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心里都豁着一个洞

作者:2014级汉语言文学班级 李文婧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06日
 

时常被问到这样一个问题,什么样的人才最值得爱?

这个问题并无标准答案,但在我看来,是那个总是跟自己原本角色产生错位的人。

是那个人到中年了,却依旧带着少年般的固执与天真的人,比如朴树。

是那个明明还是少年,眼神中却有了几分深沉透彻之意的人,比如少年。

表情永远倔强,眼神里却又荡着说不清的柔软。现在的你,质地又蒙昧又天真,给我的感觉就像盐巴,像洗洁精,像一切清爽洁净的东西,像一件被洗得干干净净,又在阳光下被好好晾晒过的衬衫,需要踮起脚来才能闻到衬衫的纤维里,那股子属于太阳的味道。

说起来,我总不太敢看你的眼睛,因为在你的眼睛里,有最懵懂的情感,也有最浓烈的多巴胺,不矫矜,不遮掩,大大方方,皆大真诚。

有句话叫“何以解忧,唯有少年。”这让我想起了之前微博上有这样话题#这本书拽我出泥潭,当时看到这个活动的瞬间,我的脑海中就闪过了《解忧杂货店》的名字。

这是我入东叔坑的第一本书,那个时候,迷茫,焦虑,更重要的是,开始逐渐认识到自己的无用与平庸,开始逐渐看清自己的阈值和天花板,并且被迫要来接受这些事实。当时心里就想着,如果现实世界中也有一个这样的杂货店就好了,自己就可以把所有的困顿与疑惑全部写在纸上,投入信箱,然后期待着从信箱的那头传来一个笃定无比的回应。可当我看完整本书的时候,心里又有了截然不同的想法。

解忧杂货店是一家看似寻常无比的小店,但只要人们把自己的问题与烦恼写在信上然后投进铁卷门的投递口,第二天就可以在店后的牛奶箱里得到一封写着答案的回信。

说实话,这个连通着不同陌生人的神秘牛奶箱,收到的大多是一些细小的尘世俗事,有男友罹患不治之症、陷入爱情与梦想两难的女孩;有一心想成为音乐人,不惜离家又休学却面临理想与现实挣扎的鱼店老板儿子;有爸爸的公司倒闭,打算带全家捐款潜逃,在亲情与未来之间游移不定的少年……每个人的困境看似完全不同,但又无比相似。

可不管寄过来的信件上写了什么疑问,甚至是孩子们恶作剧的问题,杂货店老板都会用心回复,就像他说过的,“不管是骚扰还是恶作剧,这些写信的人内心都破了个洞,重要的东西正从那个洞流失。人的心声是绝对不能无视的。”

“人的心声是绝对不能无视的。”当时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就决定要回过头重新再读一遍这本书。那种感觉仿佛是在天色渐暗的黄昏,突然瞥到了远处发亮的天际线。环顾我身边的朋友,似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细小而繁琐的困境,有人为生计所累,有人摇摆于梦想与现实之中,有人挣脱不了感情的羁绊,有人时刻在与自己的情绪斗争……这些困境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只是普普通通的每个人都会有的普普通通的困境,你当然可以选择无视它,甚至可以选择苛责它。

怀抱着偏见各执一端并不难,难的是体察到每个人心里的破洞,并且愿意用善意去填补它。正是这种对每个微小个体郑重其事的尊重与体谅,始终如一的关爱与包容,才让这个世界闪烁着如秋日暖阳般温暖的光泽。

其实在《解忧杂货店》中还有一个非常高概念的设定——来回传递的信件会穿越时空。很多时候,人若觉得现处的境况不如己意,或者有什么有无法追回的遗憾,就会把希望寄托于“时光回寰”这样完全站在现实对立面的浪漫幻想中。但在这本书里,这样的高设定其实并不是为了增设任何噱头,或是渲染任何无用的情绪。反倒是为了让我们明白一个道理——再多的时空最终还是会交汇成一个共同的答案。

答案究竟重要吗?看完这本书你就会明白,其实是否定的。就像恋爱中的人,都喜欢反复问一个问题,“你爱我吗?”,或者“你还爱我吗?”但事实上,每个问题在一出口的瞬间就已经失效了。问题存在的意义毕竟不是等待回应,而在于让提问者从自己口中反复确认自己的答案。

我们总是通过自己的嘴巴再来解读一次,需要通过别人的嘴巴再来确认一次。“哦,原来是这样啊,原来我们是这样啊。”

答案其实早就在那里了。不是我们在等待答案,而是答案在等待着我们。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我都非常喜欢《解忧杂货店》。因为这本书对我来说像是能够得到“降解”般的存在,很多曾经固守的想法,在看完这本书后得到了完全的瓦解,但同时,我又能清晰感受到有另外一些东西正在内心深处慢慢重塑着。

解忧杂货店,解忧解忧,不过是解他人之忧,补自己之洞。

“曾经我以为写信最重要的是倾注在白纸上的字字句句,但其实,投递那封信时郑重的心情,才是远比书信本身更加重要的存在。

曾经我以为在信箱那头的人能给自己带来人生的解法,能把自己拽出人生的泥潭,但其实,从头到尾,你能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回声。

曾经我期待着一种非常坚固,非常有力量的东西来填补我心里的破洞,但其实,这世界上最有力量的东西永远看似柔软无比的温柔。”

少年看到你内心的那一个洞,正如杂货店的爷爷一样耐心听着你的疑虑,陪伴着你慢慢修复着你的伤疤。惜惜相惜的两个人总会用“相见恨晚”来感叹为何不早点相遇,但我却并不觉得我们相遇的太晚,反而是正当时候。

正如:

“我真羡慕你……”

“为什么?”

“羡慕你出生在有我的年代。”

“那我觉得你真幸福。”

“为啥?”

“因为你遇见了我。”

嗯,感谢遇见,感谢让我遇见正当时候的你,感谢您的故事。少年总会迎来属于少年的二十岁,三十岁,就如同终会降临的黄昏。

但少年是永远不会变老的,就像黄昏的光亮是永远崭新的。

希望我的少年永远簇新,永远快乐。

 

 

录入:李琴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孙光林的回忆录[ 05-31 ]

下一篇:浪子不浪[ 06-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