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只谈花时候

作者:雷雅歆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30日
 
生只谈花时候,不知这话出自谁口,也不知说出这话的人怀何种心境以何种口吻和姿态说出了这样气势的短句。隐约中有一种开辟鸿蒙的火光又夹带着女子特有的辗转和温柔,恰似那猛虎细嗅蔷薇。我私心里想着该是一位即使当垆卖酒也惊为天人的妙女子吧。有着婀娜的身姿,一头如云雾般的墨色长发,最重要的是有着一颗七窍玲珑心。也许出现在人们眼前的永远是一个模糊的背影,撑着一把古旧的油纸伞走在幽长复幽长的路上,人们沿着小巷把她追寻,但沿街拾起的都是她如诗般的旧时光。
一生只谈花时候,我初读时便心头震动,该是怎样一个灵魂啊,隔着虚无却在我心头拨得了回响,我不敢以陈述的语气将这句话说出口,我只敢在纸上细细描摹,描摹成一个美好的图景。就姑且让我把你称作情怀吧,像曾经撩拨我心弦的精灵那样唤起我人生中贫瘠的诗意。我只好把你轻轻的放在诗意所处的那个角落,串联着那句“白梅正初开,破晓只为看花来”慢慢回味。
曾经偶然听得古时有这样一个习俗在冬至到来的那天便开始着手画九九消寒图,以度过漫长的寒冬,和祈求来年的康顺。所谓九九消寒图就是从冬至那天算起,九天为一阶段,共九九八十一天。有的是以描红书法“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消寒,每天写上一笔。共九九八十一笔。有的则是画上一枝素梅,枝上画梅花九朵花瓣八十一片,一天染上一瓣,待梅花染尽,漫漫寒冬也已消失殆尽。  
在漫长的寒冬中从容不迫的描着素梅,在不知不觉中捱过生命中一个又一个寒冬,如此诗意又浪漫。在滚滚红尘中拾掇起诗意的月光,就着这月光且歌且行。“如果我累了,月亮将陪我入睡;如果我醒了,阳光将伴我前行;”我想每个人都需要这样的情怀吧,这样,在悠长的岁月中便可以偶尔取出一些慰藉慰藉单薄的灵魂
录入: 李琴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沧桑的英雄[ 09-23 ]

下一篇:让灵魂美好成诗[ 10-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