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美好成诗

作者:雷雅歆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06日
 

美好,美好约莫是什么样子呢?也许在很多人的印象中,美好应该是如曹植笔下那“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洛神一般的女子,于花前,于月下,轻歌曼舞。初逢令人惊,再见引人痴,让人只看着便不觉吟咏成诗。而于我而言,美好大约是一种奇异的感觉,让人兴奋,催人向上,遇见它,便勾起人对美的所有幻想。它是来自灵魂的力量,让同类震颤,异类也震颤。前者欢喜,后者惊惧。

我偶尔会想,人活着有什么意义呢?像很多哲学家那样追问自己,也追问所处的这个世界。但也许我不该这么追问,人难道不都是“被迫”来到这世上的吗?那也就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了吧。或许我应该问:“如果某天飞来横祸,整个世界骤毁从此不复存在,这样的话,有什么是值得可惜的呢?”首先,这当然是个大悲剧,然而悲壮的情绪缘何而来呢?鲁迅先生说“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那么悲剧之所以为悲剧,就是因为毁灭了有价值的事物吧。因为被毁灭的事物太美好,所以观众的心中竟生出了悲恸。也正因为此,美好才显得尤为可贵。

世界很大,我们很小,我们是世界上空刹那划过的流星,也许只点亮了一抹微不足道的星火。但这星火有千千万万,前赴后继,星火连接星火,才谱就了伟大的生命长河。世界太大,我们太小,离了人群我们便都是孤独的灵魂,一生在荒芜与繁华之间流浪。我们都曾感觉到孤独,它从灵魂的深处蔓延而来,廖阔又深广,缠绵而跌宕。所以人类选择了群居,人生太长,需要寄托,望有可依傍。

依佛家所言“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也许,人的一生都如梦幻泡影,但人心所历总是真切的。为言乎情,故诗之歌之,足之蹈之。一切源于情,自然一切也归于情。所以自古以来最动人的永远都是可爱的灵魂,他们或英勇坚毅,才气绝伦,又或洒脱不羁,睿智放达。他们有千万种姿态,却同是美好的源泉。正是因为他们历史才被照亮,流离的灵魂才有了依傍,有了可供栖息的家园。他们便是人们三千情丝郁结于心时脱口吟唱的诗与歌,抚平这千万年来人们心中的落寞。

所以啊,也许我们没有倾国倾城的颜色,没有令人称羡的完美人生。我们只是平凡世界中一个小小的我,但是我们却可以把灵魂修炼成诗,让它美好得可爱。怀着一颗善良的心,温柔对待世界,也被世界温柔相待。带着一双明净的眼,在起风时看见轻柔,在落雪时瞥见浪漫。拥有自己的小理想、小执着,散发着自己的小温暖。对生命保持崇敬,尤其对自己的灵魂虔诚。在烟雨朦朦中写着自己的人生,在“彼此看不到的时光里熠熠生辉”。

我曾经虔敬地写道:“有的人遇上了是运气、是光、是暖。”唯愿你就是那光、那暖。在寥寥红尘中径自开着喜欢的花,发着淡淡的光。

录入:李琴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一生只谈花时候[ 09-30 ]

下一篇:一个灵魂的独白[ 10-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