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叹清明

作者:2015级汉语言一班 李琴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31日
 

夏多布里昂在《墓中回忆录》中说:“岁月是越过越冷的。”是啊,你把岁月过冷了,岁月也把你过冷了。身旁万物总随四季变化,昨日携你踏入水田与鱼嬉戏的他、为你暖酒煮羹汤的她,又是在哪一刻被岁月“冷”去,再不复相见了呢?

不过是一个用以描述气温低迷状态的形容词,“冷”确实冷进了人们心里。当气温骤降雨雪侵袭,你的身体器官会以打喷嚏、颤抖等方式进行反抗,可当岁月从你身边“冷”走了一个又一个至亲挚爱之时,你又该将拿什么当作武器毫不犹豫地刺向岁月这个罪魁祸首呢?

风过柳丝颤,雨打月影动。生命中没有哪一种感受真的趋于平静,更别提让人们淡然接受生死离散的痛楚了。

又至清明,愁也绕肠,思也伤肺,只一叹求清明。

清明多雨,细长、冰凉。窗外小雨淅淅沥沥,摊开手掌想接住雨滴,晶莹剔透,像极了从眸子里溢出来白水晶。躺在我手心的这颗水晶会是哪一位已故亲人双眸垂下的泪珠?是这纷繁匆忙的世间存有的让你念念不忘的美好让你欣喜落泪,还是生命逝去的太快生前没能达成的愿望太多凝聚成的遗憾让你感伤致泪?生命走到了岁月的尽头,肉体被染上尘灰,终有一天,肉体衰老到毫无气力反抗,直至默然接受死亡的胁迫成为一抔黄土。逝者怀念这片土地却再不能重归,日夜不停歇流下的泪化作而为雨,灵魂对这世间的眷恋哪肯停歇?

清明多情,绵软,深厚。总该有一个季节属于逝去的灵魂、属于你吧。你才离开我没多久,我却想念了你千千万万遍。我握过你温热的手掌,修长的手指白白嫩嫩,颜色就如同古时富贵公子佩及腰间的上等白玉;也握过你冰凉僵硬的如同一块生锈铁块的手掌。我无时无刻不在担忧与山为伍与大地为友的你是否安稳。他们说,晴时,太阳划破长空投射下的第一缕阳光会照在你的坟前。雨时,凝结着所有人思念与祝福的雨珠会洒在你的墓碑上。可我担心晴时阳光太过炙热你会被灼伤,雨时雨水太过凉薄你会被冻坏……我红着双眼,揣着那颗早已沉入悲伤之渊的破碎心脏与你留在这世间的一切东西为伴日夜不停地思念你。就算已经到了可以承受死亡的年纪了我仍旧无法从你离去的阴影里走出来,我开始在每夜熄灯以后疯狂做着一切与你相关的梦,梦醒以后又感悲凉心痛到无法自拔,循环往复,再无解脱之法。

哪颗落寞的灵魂在孤寂的一角流泪,濡湿了这天、这夜、这凉薄的清明?

哪颗落寞的灵魂在孤寂的一角沉思,凝滞了这山、这树、这缤纷了人际的红尘?

清明已至,生死相依。感受着清明悲冷气息的人们是该臆想一种诠释为不朽与长存注解,给阴阳和生死一个微妙的平衡:生存着的与腐烂着的、东来的与西去的、拥有的与失去的、怀念的与被怀念的……是否这些蓬勃与沉寂都只是生命的一种时态,无所谓永恒也无所谓凋零?既然如此,匍匐于墓碑上的和漫步浮生中的,就都只是生命的不同形式罢了。

飘然东来,茫茫红尘淡定过客含笑惜缘禅定老僧;孤身西去,漫漫黄沙缥缈旅途轻歌无为涅槃是新佛。

清明,清了自己长久以来不肯放下已故之人的那颗早已千疮百孔的心,明了那双因日夜不停哭泣而日渐混浊的双眼吧。

 

 

录入:李琴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