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多元中发展的文艺学与美学

作者:杨水远 图:覃永大 宋程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2年11月03日
 

 

 
2012年10月20日,在张家界学院召开的湖南省文艺理论学会与湖南省美学学会学术研讨会上,来自全省20余所高校及研究机构的100余位专家就“民间文艺现象的理论化”、“文学研究的当下状况与反思”、“中国当下的生存之思”、“网络文学研究的新发展”以及“传统文学理论研究的新进展”等议题进行了广泛而又深入的探讨。
 
研讨会现场
 
一、   民间文艺现象的关注和理论化
 
作为此次会议的主办单位之一,吉首大学张家界学院以及吉首大学文学院一直致力于湘西乡土文学和旅游演艺的发掘和研究。在学术研讨会上,张家界学院的杨瑞仁做了“谈谈乡土文学要素”的报告,他在其论文《世界乡土文学六要素论》的基础上经过审慎的思考提出乡土文学五要素说,即乡土地域特征、“乡巴佬”人物形象、乡土变迁、乡土理性、乡土叙事等五个要素。这些要素涉及到地域环境、人物形象、历史背景和叙事技巧等方面,他以丹纳等人的理论为基础、以沈从文等人的小说为主要分析对象,对五要素进行了具体的分析。他认为,这五个要素应该成为判定乡土文学成就的一个重要标尺。
 
吉首大学吴晓从艺术人类学的视角解读了民间艺术与旅游表演艺术。他以《魅力湘西》等为代表的旅游演艺为主要分析对象。他认为旅游演艺首先是一种旅游景观,是地方政府开发打造的结果,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诉求,是地方文化资源的开发、包装和推销从而形成的一种带有文化商品性质的文化产业。其次这样一种旅游演艺同时是一个文本,一个充满了神秘、浪漫、原始、原生态、遥远、古老等等各种标签的文本,这种文本带给我们的是对乡土、原始、原生态的一种向往,是在现代性进程中对过去的一种回望,一种坚守,也是每个审美个体对自我的本真性的一种认知和体验。同时,这种现象还是一个复杂的社会文本。这个文本是多重力量的融合和综合、是各种相互冲突又相互妥协的文化逻辑力量的遭遇。
 
 
二、   当下文艺现象的密切追踪
 
刚刚当选为美学学会会长的赖力行的发言主题为“现代批评美学视野中的莫言小说”。他以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为契机,深入地讨论了20世纪西方批评美学在莫言小说中的理论操作性。首先,他对“批评美学”做了初步的界定,他认为“批评美学区别于一般的批评操作,它应当有一套体系性的理论作支撑”。他认为“除了现实主义美学之外,二十世纪的批评美学大多都能够对莫言的小说做出有深度的分析和评价”,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叙事学、艺术社会学、形式主义美学这些西方美学理论都可以在莫言小说中找到相应的批评对象,尤其是莫言小说的形式和叙事特征,有待于理论界的深入解读和发掘。另外,他认为通过莫言获奖也引发出了我们对美学的一些思考,那就是要关注重大问题,敬畏经典,戒除浮躁不安。如果我们过于追求非精英的、生活化的东西,也很难算作一个真正的学者。最后,他说:“文学虽然被边缘化,纯文学也很少有人问津,如今却被诺贝尔这个全球性的导向所肯定,让我们这些冷僻思想研究者获得强大的精神支撑。如果这个社会都没有人去做能够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品的研究的话,我们的民族和我们学科的发展也就无从谈起。”
 
不同于赖力行教授对于具有世界性影响的作家作品的关注,邵阳学院的龙钢华更加关注于湖南的本土作家。他认为湖南的文艺工作者应该更多地关注湖南的作家,想办法把湖南的作家推出去。他认为湖南作家也是具有相当实力的,沈从文曾经就差点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今年诺贝尔文学奖给莫言的颁奖词是“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这个颁奖词就适合中国很多作家的作品,但是这些作家缺乏理论家的关注和肯定。这也是大部分的湖南本土作家影响力不够的一个重要原因。他呼吁文艺理论界多关注湖南本土作家,促进文艺繁荣。
 
