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苏童《妻要成群》有感

作者:2015级汉语言文学一班 李琴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18日
 

匆匆读完《妻妾成群》,内心一片汹涌,这是一个悲凉的故事,读罢脑中却又总记得张爱玲《金锁记》中的七巧来,但若让我动笔将曹上巧与能毓如或是梅姗、颂莲等人作个详细的比照,我确实也是写不出一二的,大概只是一种不知由何处生起的感觉,或许是怜悯的情感吧!

要想真正了解作者的情感,我认为还是应当回归到原文中,《妻妾成群》小说中多次写到紫藤花,紫藤花这一物象给读者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下面,即是我从书中摘抄下来的关于柴藤花的句子或者段落。

后花园的墙角那里有一架紫藤,及夏天到秋天,紫藤花一直沉沉地开着。颂莲从她的窗口看见了那些紫色的架状花朵 在秋风中摇里,一天天地清淡。

颂莲开始往回走,往回走的速度很快,回到南厢房的廊下,她吐出一口气,回头又看看那个紫藤花架、架上忽地落下两三串花,很突然地落下来,颂莲觉得这也很奇怪。

远远地那边的紫藤花架被风掠过,摇晃有如人形。

颂莲忽地又看见那架凋零的紫藤,在风中发出凄迷的絮语,而那口井仍然向她隐晦地呼唤着。颂莲捂住胸口,她觉得她在虚无中听见了某种启迪的声音。

颂莲朝着井边走去,她的身体无比轻盈,好像在梦中行路一般,有一股植物腐烂地气息弥漫四周,颂莲从地上捡起一片紫藤叶子细看了看,把它扔进井里,她看见叶子像一片饰物浮在幽蓝的死水之上,把她的浮影遮盖了一块,她竟然看不见自己的眼睛。颂莲绕着井台转了一圈,始终找不到一个角度看见自己,她觉得很奇怪,一片紫藤叶子,她想怎么会?正午的阳光在枯井中慢慢的跳跃,幻变成一点点白光,颂莲突然被一个可怕的想象抓住,有一只手托住紫藤叶遮盖了她的眼睛。

颂莲迷迷糊糊半睡半醒着,这是凌晨时分,窗外一阵杂踏的脚步声惊动了颂莲,脚步声从北厢房朝紫藤架那里去。

第二年春天,陈左迁又娶了第五位太太文竹,文竹初进府时,经常看见一个女人在紫藤架下枯坐,有时候绕着废井一圈一圈地转,。

苏童在《妻变成群》这篇本就不算长的小说里多处对紫藤花进了描写,不难说明这是作者本人的“有意为之”,欣贾一篇优秀的文学作时我总会有

意无意的观察到作者创造出的,带 有某一象征性的物象。紫藤花原本是一种绽放后如同其他花朵一样美丽,但文中的紫藤花较之一般的紫藤花确确实实又是不同的。这里的紫藤花它生长在复杂而又冰冷、内藏汹涌的陈府。这样的生存环境奠定它不可能与其他拥有美好寓意的紫藤花具有一样品格的基础。

文中描写的紫藤花作者精心地设计独独让颂莲注意到其存在。整篇小说通读完后,似乎只有颂连一人在意着生长在死并旁的紫藤花,由此我们便可以大胆推测:颂莲与紫藤花之间肯定有着何种联系。

首先,颂落嫁入陈府时,她十九岁,是一名刚退学的大学生,颂莲正值

繁盛的青春之时选择成为为金钱的奴隶嫁给陈左迁,陈府园子里的紫藤花象征着颂莲的青春,虽美却弱。本身是藤,它不能够独立生长,必须

攀援缠绕着其他树木。这一株紫藤即是颂莲,她虽年轻美丽却没有可以依靠的根。颂莲的父亲因为破产自杀身亡只留下颂莲一个人,颂莲不愿意靠自己的双手活下来,再短暂地思索以后她选择了将自己卖给陈左迁,让自己的藤条主动依靠在陈左迁这一棵看似坚实可靠性的藤架上。

其次,紫藤花的一生似乎就是颂莲的一生。紫藤花虽美却弱,它不愿意接受风吹雨打为求庇护来到陈府的院子里生长,颂莲是一次次地关注着紫藤花的藤,似乎感觉到了某种神秘的启示,但却始终没有做出任何反抗的行为,原本是为了躲避劳累的做工,为了轻而易举地获得富贵生活的颂莲最终没有逃脱命运的控制,在进入陈府之时,她便参与进了与三个女人作为敌的残酷战场,她经历了受宠争宠失宠疯狂这一遭际,这也是她同紫藤的哀之暗合,陈府的生存环境十分恶劣,每一房太太都如同一只八爪鱼紧紧缠绕着陈佐千这一美味的食物。颂莲生活在陈府中,虽有年轻漂亮和文化吸引着陈佐千的目光,但她也是接受过大学教育的知识女性,新知识女性的敏感自尊却使她不肯抛弃尊严完全屈从于陈佐千,又加上与大太太毓如的斗争,同二太太卓云的明争暗斗,乃至同婢女雁儿变态的厮杀,终于使她筋疲力尽,契机全无。颂莲与紫藤花是一样的,同让人为之怜悯,也同样可悲。紫藤花生活在死人井旁,颂莲生活在暗藏汹涌。波涛四起的陈府,这二者没有在被压迫时选择凭自己的力量去反抗压迫,而是选择了用扭曲自己的人性去迎合变态,用委屈求主去接受压迫,用变奈扭曲的生存方式去接纳陈佐千的恶好与陈府的恐怖,这也是颂莲及紫藤花最终凋败的原因。

颂莲锲而不舍地追寻着陈佐千的宠爱,这是她在陈府生存下去的唯一机会,确实也让一众读者为之惋惜。

 

 

 

录入:李琴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感情这玩意[ 04-10 ]

下一篇:东连[ 04-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