声,同时这也是她对生活的一种权衡。

小说中的男主人公都筑明,他的青春随着一场无疾而终的爱情一起被时间覆没,迅疾又没有结果。他原本是个爱做梦的少年,对未来充满了幻想,然而如今却在一家普通的建筑事务所工作。理想与现实的落差感以及一种对未来的疑惑与迷茫笼罩着他。我相信这不仅是出现在都筑明面前的难题,同时也是很多现在的年青人将要面临和思索的问题。都筑明的这种内心世界让我想起了北京青年里面的何西。同样是面临平庸和自我的选择,同样是因为不知何去何从所以忍耐着周围的生活。同样是因为顾虑到别人而选择禁锢自己。我以为这种趋同性或许是源于东方国家某些文化与环境的大抵相似。

作为一个平凡的人,生活在半明半昧的社会里,其实很难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因为人不是冷血动物,身边总会有些事迁动你的情,而感又是随情所生。所以每当读到菜穗子因压抑和孤独而摧残自己精神的时候,每当读到都筑明想要辞掉工作又碍于老板的亲和态度而踌躇不定,犹如困兽得不到出口的时候。心总是隐疼的。是为他们,也是为了相似的自己。

鲁迅有言:“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这句话总结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与未来。所幸不管是北京青年里的何西,还是小说中的菜穗子和都筑明。他们都是一群年轻人。生活中虽有忍耐,但向往自由的那颗心还是强烈跳动着。如果需要忍耐的事物越过人们的无意识进入到潜意识又想突破到意识里去的时候,反抗是年轻人必定会选择的路径。毕竟匈牙利诗人裴多菲的“若为自由故,生命和爱情皆可抛”的言论是许多年轻人自愿选择的心声。后来呀,虽然他们的未来还没有太明朗,但是菜穗子的行动已经让婆婆和丈夫与自己的生活有了些细微的变化。至于都筑明也像何西一样,启程在路上,在自我与自由里翱翔。

人到中年,思想和行动都及不上年轻人的激昂。这时忍耐会在他们的身上体现的更为深刻。就像萧红笔下的王阿嫂,为了生存屈于地主的剥削与迫害之下。忍耐并没有给她求得一丝安稳,却让她活得更加痛苦。丈夫被地主放火烧死了,孩子被地主给踢没了,最后她自己也是死了的。乱葬岗的森森白骨,小孩子呼喊的妈妈,全在地主的手里归于尘寂。

生与死是人生的常态和轮回。“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每个人都会有身不由己的时候,但是生存的价值还是得由自己把控。忍耐不是坟场,但绝对是囚禁自我的牢笼。

录  入:李文婧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因为我们是朋友[ 12-28 ]

下一篇:青春书札[ 01-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