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生死场》有感

作者:蒋淑玲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07日
 

古人有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可是,萧红笔下《生死场》里的那些小人物们似乎就没有这个概念。他们对死亡是司空见惯了的,没有一点儿歇斯底里的悲伤或恸哭。人死了,就埋了。因此乱坟岗子也成了整篇小说里的死亡意象。然而就这么一块地方还是地主手下留情,免费给死去的人们一个栖尸之所。死尸狼藉在这里,到处是白森森的骨头和残骸,连乌鸦平时都不停在这歇脚。没有谁关注过的死亡,让一场轮回的生命变得很是徒劳与虚无。

说实话,这种状态让我害怕。因为我不知道人到世间走一遭,最后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没人留心和在意像这样的生命,他们存在意义到底何在。《生死场》里那些让人毛骨悚然画面不断的冲击冲激着我的脑膜。王婆的孩子摔死了,她还在叨念着今年麦子的收成。月英病瘫了,失去了劳动的价值,她丈夫就巴不得她早点死去。最后是二里半的婆子和孩子死了,他在要去参与革命的离开之际,心里惦念的却是那只曾害他丢尽面子的老山羊。

在乡下,像麦子、菜棵和牲畜这类东西是村民们的生活物资。而求得生存自是人与生俱来的本能。像王婆、二里半这些人,他们自始自终都心心念着可以活命的物资。这就像是一条自然法则:人们需要算计接下来的日子如何活,这样死亡才会离得更远些。特别是在匮乏的条件限制和地主残暴的压榨下,平白地就让这群为生计奔波的人像蝼蚁一般卑微而又渺小的忙活。叔本华曾说:“当人的欲望得不到满足的时候,就会觉得空虚。当人的欲望得到满足的时候,人就会无聊”。于是乎《生死场》里这群相当空虚的人,即便是在亲人死亡的情况下,他们还全副心思地在物资上呢。

当然,客观地来说。萧红笔下那群或是漠然又或是麻木的人们,他们的出现是需要结合与之相应地时代背景的。而就是在那个生产水平比较低下,甚至连温饱都还成问题的年代。他们像动物一样演绎着自己的生和死,全然没有个人意识。当然这也是还尚处蒙昧状态下的他们的一种精神缺失。而与之相比的当下人们,在商品经济发达,物品琳琅满目的时代,他们更注重了精神层面的追求,人人高呼着自由、平等。所以现在的人们不论是遭受了什么压迫或是不公等的待遇,他们都知道要拿起法律的武器去捍卫自己的权利。

然而,这仅仅只是整体自我觉醒的一部分。事实上,一个人要想真正实现自己的存在价值,那还是得要做几件让人另眼相待的事情。像在小说里,王婆听说丈夫要去斗打地主,就默默地不知从哪儿弄来了几把洋枪。当时她的行为,已然让她丈夫对她生了崇敬之感。因为枪不仅是力量的象征,而且也是寻常人家可念而不可及的大家伙。暂且不论弄来枪支的王婆,是否就实现了人生的价值。但是,至少她丈夫的心里开始有了她的影子。而这也得归功于她给予的奉献和强于他人的力量。

臧匹克说:“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而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关于这种不同生命所彰显出来的区别性,即便是在当今社会,仍然是件有意思并且值得深究的事情。可是,行行色色的人啊。你们告诉我,到底人生要怎样生命才不至于荒芜和空洞啊。说实话,我一点儿都不知道。因为我自己尚且还是个在迷途上的孩子。

 

录入:李琴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浅评《金陵十三钗》[ 07-04 ]

下一篇:童趣[ 09-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