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事

作者:2016级汉语言一班 胡楷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20日
 
    记得我还是个新生的时候,常常看到桂园后面小溪的浅滩上有三两只白色的,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鸟儿。它们从不高的小山上一跃而下,在接近水面的时候倏然振翼,轻飘飘地落在沙地上,有时也直直扑入水中,也许是在嬉戏,也许是在觅食。那时正是军训,大热天儿穿着不透气的迷彩服,一天训下来衣服上能渍出盐霜。中午的时候,也能看到一些青春靓丽的小姐姐们提着鞋儿,在溪水里赤足淌着。我住的地方正面对着水最浅最缓的一处浅滩,故而每有空时,就喜欢搬一条凳在阳台上,一边看书,一边看风景,有时也看看人,一坐就是个把小时。
    后来我知道,这条溪叫做无事溪吓,多好听多有韵味的名字,流水款款,白鸥(姑且认为那是白鸥)低飞,偶有戏水的少男少女,欢声笑语,喜气洋洋。一切是那么的自然,无事溪,百年无事,其乐融融,快哉快哉。那时我还是一个理工科男生,不懂什么格律,在一个下雨的早晨,写下了第一首小诗,其中有两句:昨夜无事溪忽涨,今朝云开竟天明。便是妙用了无事溪这三个字,那时还颇为得意呢。
    大抵所有美的事物都少不了人为的加工,有一阵时间,来了几台土黄色的挖机,每天施工到凌晨。挖机像是染料似的,一来就把溪水染成了同它们一样的土黄色。被噪声干扰了不知道多久,就放了寒假,回来的时候,水依旧是黄的,溪水被一道很难看的石坝一分为二。听说河道被拓宽凿深了,又听说这儿要建一条沿河风光带,真乃盛事一件。无事溪,百年无事的无事溪,如今也要破而后立,改头换面了吗?
    我不知道无事溪以后还会不会有白鸥,如今挖土机已经撤走了,这条小溪却像是丢在黄泥里的抹布,再也没干净过。日后我同朋友说起我的大学时光,会不会如此描述:我的寝室有一个阳台,阳台对着一座青青的山,山脚下曾经有一条清清的河。
 
录入:何金缦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想你,于是来了[ 03-14 ]

下一篇:我和我的狗狗们[ 03-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