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淀

作者:彭赛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年04月12日
 

       喧嚣的外界影响到你浮躁的内心了吗?


  一直觉得学院是静的,远离市中心,沉静在青山下。以山为屏,以绿为饰。少有汽笛声,没有人潮涌动,有的只是一座座安静的建筑和夜间昏黄的灯。夜间的灯点亮整个学院让它不至于消逝在静夜里。学院也是热闹的,相仿年纪的人呆一块,总是能碰撞出别样的火花,放声大笑,喧闹无虑。我们的存在也不至于让学校埋没在无声的土地上。


  我浮躁的内心,没法沉浸在学院里。寻思着出逃,正巧老师安排的新闻采访在室外,我的心都飞了。“哇哦!”被无情时光打磨过后的我竟情不自禁,情难自控地表现小学时听老师宣布要去秋游的兴奋之情。


  打着外出采集新闻的幌子,我终于游走在闹市,喧闹的外界终于与我内心节奏同步了,感觉舒爽。寻着路人的指路,来到了张家界著名老街“南门口”与外界钢精混泥土的建筑格格不入。它老旧,暗灰色的木楼诉说它的年代。它在闹市区沉静了这么久,人们早已遗忘它。“熙熙攘攘”这词都不能用在这地方。有的只是围观下象棋的老头儿。我见他们专注着这活儿,我也就没有上前打扰问准备的调查问题。直到走到街道尽头,没想到通往的竟然是澧水河岸,我见一老头儿双手托着下巴,坐在阶梯上望着河对面。我寻思着机会来了,正巧可以问问悠闲的他,倒不至于拒绝我。我凑过去,“大爷!”他似乎没听到,我脸刷一下红了,尴尬。我再凑近,“你好!老大爷!”他似乎缓过神来了,扭头看过,眼神聚集在我脸上,启开唇齿:“什么事?”我接着套近乎,“您一个人坐这干嘛啊?”他说:“没事,我玩玩。”又扭回头继续他的沉思。这季节的风还有些凉,河风也大。他穿着泛白的蓝色中山款的衣服,戴着同色系的帽子,就这么望着对岸,这时他的眼神是分散的。身后有陆陆续续经过的散步人,他专注他眼里的世界,以致对于我的尴尬和存在都没感觉到。我没敢多打扰,就近坐下,同他一样望着他的方向。


  河风吹动着我的散发,扑打在我脸上,我没有空出手来捋发。我一时忘记要采访的事情,也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我的世界,浑浊,繁杂:有没有达到的目标,有没有实现的愿望、有期待而又让我失望的事、有迷茫、有无力感、有伤心、有被迫害妄想,有患得患失。它们一起涌向我的脑子,攻破我的防线,逼我走向崩溃的边缘。我躁动的心,让我有一种突破一切向空旷河岸嘶喊的冲动,而我,在那一刻却静下来了。我怕打扰身边这个安祥沉思的他,我所经历过的远不及他,他在回忆吗?在反思吗?我也呆望着深蓝的河水,它印刻在我脑海里,让我暂时忘却了浑浊。浮躁的心,突然沉淀下来,感觉轻松了不少。我拿着本子继续往前走,没有问他,再也没有打扰他了。


  这事让我不由得想到在一篇杂志里看到的一则故事,关于牧师和失业者的。失业者颓废抱怨,牧师把他带到古旧的小屋,屋子里放着一杯水,牧师让失业者看这杯放置很久的水,失业者观察到,尽管每天的灰尘吹拂,但它依然澄清透明。原来这是因为灰尘都沉淀在杯底了。牧师说,生活中的烦心事就如掉在水里的灰尘,但如果我们把他沉淀在水底,让他保持清澈,这样会使自己心情好受些。如果你不断地震荡,唤醒你心底的烦心事,不多的灰尘就会使整杯水浑浊一片,这样令人心烦,影响你的心情,以至不能做好你下一步该做的事。


  我们需要沉淀,不要让烦躁不安的内心控制你思绪,打扰你生活,我们的灵魂可能会更清澈。犹如长存的老街和包容的校园。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故事[ 04-07 ]

下一篇:再来时 我已换了模样[ 04-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