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何处觅

作者:李文婧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年06月05日
 

乡间的田野里、阿娘的背篓里、爹爹的磨盘里、姐姐的鸡汤里、哥哥的呵护里、总是抽着土烟坐在田间的爷爷的眼神里……记忆那么破碎,但又那么完整。小时候,这个地方是个小村庄,人不多,邻里气氛融洽,这些人生活很平淡,身边人也很平凡。一群好友嘻嘻哈哈,吵吵闹闹,没有烦恼。长大后,离开了故乡,城市很美,车马很多,邻里更多是沉默,生活质量好,工作也不错,每天都穿梭在繁华的地段,没时间聚会,没时间休息,没时间微笑。等到一个人下班回到空荡荡的房子,在昏暗的空间里好想念那个度过我整个童年的地方。

听阿娘说她年轻的时候和爹爹的故事,阿娘是整个村庄的最迷人的姑娘,爹爹是个老实人,喜欢阿娘但没有勇气去告白。爹爹总是喜欢带着阿娘去乡间的田野里,爹爹是个细心又温柔的小伙儿,总是会帮阿娘除头上的杂草。阿娘喜欢爹爹的憨厚老实便嫁给了他。婚后爹爹还是一如既往的对阿娘好,没多久我就出世了。我总是待在阿娘的背篓里,她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我最喜欢看的的便是村子里的赶野猪。大人们总是会声势浩荡拿起火把、锣、枪,吹着号来到田边保护大家辛苦种出来的庄稼。这个时候,我就会拉着阿娘跑到田边,很新奇的看着大人们是如何拯救粮食的,他们就像是战士一样,保护我着庄稼,也保护着属于我们的家园。

隔壁家的大伯总喜欢拿着它最心爱的钓竿,在河边一坐就是一天。他总是说一些我不懂的话,感悟着他自己的垂钓人生。我想最厉害的还应该是那些会抓泥鳅的人,我们一群小孩子总是会跟在他的身后,挽起衣袖,下到田地里,然后展开与泥鳅的大战。泥鳅总是狡猾的,即使握住了他们的身体,也抓不上他们。所以总是弄得一身泥回家,回到家里阿娘看到我这模样,总是会拿起扫帚追着我打。村里还有很多背着枪的人,他们总是在林子里打猎,他们总是吓唬我们,不让我们跟着他们进山。我想是因为那里面有宝物,所以才不让我们靠近。

在我们家里,就数爷爷手艺最好,会编各种花式的背篓。阿娘告诉我爷爷当年就是凭借着这一门手艺把奶奶骗到手的。我最佩服的就是爷爷,爷爷喜欢抽土烟,我喜欢在爷爷抽土烟的时候,拿着小板凳坐在旁边听他说起他们那个时候的故事。爷爷讲的很慢,讲几句就要抽一口土烟,眼睛一直都盯着远方。有的时候,爷爷会突然停下来不说话,然后深深地吸一口烟,就好像走马灯似的回忆着他的一生……

这些故事都被记录下来,这个记录者就是蔡和绪先生。他用最接底气的泥土重塑着当年的情景,用自己的双手还原了多年前的故乡模样,再现了那些充满泥土气息的面庞。所有的场景总会穿越时空,让我们流连忘返。多年以后,看到这些最美好的记忆,同样也是感慨万千。

我们都将长大,而我想乡愁就是,不论是开心的、伤心的,现在再来品味,都是甜蜜的、美丽的,再也回不来的风景。

录入:李琴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记忆里的泥土味[ 05-26 ]

下一篇:他杀[ 06-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