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选那点小事

作者:肖艳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30日
 

始终记得在搭乘开往张家界的列车上,我安静地透过玻璃窗凝视着窗外窗外的景色好像一副飞速变迁的油画,似乎想要努力揭开新的一

那是一个阴霾的午后,彤云密布,像一个巨大的透明玻璃,笼罩了城市,与世隔绝。我从火车站走出来,听见夏末的蝉鸣,聒噪而冗长。声嘶力竭的呐喊,在这个季节的尽头,也是他们生命的尽头,猛力高歌,为寻找配偶繁衍后代挣扎大半生像是一个末路英雄,用嘶吼捍卫自己最后的尊严。

从踏入张家界学院的那一刻起,就可以发现在学校中充斥着各类纳新启事。于是,大一新生们疯狂地报名,似乎沉郁已久,终于在这里找到了发泄的舞台。只是,迎接他们的到底是发泄的舞台,还是困兽之笼。

直到正式开学以后,经过多次观察发现,竞选者是学院值得同情的一批人,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初来咋到他们总是以一直忙碌的姿态穿梭在校园的各个角落,查资料、背稿子……然后来了,又去了。就这样,一轮一轮,一次一次,挣扎着不被淘汰。等待,呐喊,只为竞选时多添一份把握,只为多一张底牌。我驻足在报名点,看着人流如潮,匆匆的涌起,匆匆的退却。静谧的夜色下,只有自己的风伴随着竞选者走向看不清的远方。

笔试……

面试……

一轮轮大浪淘沙般的筛选,一个个竞选者如临深渊,台下悉悉索索的在讨论谁会被打上“劣质”的标签。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一个个竞选者们站在台上接受“安检”,似乎毫不在意台下评委眼神中闪烁着狼览食一般的碧绿幽茫。

上台的人越来越多,留下的人越来越少。所以竞选者一脸热枕的凑上来,在遭受一阵阵质疑之后,遭受一阵阵逼问之后,转身默默地离开。是命该如此,还是社会为他们贴上的标签。没有钢筋混凝土的森林,人心依然冷漠。那些自命不凡的“上等人”是戴着虚伪笑容面具还是笑里藏刀?我为此默哀,祭奠那死去的尊严。

总以为他们就是那夏末的蝉,为后代,为将来耗尽大半生。挣扎、彷徨、只为那个看的不真切的未来。曾经风里来、雨里来,在质疑中答题,在不屑的目光中收获,只求博得一个满堂喝彩。在世俗的凄风苦雨中,默默地离开,默默地衰败,只是所有的繁华都将归于平静,所有的繁荣都要走何衰败,百十年后,谁又会在乎今天谁称霸了这王者的舞台?

直到最近,午夜梦回,思绪跨过时空界限。想起些同台的竞选者们,联想到自己现在也只不过是那声嘶力竭的蝉。为未来,再一次辗转数百公里,只身踏上这条漂泊的求学之路。同样,是为了那个看得不真切的未来,努力呐喊,打拼。我也能深深体会到夏末蝉呐喊的无力与苍凉。此刻,我就算蝉,蝉就是我。

而终于在某次学生会竞选中,作为旁观者的我,鼓足勇气,走近一个竞选者,轻声问道:“打扰一下,我正在写一篇关于竞选的文章,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

2011级汉语言

肖艳   

 

 

 

实习编辑:肖金祥  文章录入:肖金祥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残酷的华丽[ 10-30 ]

下一篇:记者节感言[ 11-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