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月色----《源氏物语》人物赏析

作者:08汉语言 钟怡芸 来源: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06日
 

       扇轻叩,叩开了无数笑靥如花;八重樱落,落尽了多少繁华过往。

    青岚而古雅的天空,云细长地飘去,温柔妩媚的藤花,横木上挂着的斜纹垂帘,略微随风飘起,再安然落纸下,只晃过一下,便了无声息地游走在那极尽柔软的心上。
    始终对那千年前的事与人看得不真切,仿佛有一层淡淡的紫色烟雾,氤氲,眼前是穿着华丽和服十二单的女子,眉眼朦胧,笑容缱绻。却任你如何分花拂柳地穿越里面的庭院、板桥、隔扇、卷帘……追逐着那个光华公子的脚步,可还是彼岸的花,隔世的梦。
衣袂轻飘争春游,紫芝眉宇花想容。百花褪尽风流散,却向水榭试酒浓。
                                              ——源氏公子
    集万千宠爱一身的源氏公子自由行走在宫闱之中,听到关于母亲的种种传言:美貌、智慧、贤淑、善良……那母亲在他心中已然是神祗般的存在。
年幼丧母的他把年长他五岁的藤壶女御当做最亲、最完美的人,浑然不知这是一生错误的开始。与政治婚姻结合的葵姬不合,到遇上端庄贤淑的六条妃子,再到偶遇年幼的紫姬……
    他与紫姬相遇的故事,如同一帧优美的画卷,教世人念念不忘:梅花绽放、桃花飘落、樱花流转,那时她尚是幼童,活泼可爱,正与人嬉戏捉麻雀;他凝视着她,在她的脸上寻找自己母亲的影子。他得知她庶出的苦境,将她带回府邸,从此以自己理想爱人的形象来抚育和塑造她。
    她十五岁那年,这位她一直视作兄长的人与她举行了合卺礼,成为她的丈夫。当她学着像一个真正的妻子那样与他相处时,他却因罪离开,远离京华;她静静地等着他的归来,也等来了生平痛苦的开始:他,带回了明石夫人的女儿。他对紫姬完全信任,相信费尽心思培养的她,拥有他能想象到的女子该有的一切美德,包括宽容不妒。她应该在一旁称赞着那些女子,即使心中在翻江倒海地嫉妒着。
    他诉说着对她的爱恋,一遍又一遍,说得自己深信不疑,她也深信不疑。直到他四十岁那年,接受了朱雀院的嘱托,娶进了年幼无知的三公主来当与她并肩的正妻,紫姬才看清现实:她并不是他的最爱,即使成为了他最宠爱的夫人,她还是一个人在人世周旋。这种感觉在她之后的生涯中从未中断,可源氏并不知情。她深爱源氏,只因为他是他;而源氏宠爱她,却不只因为她是紫姬。
百花梦断霜满袖,朱颜无奈韶华流。可恨妾身似孤萍,无缘与君长相守。
                                               ——紫姬
    带着对光源氏的爱与怨,紫姬离开了人世……
    源氏生命中出现的女子——藤壶皇后、六条妃子、葵姬、夕颜、紫姬、明石姬、三公主,一个个先后离他而去。当身边的人全部远去时,光源氏才恍然大悟:自己不过是在追寻一个永远都得不到的影子,那位由光影与樱花精魂幻化的完美女子。他一生所爱的,不过是那位在传说中万人敬仰的母亲,与他有关的那些女子都或多或少的与母亲有着相似。

    没有什么荡气回肠的爱情,剧情也平缓到仿佛都是水到渠成,像水墨画,在月光下晕开淡淡的回忆。最后的结局湮灭于虚幻不明,任时光荏苒、季节流转,也唤不回伊人的容华如玉。焚上一支安神,回廊侍女裙裾淅淅,男子的扇柄轻敲隔窗的木架,悦耳的和歌顺着围屏缓缓泻出,断断续续,萦绕透落在纸窗的微微月光下,说不尽的韵味悠长,道不完的流年似水。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我家那小子[ 05-06 ]

下一篇:那一抹淡淡的忧愁[ 05-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