作为当下文艺现象研究前沿的敏锐思考者,湘潭大学的杨向荣和吉首大学的刘泰然分别探讨了“从功能到审美—时尚的审美意义建构及其内在矛盾”和“图像意志和时间意识”两个课题。杨向荣从学理的角度分析了“时尚”概念从 “功能”到“审美”的变化历史,认为“时尚”既是个体行为也是群体行为,人们一方面愿意通过模仿他人融入一个社会群体;另一方面,他们又希望将自己和别人区别开来,通过拥有别人没有的新东西来凸显其个性和独特性,“时尚”的这种心态恰好延续了康德关于“趣味”(美感)的二律背反。与此同时 “趣味”判断的二律悖反在时尚模式中得到了解决,“时尚”既满足了对普遍性的追求,又满足了个体的独特需求。刘泰然主要分析了两个方面的问题,第一,图像是人与世界的中介;第二,图像与时间的关系问题。他从古希腊巴门尼德、柏拉图、芝诺等关于图像的论述入手到20世纪拉康的镜像理论,在广阔的理论背景的分析下,认为图像既驱动了人的时间意识,使其从混沌一体的自然状态中进入“历史”,但对图像的执迷同时也带来了某种将流动的时间、生命固化为某种空间“形式”的危险。怀化学院的潘桂林则试图借用海德格尔的术语来讨论文学与造型艺术中的张力问题,其报告题目为“在世界与大地的争执中博弈——文学与造型艺术张力论”,她的发言相当精彩。
 
 
三、 中国人当下生存状况的深度忧思与解决之道
 
如果说与会的大部分专家主要立足于文艺学美学学科内研究的话,湖南师大的张文初则更多地关注中国人当下的生存状况。他认为,当下中国陷入了一个全面崩溃时代,正如英国《金融时报》发文认为的中国当下社会陷入了金瓶梅形态,这种金瓶梅形态预示着两种东西,那就是金钱和欲望。在这样的一种现实情况之下,我们找不到灵魂的安宁,感受不到深沉的幸福。针对于此,张文初提出了建构“华严诗学”的构想。
 
首先,张文初对其“华严”这一概念做出了界定,他认为“华严意味着光华横溢、气象庄严,它既有充实丰盈,饱满飞腾的内涵,又有宏光雄伟、光正威严的外在形态。”“华严诗学”的“华严”二字既是对佛教"华严宗"名称的借鉴,也借鉴华严经的某些思想。他认为在中西方都能找到与“华严”相似的一些观念,从西方来看,“朗吉弩斯所说的‘伟大心灵的回声’,尼采所说的‘酒神精神和日神精神的融合’,福柯所说的‘现实的英雄化’”都可以看做是“华严”的注脚。而从中国思想来看,“孔子所说的‘郁郁乎文’,孟子所说的‘充实而又丰沛’,李叔同所说的‘华枝春满,天心月圆’,”都可以看做是“华严”的旁证。
 
其次,他也反身自问这种诗学建构的可能性。他认为“华严”不像柏拉图的“理念”,也不是康德的“物自体”,此二者都是实体性的建构。“华严”不会成为一个凌驾于感觉、情感、意志之上的范畴,因而超出了西方的解构论思想,是可以考虑建构的。最后,张文初认为“华严诗学既是针对文学的,也是针对生存的”,会有比较大的生命力和建构意义。
 
如果说张文初试图从重建一种诗学来拯救现代人的精神困境,那么湘潭大学罗如春则从学科体制来找学术精神失落的可能解决之道。他认为今天中国人不仅面对着一个人文精神大面积溃败的问题,而学术界在后极权主义社会体制的严重影响之下,学术领域也面对一个学术精神的失落问题。我们现在需要反思文艺学学科体制本身以及文艺学研究的知识对象。他认为导致人文精神失落的原因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政治意识形态在大学中文系中的渗透,体现为大学的行政化管理。第二个方面是全球化资本经济原则对学术界的渗透,表现为以量化的形式来衡量学术成果、衡量职称晋升等等。那么“后文艺学”时期所应该做的就是“去行政化”的管理制度和“去量化”的评价标准,让文艺学成为国民教育、民族身份认同教育、启蒙教育、审美独立形式教育的一块要地。
 
 
四、   网络和新媒体文学的持续关注
 
中南大学是中国网络文学研究的重要基地,此次会议也体现了这一点。参加会议的欧阳文风和禹建湘分别从“短信文学发展的展望”和“产业化背景下网络文学的走势”为题对新媒体文学的最新研究进展做了汇报。
 
欧阳文风认为,随着手机成为第五媒体,短信文学这一新兴文学样式正在蓬勃发展,2003年可以看作是短信文学的元年。为了促进短信文学的发展,应该从三个方面入手。首先,短信文学本身要适应社会的发展,一种文学样式如果不适应社会的发展,必然走向衰亡。二是短信写手应该提高自身的整体素质,以提高短信文学创作的整体水平。第三,欧阳文风呼吁学院派批评家对短信文学批评的介入,这种介入将会极大程度地促进短信文学的发展。最后,欧阳文风总结说,纵观中国文学史的发展,中国文学经历了从杂文学到纯文学再到大文学的发展历程,既有的文学观念已经很难概括和解读现有的文学现象,大文学观应该对短信文学这种文学样式做出规约。而对文学艺术整体观念的更新和对科学技术媒介的认识和把握是研究短信文学的重要基础。
 
