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

作者:2015级汉语言文学一班 李琴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25日
 

   

当她意识到自己马上就要被放入那个已经挖好了的、规规整整的长方形洞里面的时候,她的心剧烈地起伏,当然这种剧烈的搏击感已经持续了整整几天了——从她发现周遭的人都开始用无法名状的眼神注视她,然后又十分隐蔽地转过身后开始抹眼泪的上个星期天开始。奇怪的是,她只觉得这是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的开头,平常得如同平日里到了午饭时间人们会先去厨房开着水龙头冲洗双手然后再去吃饭一样,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一切也都在按顺序进行,似乎能让她操心的除了在脑中臆想那方规整的长方形的洞以外,再无其他。  

时间一点一点长了起来,聚集在这个洞周围的人们由起初的五个,变成了十五个,后来,可能有五十个。  

如所有人愿,但这所有人里面并不包括她。她看了看围在这个堆满黄土和杂草的山头里的人们,她看见他们开始为了她和这个洞做一些事:用锋利的小刀划破了鸡的喉咙,喷薄出来的热流一点一点附着在那条不够粗壮的麻绳上。她知道,这根麻绳比她以前见过的所有洒过鸡血的麻绳都要细小,她不明白为什么这根麻绳会这么细小,她觉得这根麻绳也许不能像她以往见过的那些大麻绳一样完成它的使命,也许它会在行进过程中忽然断裂,这个后果是极其严重的,  

她开始颤抖,她想找她妈妈。她想问问她妈妈,这样的准备工作还需要多长时间,或者,她想问问她妈妈,能不能让做着这些准备工作的人们慢一点儿,比如重新杀一只鸡,因为刚才杀的那一只鸡挣扎的过于厉害以至于鸡血没有全部沾染在麻绳上——起码在她看来鸡血是没有全部沾染在麻绳上的,因为她看见堆放着麻绳的那一方土地上几滴鸡血以相当快的速度融进了地表,而后又变成了刺眼的腥红浮在地面上。她想跟妈妈说一说,这些事对她来说很重要,她希望人们能够重视她的想法,起码这件事,她坚持认为如果能够重新再做一次就最好了。可她找不到她妈妈,她妈妈不在这五十个人里面,也不在这座小山头上。  

当她还在四处张望寻找她妈妈的时候,周遭的人们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工作。她来不及害怕,或者说,她已经害怕到了极端,接着又给自己换上了一张冰冷的面容。她看着人们用打火机点燃一大扎纸钱,纸钱燃起来像是地狱里常亮的明灯,散出刺鼻的气味以后随着风一点一点飘进洞里。那根麻绳能很快地束好她,她似乎马上就能进洞里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麻绳束着然后送下洞里来的,那速度很快,也许不快,但是她因为害怕在下洞的整个过程里都紧闭着自己的眼睛,她觉得这样能够使她缓解绝大部分的恐惧感,也许她成功了。下到洞里以后,她蠕动着自己被捆绑了的身体,努力寻找一个令自己觉得舒适的位置。许久以后,她发现无论她如何蠕动或是挣扎她始终找不到一个让她满意的位置,筋疲力竭以后她选择平躺在这方洞里。当她的视线与距离她十几米以外的他们交汇的时候,她的身体像是触到了电,一种令人窒息的疼痛感扼住了她的喉咙,她拼了命地想要从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嘶吼,她希望那些将她从地面送进十几米深的的这个洞里的人们能够听见她的嘶吼声,可从地面向洞里向她投去目光的人们面容祥和还挂有一丝微笑,他们安慰她这个洞是她最好的归宿,他们向她挥手做告别状,她似乎明白了什么,这个洞,是她的宿命。  

洞里可以看见很多东西啊,有圣辉无垠的太阳,有挥着天使的翅膀的翠鸟和偶尔来这个洞口向她投射目光的人们。她知道,洞里面的她看得见洞外面的、企图窥视她的人的脸庞,可洞外面的人再也看不见洞里面的她和她的脸庞。这个洞,也是他们的宿命。  

 

录入: 李琴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思念是一种病[ 11-18 ]

下一篇:听,心在说话[ 12-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