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儿

作者:2015级汉语言文学一班 李琴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06日
 

韩少功塑造了丙崽这一人物形象,确确实实给读者带来了极大的震撼。韩少功在塑造丙崽这一人物形象时是否有其原型,我不得而知,可知的是,儿时我确有过这样一个伴,他像是第二个丙崽。  

韩少功笔下的丙崽是一个未老先衰、长相丑陋且猥琐不堪的发育畸形的怪物,而顺儿(暂将儿时的玩伴名字写作顺儿,这篇文章的主人公也是顺儿)虽丑陋没到丙崽的地步,但也确真是不能称作好看。他有一双干瘪的细长眼睛,有时眼睛合上远观就如同一颗被风干了的红蛋枣,脸庞倒是瘦长,偏偏又顶着一张肥厚的嘴唇。他不常张口发声,所以我也从未注意到他的牙齿。后来又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看见了正在放声恸哭的他张开肥厚的嘴唇,嘴唇下面横着两排参差不齐的牙齿,就如同他的一生崎岖坎坷。若只是粗扫一遍他的面容,人们大抵都只觉得顺儿不过是生相不尽人意,乍一看倒也正常,可若你仔细一点儿打量。下一秒你的目光就会被他的左耳夺去。他的左耳丑陋,不,狰狞,丑陋到了狰狞的地步。顺儿的耳朵的形状如同被巨人的手拧巴过的麻花,偏偏在这形状奇异的麻花上面常年累月的附着着一团不知是何物的黑色黏稠物。那时年能纪尚小的我不知是听信了别人的传言或是只是执拗地坚信顺儿的耳朵是一块被蝙蝠吸附住了的一块几近腐烂的肉。这样一种奇怪的模样在我的心里刻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儿时的印象或许主动或被动地为客观存在注入了许多主观情感,但令人心生厌恶的视觉中击确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  

顺儿没有朋友,也许是因为他那只丑陋的左耳。  

顺儿有朋友,也许也是因为他那只丑陋的左耳。  

儿时住在农村,白日里与鸡鸭为伴,傍晚又下泥塘掏藕,鸡和鸭的粪便沾在孩子们的裤腿上常有的程度与人们一日惯食三餐,没有人会在意,也没有人会重视。常年住在乡村的孩子一般都是留守儿童,父母南下务工,家中只留下年迈的老人和年纪尚小的孩童。我父母是如此,甲的父母也如此。农村的资源有限,包括水电资源,就更别提教育资源了。农村的孩子上不起县城里的正规小学,一来距离县城太远,二来学费也确实是太贵了。村里集资建有一所小学,这一所小学只设有三个年级,一、二、三年级的学生都被安排在一个教室上课。一年级的学生坐左边,二年级的学生坐中间,三年级的学生坐右边,给我们上课的老师有且仅有一个,她没有上过正经的大学,更别提有教师资格证这种东西了,但她念过中学,已经是当时村子里能够请来的最好的老师了。女老师给一年级的学生上课的时候就会站在左边,然后不断地抬着她那双像是装有导弹的眼睛扫视坐在中间和右边的二三年级的学生。女老师似乎从来没有柔软的时候,也许是因为村里能付的工资大低,也许是因为厌倦了一个人教三个年级的生活。女老师的导弹眼没有落下与任何一名学生"温柔"地对视的机会,后来,顺儿的奶奶偷摸给老师送过几次西瓜之后,女老师看向顺儿的导弹眼似乎变得温柔了许多。女老师由起初的“导弹眼”变成了“石头眼”。那之后,女老师常常在课堂上扯着她尖锐且十分难听的嗓门说到“今后我要是再看见有谁用手去吧啦那块黑狗皮我就罚谁去后山下摘野菜!”底下的孩子们接过女老师的话问道:“老师,黑狗皮是什么?”问完以后有调皮的孩子立马接着答到“黑狗皮就是顺儿耳朵上的丑东西!接着,二三年级的孩子们用尽他们全身的力气哈大笑起来,坐在一旁的顺儿先是愣了一秒,而后也跟看他们子该了们一起哈大笑起来。他不知道身边的孩子们在笑什么,他只知道,如果身边的人笑了那么他也要很开心的笑,似乎这样他就能觉得自己和周围的孩子们是一样的。女老师睁着圆圆的眼睛,厚厚的嘴唇砸吧两下吐出几个字,再没了言语。  

顺儿是一个需要很费力才能听见一丝声音的聋子。  

顺儿有朋友,他的朋友常常围在他的周围,有时候会向他扔石子,有时候会朝他吐唾沫。可顺儿似乎不介意,呆呆的看看四周以后又咧着嘴笑。有时候,他的群朋友在向他扔了石子和吐了唾沫以后仍然觉得意犹未尽,似乎顺儿的反应不足以引起他们更大的兴趣,不知是孩子们中谁提出来的主意,这群孩子们打起了他耳朵上的黑蝙蝠的主意。孩子们轮流用手扯他的耳朵,似乎在比谁更有力气,又似乎想用手把顺儿耳朵上的黑蝙蝠硬生生地扯下来或是驱走,顺儿不知道孩子们就要要动手扯他的耳朵时,嘴角上扬,脸上似乎还挂有安适的惬意,可下一秒当他感受到四面八方的手正用力地扯着他的耳朵时,他觉得自己的眼泪就在那一秒已经涌上了眼眶,可他在孩子们轮流扯完他的耳朵之后,他还是没能从嘴里吐出一要个字眼,只是无助的留着眼泪。随后,筋疲力竭的他的朋友们会一个个散去,去寻求别的玩物了。  

顺儿是一个即使费力也无法开口说话的哑巴。  

我忘记了那时的我对他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份,施暴者?吐过口水吗或者是也随其他的孩子们吐一起发出巨大的哄笑声吗?这些都已经被时间磨去了,我想不起也再也不可能想起自己是否做过,所以时常安慰自己放宽心吧,就请放宽心吧,活着的人不能抓看死去的人一再挣扎....  

是的,在我脑中记存放着的这段关于顺儿的记忆以他淹死在河里为终点。顺儿的记忙停留在了二零零六年的某一天,至此,完结。  

录入:李琴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庭院无言,秋风相伴[ 01-02 ]

下一篇:如母[ 03-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