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

作者:2015级汉语言一班 李琴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年02月23日
 

当客观存在于世间的独立个体因受其他个体或群体的吸引而产生了特殊、珍贵的情感,此时便急切的需要创造出某种媒介用以传达独立个体心中难以抑制的、炙热的情感。为便于人们传达已然迸发至喉咙的情感,这世间便有了情书。

古时人们因交通和地域的原因,常以鸿雁这种途径传达心中的情感。鸿雁传书,传的便是情书。游子远离家乡,每望见窗外清冷皎洁的月光便不可抑制地产生思乡之情。家中年迈的老母亲安康与否?田地里的庄稼长势可还好?只期盼这鸿雁能够将我亲手写下的情书带回家乡,这情书便是寄托天下无数游子思乡情怀最珍贵的媒介啊。

世上亿万个人行走在共同的空间里,或是在不经意时触碰到了从身边经过的他的衣袖,又或是在地上捡到了她不经意遗落的发带,爱情便在这不经意间开始发酵。曾有人言,这世间不能隐瞒的事情有二:一为咳嗽,二为爱情。爱情来临时,情书便成为彼此相爱的两个人互诉爱意必不可少的媒介。清代学者袁枚在《随园诗话》中记载着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个叫郭晖的年轻人从远方给娇妻寄来一封家书,书中只有一张素笺,素笺中却并无一字。颇富才情的娇妻一看,不禁嫣然一笑。这个年轻的书生写给娇妻的无字素笺是一封较为特别的情书,其妻回复道:碧纱窗前启缄封,尺纸从头彻尾空。应是仙郎怀别恨,忆人全在不言中。郭晖以白纸遥寄相思之情,其妻深谙丈夫的深意并回以此诗,郭晖的白纸是情书,妻子所作此诗也是情书。情书对于此二人言,是深情的流露,也是夫妻默契的最佳体现。

论及情书,不得不谈的便是民国以来各大作家为追求自己的幸福所作的情书了。人们常说,最美情书在民国,民国时期文人所写的情书确是动人。

沈从文在给张兆和的情书中写到:我一辈子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形状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鲁迅在向许广平表达爱意时写到:我寄你的信,总要送往邮局,不喜欢放在街边的绿色邮筒中,我总疑心那里会慢一点。

胡兰成致张爱玲:梦醒来,我身在忘川,立在属于我的那块三生石旁,三生石上只有爱玲的名字,可是我看不到爱玲你在哪儿,原是今生今世已惘然,山河岁月空惆怅,而我,终将是要等着你的。

文人们以其深厚的文化底蕴所著之情书实乃动人心、摄人魂。

当你的胸腔渐渐燃起向外诉说或表达的欲望,当你内心郁藏着的爱意已然迸发至喉咙,请你静心铺下纸笔,用真心写下这封最最珍贵的情书。

 

 

录入:李琴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只此一眼,便不负流年[ 12-26 ]

下一篇:永不回来的风景[ 03-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