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她

作者:李琴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20日
 

这几日,天朗,正是好时候。只鸟飞过时,地面上一层青阳薄纱,数亿个光子穿越宇宙汇聚成一幅画。向窗外望去,昨日还苍翠活泼的银杏树今日却失了色,只一阵轻风拂来,银杏叶便落了下来,铺满了整个地面。没来得及深究银杏树对叶的不舍和叶与地的缠绵便将视线收了回来。一切都太无聊了,这般无聊又使我想起老家的那头牛,它总远远静静的望着那边的山坡,睁着圆鼓鼓的眼睛,就连空气也散发出了无趣味儿。手指摩擦键盘发出细细小小的声音,这细细小小的声音无疑比老牛远望更让我觉得兴奋。正当我感叹某某盛大婚礼惹人心生羡慕之时,一张不知名的图片弹了出来。图中少女笑靥如花,白里透红的肤色不禁让人心生怜爱,身旁老妪轻抿嘴角。停留片刻便关闭了窗口。

这几日,天微凉,暖暖亮亮的圆球躲在云层里怎么也不肯探出脑袋。先前细细柔柔的风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颇带侵略意味的急风。银杏树两旁枯黄着的小草再也禁不起风的愚弄,在它掠过之时折断了腰肢,垂下高昂了一整个春天的头。我紧了紧衣服,走在冷风中,再抬头时看见A同学向我投来善意的目光。没来得及回以她温暖的目光却被她手中的明信片掠夺了视线:广阔无垠的大草原上,三两马儿低头吃草,老妪正弓腰割草。草原多广阔,那里的马儿一定不像我这般无趣,它们可以去溪边喝纯净的水,去那边的草地上吃最嫩的草……

这几日,天气骤冷,不是好天气。日暮十分未到,天空便拉下了阴沉沉的脸颊,吐出了刺骨的冷风。不一会儿还飘起了小雨,雨滴落在银杏树光秃秃的躯干上顺着树皮上的纹理就那样直生生的嵌入树心。雨更大的时候,灯还未亮,银杏树干因着雨水闪出一丝银色。早上的讲座八点半就开始,我顶着寒风跑进会场。找到位置坐下,便看见桌上整齐摆放的纸片,在拿起纸片的那一刻,眼泪就掉下来了,纸片上沧桑的老人是你啊!

为何你会忘了那一双眼睛,尽管它浑浊如深渊。你忘了你曾无数次掉进深渊因着它的深沉夺走了它多少温暖了吗?

为何你会忘了那张皮囊,尽管它沧桑积满了世间尘埃。你忘了你曾无数次亲吻那皱如沟壑糙如石的脸庞了吗?

为何你会忘了那头银丝,尽管它稀疏杂乱染尽汗水。你忘了你曾无数次抚摸掠过那再也不会乌黑的发端了吗?

我本不该忘了你,但我却忘记了你。我的心里不再时时叨念你,我的身体却在时时想起你。春天的时候,你灵巧的十指为我编了美丽的辫儿;夏天的时候,你手里扇动的蒲扇是我童话里的梦;秋天的时候,你手掌里的温水为是我金色童年的记忆;冬天的时候,你冰冷的脚丫裹在怀里那舒适的温度是我一生的眷恋。

还小的时候给了你太多承诺,要带你去吃透明玻璃门后面高档餐厅的牛排,要带你去坐你从来没坐过的火车出趟远门去美丽的北京,要带你去买最好看的皮鞋穿着看上去油亮油亮的那种……长大以后却给了你太多辜负,未曾带给你什么还在时光中遗忘了你。先前弥漫在空气里的无聊感慢慢殆尽,从四周来势汹汹袭来的却是无边的悔恨。也终于领悟,家里老牛望着的方向,是小牛;奶奶望着的方向,是我。

在两次见过它以后,我还是想起了她。

我问:“如果我太忙忘记了你,你会不会难过?”

奶奶答:“我永远都在等你回来。”

录入:李琴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风筝的念[ 05-12 ]

下一篇:记忆里的泥土味[ 05-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