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老了

作者:2015级汉语言一班 李琴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08日
 
日子拖沓的越长,爬在心间密密麻麻的无趣虫就越猖狂。
哦,我记起来了。里屋里木柜上还放着那件褪了色的花衣服,现在是该拿出来做些什么了。也许可以用剪刀剪下两块完整的长方形,它可以做成袖套,你知道的,冬天太过寒冷,你瞧外面还晒着昨天刚换的衣服呢。如果可以做成一副袖套,那厚厚的袄子就不会沾上油腻腻的脏东西了,这冬天就会更好过些。袖套可以做得长一些,跟集市上卖袖套都不一样,没有什么比自己亲手的东西更精美了……
门口那只老母鸡似乎病了,两只黄浅色的翅膀无精打采的挂在身上,跟在它身后的那群毛茸茸的小鸡仔仍旧前前后后四处寻觅着吃食。老母鸡却没了往日的精神,就连素日里哼哼唧唧个不停的声音也消失了。或许是它吃了昨天从那辆黑漆漆的煤车上滚落下来的煤球?我只缝了一会儿袖套这只聒噪的母鸡就吃了不该吃的煤球了,我本该看着它的……
老母鸡踱在那双破皮鞋边上就蜷在里面一动也不动了。我走过去赶走了老母鸡,这双皮鞋可不能让你糟蹋了。前不久,哦不,很久之前这是最时兴的鞋子了,雨天不会被打湿,抹点油就油亮油亮,凑近看还能看见倒映在皮鞋表面的脸呢。这可不是你这只鸡可以窝着的地方,我正打算修一修边下次还穿着出去赶集……
如果能把鞋子送去村口老牛家修理一下就太好了,他祖上就是修鞋匠,破了的鞋子在他手上捯饬两下就能变好。鞋子破边甚至开了大半个口子他都能替你修好,这样说来,我这双破了的皮鞋他也可以修好的。等哪天太阳大一些,我一定要去一趟……
我想我必须得教训他们了,他们从早上开始就一直蹲在那间瓦房里面搞破坏了。你仔细听,瓦片碎了的声音、木板倒塌的声音、脚踩在塑料袋上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可别再捣蛋了,祖宗们!这房子再禁不起你们折腾了……”
孙女不愿意戴我缝制的袖套,她说现在没人用从旧衣服里剪下来的布料做袖套,那块花布料太过土气了。她说她喜欢商店里卖的那种蕾丝镶边的、短短的袖套。
那只聒噪的老母鸡在不久后的一个清晨里死去了,当我打开鸡笼时它就僵直的躺在那儿,再也不会扇动翅膀和发出哼哼唧唧的叫声了。
太阳似乎再也不理人间世事了,一连好几天都未曾探出脑袋。我再也不能把鞋送到老牛家去修了,老伴儿今早告诉我,老牛很早就去世了。我总是记不起来,他到底是哪天去世的,只依稀记得,确实是太久没见到他了。
那群孩子们仍旧每天在瓦房里“翻天覆地”,这间破旧的房子除了我以为再也没人在意。村里人说他们一家搬去了一个大城市,像北京那样很大的城市,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必须要告诉他们,关于这双袖套、这只母鸡、这双皮鞋、这个修鞋匠和这间房子的故事。
当有一天,你急切的想要寻找一个人倾诉你曾亲手缝制了一双花袖套,家里养的老母鸡因为吃了煤球死了,坏了的皮鞋再也没人能修好,隔壁那间老屋再不会有人住……
当你老了。
 
录入:李琴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你踏着月光向我走来[ 12-01 ]

下一篇:飘起回忆的声音[ 12-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