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问草原”寄语

作者:杨瑞仁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27日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冥昭瞢闇,谁能极之?冯翼惟像,何以识之?明明闇闇,惟时何为?阴阳三合,何本何化?圜则九重,孰营度之?惟兹何功,孰初作之?斡维焉系,天极焉加?八柱何当,东南何亏?九天之际,安放安属?隅隈多有,谁知其数?天何所沓?十二焉分?日月安属?列星安陈?出自汤谷,次于蒙氾。自明及晦,所行几里?夜光何德,死则又育?厥利维何,而顾兔在腹?女歧无合,夫焉取九子?伯强何处?惠气安在?何阖而晦?何开而明?角宿未旦,曜灵安藏?不任汩鸿,师何以尚之?佥曰“何忧”,何不课而行之?                   
                                                                                               ——屈原《天问》

 

       所谓天问,即对万事万物发问,探本寻源。屈原《天问》被称为“千古万古至奇之作”。以上呈现的是屈原《天问》开篇的27问,是屈原对宇宙起源、天体结构和日月星辰运行的发问,这些问题到两千多年后的今天,多数已经不成问题,但是《天问》中强烈理性探索精神永存,热烈情感永存,飞扬的文学情思永存。我想这些字句应该经常拿来读一读,或者镌刻在适当地方以便时常映入眼帘,给人们以激励和遐思。


  八年前,我随一群朋友来到张家界学院新址,登上簇拥这半月形校园的环形山顶,欣赏如画山水,领略学校规划之远和实现难度之大,发出“这是一个童话,一个梦想”的感叹,如今,这一童话和梦想幡然变成现实。
 

  张家界学院校园面貌几乎天天在变,短短两年,校园建设犹如婴儿初生春笋拔节见风长,校园景象亦如少女出浴般青春光泽。今年五月,学院主道香樟路南的草地刚刚铺就,就得甘霖催青,落地转绿。草地宽阔如高尔夫球场,纵观周边地区,恐怕是绝无仅有的。八月,草地命名尘埃落定,“天问草原”几个大字镌刻在一块巨石上落座香樟路草地旁。

 

      “草原”的命名可能有人不以为然,但我们可作这样的类比——在北京,巴掌大的湖都叫海,校园方寸之地展现如此宽阔的草地实在难得,不妨以“草原”呼之。其实,也不必类比,在生态环境日益恶劣的今天,生态保护的强度再夸张也不会过分,“草原”这样的命名,与时代的最强音共鸣。


       “天问”的命名之于张家界学院,可谓天作之合。学院半月形校园南边,举世著名的天门山赫然在目,近处展开的青山壑口将天门山镶嵌在自己的巨大的景框上。特别是,在“天问草原”上眺望天门山,更易引发“天问”的激情和联想。屈原的天问精神,暗合如今的大学精神,“天问”也不妨理解为莘莘学子求知的最高音。

 

       “天问草原”位于半月形校园东端高处,是校园中的高原。在草原上漫步,可极目四望——东望,校门建筑物高低错落如靓女俊男面临武陵源大道向南来北往者微笑致意;南望,天门山岿然排阵,高天矗立,让人神往倾心;西望,校园环形建筑群和环形翠屏青山双双向你展开热情的双臂,两个环形之间,一道自然河流勾画出校园半月形美丽轮廓;北望,张花高速公路宛如巨龙飞过群山之巅——举目皆景,丰富惬意。惬意之余,仍然遐想:草原恰当处,点缀少许亭台桌椅,勾画一二鹅卵石行道,或许稍增美妙也未可知。


       “天问草原”的高处,安放了一张巨大石头书案,书案旁设一石头讲台,书案讲台组合命名为“天问论坛”。这一安排当然是一种象征,但这一象征却可见证学院海纳百川的胸怀和发扬优良学术传统的决心热情。张家界学院特别注重学术交流,短短年余,先后有二十多位中外专家来独立学院讲学交流,实际上初步形成了“天问论坛”的传统。

 

       不少人对张家界学院的校园建设表现了极大的热情,因为她得天时地利人和,引人关注理所当然。我也是热望者之一,在童话和梦想变为现实的今天,且有机会对校园文化建设推波助澜,一切仍然犹如梦中,特如实记录一二印象如上,乐意参与校园的文化交流。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在报社实习的那些日子[ 09-27 ]

下一篇:军训心声:流水记[ 09-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