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起回忆的声音

作者:2014级汉语言 蒋淑玲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15日
 

每年的六七月份间,在这个骄热似火的盛夏,有我们,他们,身边的或远方的,亲密的或陌生的人,在各自不同的圈子里,经历着一场如期到来的离别。就在毕业季的活动时间里,校园里幽微地刮起了一阵伤感的风。赶紧着的拍照留念,叙旧,想在不多的时间里把一切都深刻记忆下来的念想,支撑着他们做最后的轻装飞扬。

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有好几天了,阳光投射在香樟树上的光线稀稀落落的在地上散开成一团不完整的树荫。一直不习惯打伞的我,就喜欢沿着这树荫走,向来畅通无阻。可是这天,有的树荫下已然站着三五个穿着毕业学士服的同学以及聚在一堆的亲朋好友们,也不知道他们彼此间在交谈些什么。已经到了吃午饭的钟点了,校园广播也响起了从几天前就开始反复在放的老狼的《同桌的你》的歌时,他们都没有走开。

于是,识趣的我只能默默地绕开他们,走到灼人皮肤的烈阳底下。心想,这或许是最后一次了吧。眼睛着实有点睁不开,耳朵却变得异常的灵敏。吉他的旋律伴着浅唱在耳边呢喃而过。“那时的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得太慢。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紧接着,炸响的副歌部分“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高亢的旋律一起,心底就硬生生地刮起了一阵飓风。真切的画面和歌声,迁动了一种很微妙的感觉,想来离别本是他们的,却在我这个局外人的心头,牵起了一丝分外的酸涩。

有点慌张的仰起脸,天空很澄净。突然有一种很怀念的情绪在内心生猛的咆哮。星星点点地,忽明忽暗地想起来的全部都是那已经有些遥远,却像梦一般美好和存在过的那一片白衣飘飘的少年时代。那时面庞还很青涩,心里藏着纯真的幻想。明明是衣着随便的姑娘,却十分坚信一定会有优雅的王子爱上自己。那时她们很喜欢文艺,可以整天埋首于安妮宝贝的小说世界中。她们像故事里的那个撑着花格伞的忧郁姑娘一样,对棉布裙子和白色帆布鞋,有种病态的迷恋,而且都钟情于穿白衬衫的单薄少年。据说他们在骑自行车的时候很文艺。夏天,当阳光打在侧脸上,风吹起飘逸的衣摆。可以想象这画面是多么的明亮而又飞扬,又是多么的让姑娘们痴迷成疯。虽说,这些个都是小说里有的文字。可是,爱文艺的姑娘们却深信不疑的认为存在。

这就是女孩子的世界,布满纯粹和梦幻。想起我们一起窃窃私语的秘密,有一朵掉落的樱花,在食堂的转角的花园小径上。偷偷地把繁密的花瓣和心事一起被夹进书本里,制成小标本。不喜欢枯燥乏味的课堂,迫不及待地在休息的课间拿出自己攒满音乐的MP3来。听歌里别人的故事,在自己的日记本上写写画画。青春期,时有的小忧伤。在清新的民谣声中舒展开来。

我轻轻地笑了,迎着阳光,为着昔日或喜或悲涌动浮现出来的情节。此刻,心境由早些时的五味陈杂变得简单而又明朗。谁说不是呢?时间已经让人成长,而离别更是一个人走向成熟的一个不可或缺的仪式,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规律。既然如此,又有何担心与害怕。其实,人只要心没变,那白衣飘飘的纯洁岁月会始终鲜活在人们的脑海里。没有年龄的界限。

二零一四年,是校园民谣运动二十周年。这对喜欢听民谣的我来说,是一件有意义的事。而对创作民谣的人来说,更是一件具有价值的事。为此,作为资深民谣作词人的高晓松,在“晓松奇谈”里还专门讲了一期综艺名叫“致白衣飘飘的年代”。一个地道的北京老爷们,在说起自己的青春往事时,也是一脸的骄傲与欣喜啊。他们的故事是那样发展的,不同于女生的幻想,完全属于实干型。那时,想要追求姑娘,得弹得一首好琴。于是,男生们下苦功夫练琴,到处找人茬琴,以致北大在当时是公认的琴技最高超的大学。而在此期间亦是发生了许多才子与佳人的故事。用八个字概括,就是彪悍勇敢,简单温暖。

白衣飘飘的年代,是一段年轻人独有的辉煌岁月,也是高晓松写下的一首歌。词的末尾是“那唱歌的少年,已不在风里,你还在怀念,那一片白衣飘飘的年代,白衣飘飘的年代……”。我的紫色封面日记本里有写,是在五年前的一节数学课晚自习上,边听边写的,写下的还有一些更为久远的小事。

 

 

录入:李琴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当你老了[ 12-08 ]

下一篇:只此一眼,便不负流年[ 12-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