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严死”or“被活着”

作者:文/任子成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11日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尽人皆知的《哈姆雷特》中的名言。最近,大名鼎鼎的琼瑶就遇上了这样一个命题。50多年前,琼瑶因结缘有妇之夫平鑫涛而背负“小三”骂名;50多年后的今天,琼瑶再次因为平鑫涛而陷入风口浪尖——90岁高龄的出版界传奇平鑫涛已中风失智,他的遗嘱里清楚地写道:“当我病危的时候,请你们不要把我送进加护病房。我不要任何管子和医疗器具来维持我的生命。”于是,琼瑶希望遵照丈夫遗嘱让其尊严死;而此举遭到了平鑫涛与前妻所生的三个儿女的激烈反对。然而,在平鑫涛子女看来,父亲只是不认识人,并没有到病危的程度,不让他插胃管就是要饿死他。如我们所知科技发展到今天,医生面对的最大问题不是病人如何活下去而是如何死掉,不能尊严的死去是被我们忽略了的幸福难题。尊严活难,尊严死更难。
在荷兰,每个患者一住院就要签一个患者申明。其中有一部分内容就是关于在危急时是否接受有创抢救。也就是说,患者刚住进医院,就需要预想好以后自己可能会遇到的最坏情况。虽然平鑫涛已经立了遗嘱,但临床上操作却并不容易。他所写的“病危”是否是医学上定义的病危?如果达不到病危,那鼻胃管的插入是否可以进行?这些问题不明确,临床操作就可能很麻烦。
对于无意义的抢救要不要做是一个饱受争议的话题,可现实情况是,很多时候患者自己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是否动手术,也要家属签字确认。手术有很大风险,甚至手术可能是徒劳的,即便抢救成功也可能成为植物人。子女即便清楚,可能迫于压力,也不得不救。很多时候,一句“不救”就意味着“不孝”。对于这个话题,国外大多数人选择尊严死而中国绝大多数者选择被活着,同时缓和死成为了国外一度热衷的选择。
在死者为大的中国目前仍难接受尊严死,对于医院来说是否利于医院的正常运转成为医院的心头患。早上世纪70年代,缓和医学在英国成为一门医学专科。1990年,世卫组织明确定义,缓和医疗是一种提供给患有危及生命疾病的患者和家庭、旨在提高他们生活质量及面对危机能力的系统方法。通过对痛苦和疼痛的早期识别,以严谨的评估和有效管理,满足患者及其家庭的心理和精神需求。缓和医疗理念与中国传统文化有冲突。有关人士表示说:“传统观念认为,能多活一天是一天。因此想尽办法治疗,能延长一天是一天。但缓和医疗并不能解决人们想长寿的愿望,只是提高生命质量,让人们有准备、有安排地迎接死亡。” “省钱”的缓和医疗,并不受大医院青睐。从死亡率、床位运转率、科室盈亏等各种指标考量,三甲医院一般都不愿意收治生命期有限的病人。一些医院原本设立的缓和医疗病房,往往运行几年后就被迫关闭。
如果把人这个个体分离出来,不再只认为是社会中的责任人, 如果继续使用有创措施,生命也许可以延长几年,但大部分时间里是不省人事的,只能躺在床上,毫无生活质量可言,那么他应当有选择自己以何种方式的死。把医院的营利性放置一边,而把治病救人当作天职,那应该会有更多的人尊严的死去。观念在人心中,时移事异也应该对“死”这一亘古不变的话题有了新的观念,新的选择。
 
录入:成然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上一篇:颤抖吧!腐败[ 05-03 ]

下一篇:韩国?特殊礼遇?[ 05-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