禹建湘则从宏观的视角对网络文学的现状和走势做了描述。他认为网络文学从一开始就走上了产业化的道路,文学网站以企业的管理模式进行文学的生产和销售,这样就导致网络文学产生新的态势。这些态势具体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第一,超长篇小说成为常态,按照现在的标准,网络文学20万字以下是短篇,现在比较走红的网络小说大都是长篇的连载小说,字数都达到100万以上,有的甚至上千万。第二,幻想类小说成为新宠,这类小说通过虚拟的世界不断满足和激发人们的欲望,这类小说被改编为网络游戏重新面世给写手带来了丰厚的回报,从而反向促进了这种小说的生产。第三,“太监文学”大量出现,“太监文学”指写到中途因为某种原因放弃没有写完的网络小说。这些小说或因为没有受到读者的关注、或写手的精力有限、或因为利益的原因而中途放弃。第四,文学的乱象成为一种常态,这种乱象主要表现为盗版、抄袭、版权的争执、精品的稀缺。文学乱象是受市场利益导向的一种必然结果。如何来面对和改善目前的网络文学世界的乱象现象呢?禹建湘认为我们只有直面负面的因素,网络文学才能更好的发展。
 
 
五、   传统研究领域的坚守
 
会议讨论中新锐思想层出不穷,其中有对理论建构的设想,也不乏对现有状况的不满,形成一种百花齐放的思想盛宴。而对传统研究领域的坚守也一直是与会专家的一个重要议题。湖南师大杨君武对西方的“艺术”概念进行了梳理,试图寻找艺术的定义,他不同意维特根斯坦的艺术不可定义说。他认为艺术与非艺术之间存在着一些本质性的区别,这些区别往往表现为一些基本片段,这些片段就像决定人类性格的基因一样决定着艺术的本质。他称之为“艺术基因片段”,并具体地概括出了六个艺术基因片段,即“人工性”、“形象性”、“技巧性”、“趣味性”、“表现性”和“唯一性”等,符合这些要求的艺术形式,就可以称之为艺术。吉首大学罗惠缙则涉及到王国维研究中一个很少受关注的领域,他分析了“气象”这一概念在王国维画论和诗学中的重要地位。他从王国维与罗振玉书信中关于“雪卷图”的分析入手,剖析了王、罗二人在书信中所涉及的“气象”概念的基本含义,认为“气象”一词是王、罗二人评画的通用术语并构成了王国维艺术理论的基本精神。
 
此外,长沙师范学校的匡代军的发言主题为“时位与情感”,把触角伸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底层,他认为 “时”与“位”不仅表现在《易经》中爻位的时空变化,也反映在我们的文学理论中。他认为我们的文学理论更多的重视意境、意象这些共时性的东西,而忽视了对时间中历时性的东西的考察。古人呈现给我们的往往是些片段言论或某一部具体作品,是些有限的静止的东西,而理论应该突破这样一种片段、有限,从而过渡到无限。湖南城市学院的刘新敖也涉及到对时空观念地思考,他的报告题目为“中国古代诗学时空意识的源起”,他认为时空观念在文学作品中普遍存在,那么文学理论作为对于一种审美形态的总结也必然受这种时空意识的影响。由此出发,在探讨儒、道两家的时空观念及其异同的基础上指出了中国传统诗学在时空意识方面的一些具体表现。
 
湖南第一师范学校的邓绍秋则试图把禅宗公案和图像融合在一起,他从四个方面比较了视觉图像与禅宗公案的不同,认为二者在哲学基础、思维方式、表达方式、接受方式上都存在较大的差别,但是二者却可以在“以禅观图”和“以图喻禅”的基础进行诗意融合。吉首大学张惠则坚守在新批评的研究领域里,她的报告题目是“新批评的中国化”,她认为新批评进入中国出现误读主要出于以下五个方面的原因:异质文化背景、政治文化氛围不同、接受者发生了变化、翻译方面的问题、新潮理论的替代性。
 
湖南科技大学刘郁琪在总结大家的反思时指出,一个文艺理论学者应该做一位“顶天立地”的人,这个“天”是指我们的所使用的理论,包括哲学和历史,而“地”是指我们的研究对象,主要是指文本和文学现象。这可以看作是文艺理论自觉与自足一个重要宣言,是对文艺理论研究前途感到迷茫的回答。此外,还有很多学者也贡献了精彩的发言,限于篇幅,不再缕述。总之,这次会议从各个方面反映了湖南省文艺理论学界和美学界所关注的主要课题和研究成果。正如杨合林教授在闭幕式上所说的,对于此次会议所提出和期待解决的问题,也许我们还在路上,但是我们的目标和指向却是非常明确的,即指向一种真正的思想,一种真正的理论。
 
 (作者系湖南师范大学2011级文艺学硕士)
 
专家、学者们在图书馆前的合影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