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踏着月光向我走来

作者:2015级汉语言一班 雷雅歆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01日
 

我想有生之年我再也不会忘记那个夜晚,那一席温暖如水的白月光,就那样照在了我的心上。

是这样一个寒冷的冬夜,墨黑色的天空中似乎没有星星,唯独那月亮却比平常亮上许多。我是一个人从离家两百公里的学校回家的,像往常那样坐上最早的那趟班车。我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放好行李便打开车窗用手支着脑袋看着窗外兀自发光的月亮。猝不及防,我竟没来由的想起了简祯笔下那个自称乡城异客的旅人,她为他写道:“那人走了,只有星光送他。”我下意识的在心中反复回味“那人走时,只有星光送他。而我,不也只有月光相送吗?”这陡然而来的记忆扰乱了我的心绪,我只好关上窗,闭上眼睛,熬着这索然无味的漫长车程。

下车时已将近十一点了,当夜风吹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穿的实在单薄,我下意识紧了紧衣服,抱住了胳膊。这个时候大多数人家都已熟睡。街上已然空无一人,静悄悄的实在有些怕人,幸好那白亮的月光稍稍有些生色。我拿出手机往家里打电话,我家离这个路口还是有些距离的,约莫十分钟的车程,往常我都是打电话让父亲来接我的。父亲接起了电话:“到了吗?那我马上去接你。”“嗯,到了”我说。刚想挂断电话,没想到电话里传来母亲的声音:“你穿够衣服了么?今天晚上特别冷,怕是起了霜了。”我本想说我不冷,想了想还是把:“天气变得太快,我只穿了件薄外套”说出了口。只听见那边母亲似乎长叹了口气,跟父亲说:“那你快些去!”便传来了忙音。

我在原地等了一会儿,依然没有看见父亲车头的灯光,便想着不如边走边等,这样兴许还能减缓一些寒冷,在我走完一半路程的时候,接到了父亲打来的电话,他略显无奈的对我说:“我走了一段路车突然出故障了,现在我已经回家了,只能你自己走回来了,可以吧?”“嗯”良久后我闷闷的应了一声便挂了电话,电话那头似乎还在说些什么,但我只隐隐听到了母亲的埋怨声:“她只穿了那么点……”

我慢慢的往家里踱去,听着行李箱跟路面发出的巨大响声,脑子里一片空白,所有的思绪似乎都被这突兀的声响碾断了。在离家大约一百米的时候,我隐约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慢慢向我走近,手上似乎搂着什么,越来越近,果然,是我母亲,她搂着一件厚重的棉衣,像是紧锁着眉头。我不觉停住了脚步,就这样看着她向我走来,母亲似乎老了些,在这白雾般的夜色下她定是没有看清我就在眼前,她的脚步相比从前好像也略显蹒跚,但却用很快的速度向前走着。越来越近,母亲终于看见了我,眼中却不知为何有一些光亮,疑惑着我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于是,在那样清冷的月光中,在寂静的听不见虫响的夜色里,良久的时光我们就那样含泪相望,慢慢的慢慢的走近对方。

母亲来了,她踏着月光向我走来,时间忽然静止了一般,恍惚中我短短的一生似乎重现,记忆中母亲总是这样向我走来,在我尚在襁褓不住啼哭的夜晚,在我总是跌倒的孩童时期,在我被噩梦惊醒的凌晨,就是这张熟悉的面孔,在每一次听见我的呼唤之后,便急切的向我走来。穿越风雪,淋雨拨雾。有时甚至来不及感受自己的疼痛,直到我指给她看她腿上不知怎么刮开的血痕。母亲给我的总是一个向我走来的剪影,看不清表情,只感到慈爱与担忧,所以在我心中母亲就是那抬头便可触及的月光,一点一点渗在我心上,慢慢化成那忘不了的白月光,一直照耀在我身上。

慈爱的母亲啊,在我的一生中,在这样的月光下,你将多少次朝我走来啊!在你向我走来的漫长岁月中我已慢慢长大而你却慢慢添了白发蹒跚了步伐。年迈的母亲啊,你的女儿如今已经长大,往后的日子还长路还遥远,就让我来穿越那风霜雨雪,带着与你同样的热忱踏着月光慢慢的向你走来吧!

 

 

录入:李琴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经历自己[ 11-27 ]

下一篇:当你老了[ 1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