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说《我们仨》

作者:2015级汉语言二班 代芬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13日
 
2016年5月25日,杨绛先生去世。世间发出了一声叹息,中国最后一位女先生走了,但于杨绛先生自身来说,我们仨重逢了,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谈及杨绛先生的《我们仨》,起初有读它的欲望,完全是因为这个温暖而饱含深意的名字。我很好奇,一个92岁的耄耋老人,是如何颤巍地执起笔墨,去描绘她的梦魇,去叙述他和他们的一生。“哀而不伤,怨而不怒”,这是整部作品给我的感觉,但如果没有至痛,大概写不出这样的文字。
这本书让我对人生有了不一样的认识。
正如杨绛先生所说,“我们仨”其实是最平凡不过的,只不过是不寻常的遇合。“我们仨”的生活并非满怀温馨、一帆风顺。国外留学时不适和沉重的课业负担,回国后与大家庭的相处也多有磕绊,文革时期更是经历了一系列的变故,最终,还遭遇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心酸。但种种苦难,在她笔下不过是一场不愿回顾的梦境,都是云淡风轻、一笔带过。有些疼痛我们此生都未必会遭遇的,但字里行间,我感受到的仍旧是他们生活中的温暖和爱,如此恬静的、不乱分寸的流淌在生活里的每一天、每一件小事当中。这份温暖和爱,就是他们对人生的态度。
我也想做一枚这样恬淡的知识分子。有一个所爱的人,一个想要保护的家庭,和一两件怎样也割舍不下、愿意终生去做的事,这便是一个再好也没有的人生。
有野心不知道是不是一件好事,我不喜欢,也没有。“我们仨”都是出类拔萃的人,但是他们都没有野心,他们毕生所努力的,不过是做好本职工作。他们从来都不争取什么,即使被安排在了并不喜欢也不适合的岗位上,也选择默默接受,并不反驳或做格外的要求。对于名利,他们唯恐避之不及,他们甚至视名利为祸害,为累赘。钱钟书因《围城》而出名,杨绛却在本书的末尾处写到“他并不求名,却躲不了名人的烦扰和烦恼。假如他没有名,我们该多么清净”,呵,多么无谓。
杨绛说:“钱瑗是她平生唯一的杰作”,钱钟书也说,他只要女儿,一个就好,两人对于女儿的呵护与栽培与常人无异,回忆女儿的点滴小事之时,也只是一个普通的母亲,骄傲而满是宠溺。而乖巧懂事的钱瑗,也承载着两人的爱情,蓬勃生长着。出门“探险”、分享“石子”、或者对着旁桌的人“格物致知”,这是“我们仨”的 专属。 再说杨绛与钱钟书, 杨绛在书中好几处都谈到,钱钟书给人的印象是骄傲的,有时也是呆板木讷的。但是我们也可以从杨绛的话语中最明确地感受到,她理解他,也欣赏他,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灵魂伴侣”吧。
钱钟书曾对杨绛说,“从此以后,我们只有死别,再无生离。”还有什么情话比这个更感人啊。杨绛送走了女儿,送走了挚爱的丈夫。她曾感叹,“剩下的这个我,再也找不到他们了。我只能把我们一同生活的岁月,重温一遍,和他们再聚聚。”
他们现在在天堂重聚了。
“我们仨”,似乎又不止我们仨,他们身边,还有一群亲人、一群友人,浸入他们的生活,他们背后,是让他们留恋而坚守的祖国,安静地,守卫着这群“倔强的中国老百姓”。
整篇小说里不会觉得有什么特别精致的语句需要你拿笔记录,仅仅是把人生娓娓道来给你听,不修饰, 不说教 ,就这样平淡而自然。但是那种平淡的爱和理解,却令你百般羡慕和嫉妒。很多生活细节你可以借鉴,但把日子过出这般味道你却无法模仿。相互搀扶、理解陪伴,这也许就是幸福的禀赋。
杨绛在《我们仨》这本书的结尾说到:“人世间不会有小说或童话故事那样的结局,从此,他们永远快活快活地一起过日子。人间也没有单纯地快乐,快乐总夹带着烦恼和忧虑。人间也没有永远。”没有人生是完美的,重要的是,你过得是怎样的人生。
 
录入 李琴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转角遇见雨[ 04-08 ]

下一篇:春天里的童真[ 04-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