刍荛日记

作者:廖佩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27日
 

 

       最近看了好些小说,只因自己太愚钝,无法参其端详。


  总觉得自己要写点什么,却不知想写什么,只是记下这些痴人般的话。


  刚一个人在浴室洗完澡,滚烫滚烫的水从脖颈处顺着肌理往下流,全身的毛孔舒张着,享受这突然而来的刺激。高中我们八个人总是用桶围成一个圈,赤裸着身子在一起洗澡,谈论着女生间的私密,那么的快活自在。其实大家都不是熟到可以毫无隐私的。现在半干的头发任它随意的搭在脑后,将自己裹在被子里,心里哼着熟悉却早已忘记了名字的歌。


  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怎样的一种状况,只是隐约间觉得自己似乎淡了以前的那般矫情。可以真正开怀大笑,无所顾忌。不过似也少了份单纯,虽不似以前那般天真,确也还是用真心对着周围的世界。


  像是很久没有回想过以前了。


  以前,是我每天的必修课。也许那时基于对自己现状的不满吧。而现在似乎过得更快乐了些。其实心境也没怎么改变,只是整天傻乎乎地笑着,并且告诉自己很快乐,于是也就快乐起来了。日子总是过得很简单,无非就是吃饭、上课、睡觉。要是心情实在好时,会和室友一起从电脑前起身出去走走,去呼吸室外的空气,偷偷看着人行道上的美女。这就是我们的爱好了。可我们依然快乐。


  以前,是会在每个有阳光的午后携着朋友走在校道上,任午阳的温暖撒在我们身上,且不发一言地走着。累了,便随意停在某片草地的树荫下,还是那么的沉默。那些日子虽美,但自己不快乐。这或许只是自己太矫情,整日思索着、忧伤着、执着着。而现在我告诉朋友,我要明媚,哪怕忧伤也要明媚的忧伤。所以日子简单快乐。


  总还有人问我以前,总是在苦思再三之后仍旧一脸迷茫。其实我的记忆总是很好的,就像我还记得两岁的我被奶奶抱着参加太爷爷的葬礼,就像我还记得幼儿园那位喜欢抱我给我糖吃的奶奶。而我现在却忘了我高中那不明所以的忧伤,甚至要忘记了班主任在办公室和我聊天时,在桌上写着的“莫名其妙”、“不可名状”,虽然当时并不清楚它们的真正含义,但是在我的脑海中它们从来都不是褒义词。


  太多的以前都记不起来了,只是隐约间有那么些记忆。所以当别人在怀念时,我却迷惘了。因为我忘了我该怀念些什么,只是记着那么几个永远也不要忘记的人,却不常拿出来想念。只是自己固执地想着,那么轻易就能动摇的便不是真正的情谊。


  夜已深,这些不经大脑便出来的言语只是那隐藏着的像微风般若有似无的话,只是告诉自己要继续快乐。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这些句子 是我的生活[ 12-27 ]

下一篇:秋天[ 12-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