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湘大学堂·名家讲坛之“湘西形象的古典想象和现代重塑”

作者:刘莱 彭三千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2年11月01日
 

 

“大湘西形象”
 
——简德彬教授谈“湘西形象的古典想象和现代重塑”
 
 
“漂移”的湘西
 
我们的院长简德彬教授在热烈的掌声中乐呵呵地走上演讲台。
 
简教授介绍,湘西被人们命名过多种称号,比如小湘西、大湘西、泛湘西等等。“小湘西”指现在的湘西州;“大湘西”即之前张教授定义的“湘西”范围划分;而“泛湘西”,在各种文献典籍中,先后被叫做夜郎、牂牁、五溪、武陵,它的边界划分不清,相当于近期“发明”的“武陵山片区”。
 
 “湘西,可以说是漂移在历史长河中的文化行政版图。”简教授说。
 
简德彬教授在名家讲坛
 
 
“老刁民”笔下的湘西“蛮子”
 
简教授认为古典湘西形象想象有三个套话,其一就是“蛮”。
 
简教授拿起一本图书,指着封面的名字笑着说:“这是自称‘湘西老刁民’的黄永玉先生的著名诗集,《一路唱回故乡》。”他还开玩笑说:“我这可不是打广告啊!黄老先生没给我一分钱的回报……”
 
在同学们开心的笑声中,简教授开始背诵书中的一段诗句:“看凤凰人的眼睛,你明白什么是忠诚。看凤凰人的身段,你懂得什么叫辛劳。看凤凰人的脚,你知道什么叫千山万水。看凤凰人的手,你知道什么叫灵巧。”简教授说着,故意停下,又装作神神秘秘的样子,说:“看凤凰人的头发顶起了帽子……”突然,他“铿锵有力”道:“‘狗日的!你不跑更待何时?’”
 
霎时会场一片死寂,简教授仿佛恶作剧得逞般开心地大笑,说:“这就是书里的原话呀,意思是,湘西人都‘怒发冲冠’了,你也有麻烦啦!”
 
 
“匪气”湘西
 
说到“套话”中的“匪”,简教授解释,如果“蛮”是着眼于文化,那么“匪”就是着眼于法律和政治。
 
 “‘蛮’是不通声教、文化落后、性情也蛮野,‘匪’是杀人越货、刑事犯罪,是政治敌对、你死我活。”简教授说,自古以来给湘西定义都有这样一个说法:“湘西在沈从文的书里,在黄永玉的画里,在宋祖英的歌里”。这时,他大手一挥:“我倒觉得更应该接着说,‘湘西还在贺龙元帅寒光闪闪杀气逼人的菜刀里’!”
 
 
“世外桃源”
 
简教授叹道:“我们要谢谢陶渊明的慧眼,谢谢陶渊明抬举,谢谢他老人家酒醉心里明,把这块可以安放人精神和灵魂的土地派给了我们湘西。一篇妇孺皆知的《桃花源记》一夜之间使蛮野荒远的湘西做了世外桃源的形象大使和形象代言人。”
 
在列举了历代文人墨客对湘西的“世外桃源”形象的描绘后,简教授手一挥:“1988年,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视察张家界,提议把张家界核心景区命名为武陵源,这就等于把陶渊明的武陵源往湘西腹地前推了数百华里!”
 
 
从文先生的功劳
 
在谈湘西形象的现代重塑时,简教授分为“艺术重写”和“生活重造”两部分来讲。
 
 “历史折磨湘西,老天却垂爱湘西。”简教授右手在空气中一推:“一双看不见的命运之手把小学文化的沈从文从凤凰推到了北京,推到了上海,推到了现代中国文学的前台!”
 
简教授说:“因为有沈老先生,我们才觉得在新文学中,湘西形象理所当然就是这个样子。但是,我们是不是可以假设,如果没有沈从文,‘湘西’又会是什么样子?”他停顿一会,目光扫一下会场,突然笑起来:“或许我们会被这样的假设吓出一身冷汗!”
 
简教授认为,沈从文对湘西形象的艺术重写,首先面临的是对传统湘西形象的改写、反写、颠覆,其次是对“世外桃源”形象的改写、反写、颠覆。
 
简教授说:“沈从文在薄薄一册《湘行记》里,至少有十多处地方反复表述过一种莫可名状的‘忧郁’。”
 
在说到那句沈老先生的著名感叹“美是愁人的”时,简教授还开着玩笑:“读过《边城》,但没有从中读出‘忧郁’的,我劝你还是要去医院做个‘感官体检’啦!”
 
 
“血与火”的湘西儿女
 
在简教授看来,在湘西形象的现代重塑中,较之“艺术重写”,“生活重造”其实是前提。
 
 “在革命战争年代,落后、封闭、偏远的湘西为波澜壮阔的中国革命贡献了一块根据地、一个方面军、一个元帅、一首送别红军的《马桑树儿搭灯台》!”简教授深情地说,“我以为,这是湘西儿女在血与火的生活实践中对湘西形象的最重要、最光彩、最具有影响力的现代重塑和书写!”
简教授细数着:“在当下‘日常生活审美化’的后现代新潮中,凤凰古城、德夯苗寨、矮寨大桥、《魅力湘西》的歌舞、《天门狐仙》的灯光……凡此种种,无一不是湘西形象现代性重塑的神来之笔!”
 
 
“牧歌”
 
时近整场讲坛的尾声。结语中,简教授意犹未尽又慷慨激昂地引用从文先生的话:“这只是一个传奇的起始,不是结束。然而下一章,将不是我用文字这么写下去……而是要实现一种更新时代的牧歌!”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