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园宿管向新元:这里是我们的家,这里有我们的“孩子”

作者:肖良平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12日
 

331日上午10点是我们与向叔约定见面的时间,刚进桂园大门,恰好看见他蹲在地上给东西分类,看见我们到来,向叔停下手里的活,面对面坐着。向叔穿着白色短袖和一件黑色外套,看起来简单随意,与我们聊天时,他的手会不时的搓一搓,看得出他有点拘谨。岁月在六十多岁的向叔脸上留下了太多的痕迹,皮肤也越来越暗沉,皱纹密布在他的额头与脸上,但是他的眼神却依然明亮精神。“我现在每天还坚持做几十个俯卧撑哩”向叔笑着说。    

   

因为时常有学生晚归进不了宿舍,向叔怕自己睡在里边听不见叫门声,就在大门旁边的宿管室里安了一张床,晚上就睡这了。他说:“看着孩子们在外面进不了门,挺心疼的”。宿管室里有一台电视机,空闲下来的时候就与老伴一起看看电视节目,这是他们平常仅有的娱乐项目,房间小而充实。  

   

向叔是家里的独苗,年轻时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很早便辍学了,本想着跑去当兵,但当时的国家政策不允许独生子女上前线。这些年他做过各种工作,十年前带着老伴一起来到了我们学院成为了桂园的宿管,从此在这里扎下了根。他与老伴儿哺育了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如今他们都已经成家立业,过着美满的生活。“我们和子女都是各过各的,不烦他们,他们也别来烦我们,不过好在他们会不定期的来看我”向叔说,此刻他的眼睛有些浑浊,眼圈微红。  

   

对于向叔和他的老伴来说,生活就是工作,工作亦是生活。每天早上六点不到就要起床把宿舍大门打开,在大多数学生还在睡梦中的时间段和老伴去各个楼层的垃圾堆放处,清理学生的生活垃圾。扫地拖地或许对于住在宿舍的学生来说不是天天要干的事儿,但对于向叔来说却是每天都要干的事儿。他与老伴要打扫的不是一间寝室,而是整栋宿舍的七层楼,遇到顽固的污渍还得用铲子铲,指甲抠,经常要忙到晚上十二点才能入睡。谈到学生的卫生问题,向叔不禁摇了摇头“现在绝大多数学生还是挺理解我们的工作的,但是每一届都有那么几个人特别不注意卫生,我们看着学生都像看着自己孩子一样,见到这种不注意卫生的学生就会忍不住提醒他”。  

   

“或许除了睡觉吃饭,每天十几个小时都在清理桂园上了吧,年轻人啊,吃不了这种苦,大学生是国家未来发展的栋梁,我们苦点累点没关系,能为你们提供一个干净舒适的生活学习环境,我感到很自豪”向叔说。  

   

宿管的工资是按每栋宿舍的人数来算,平常没有额外的支出,日子过得也不算紧巴,但一年到头基本上也没剩下什么。为了补贴家用,向叔做起了桶装水代售、配钥匙的“小业务”,隔段时间就会把学生们产生的废品整理开着三轮儿拉去回收站变卖。向叔的老伴患了几十年的胃病,身体一直不是很好,他会让自己多做点,这样老伴就能少做点。“我不是一个好丈夫,没让自己的妻子过上舒舒服服的生活,还让她跟着我吃苦受累”向叔说这话时用粗糙的手抹了抹眼角,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道出了这个男人对妻子几十年来的挚情。至于节假日,这基本是不存在的。“只要有学生在,我们就不能离开自己的岗位”向叔说。  

   

远离了子女的陪伴与城市的喧嚣,向叔与老伴相依为伴,基本上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宿舍的日常工作里,学生成为了他们日常打交道的主要对象。前不久有已经毕业几年的学生带着自己的孩子家人,提着礼品来看望过二老,十年间,向叔和老伴送走了一届又一届毕业生。“以前我一般都会送水上门,跟学生们聊聊家常,学生们也很乐意跟我们讲他们的事,现在老喽,水扛不动了,跟学生们的交流也就少了”向叔笑着摇摇头。  

时至中午,向叔的老伴已经去准备中饭了,我们知道吃完饭他们俩又得开始工作了。向叔说,从某种方面来看,做宿管圆了自己年轻时的大学梦,看着年轻的学生们,跟他们打交道,自己也会感到开心。他还告诉我们嫁到怀化的小女儿回到张家界买房了,等装修好他们一家人以后就能经常团聚在一起了。  

   

图片来源:刘剑/  

录入:王思文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