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院植物游

作者:张秀秀 图:学通社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年04月15日
 

 

杜英,是镶着红宝石的绿翡翠。春秋季节,高挂树梢的红叶,随风徐徐飘摇,像许多条金色的小鱼在绿色的池塘游弋,不觉就让人心生浪漫。

 

 

古代诗歌中,“杜鹃”是哀婉的象征。一句“杜鹃啼血”,将原本艳丽的景象描绘得凄婉动人。赏阅景物,离开了其所代表的的文学形象,便失去了意趣;但过分拘泥于其所代表的文学形象,则又丢失了情趣。让我们看这几朵绽放的杜鹃,它们色彩艳丽,相互簇拥着,似有着不尽的传说等着吐露,又似对这个世界有着许多的好奇,争相翘首。

 

 

若说春意,这娇黄灿烂又柔媚生姿的迎春是最富春意的。在我国的北方,迎春是最早开放的花儿,是弱小生命对严寒绽放的第一张笑脸。“迎春”之名,便是因其开花最早,花后即迎来百花齐放的春天而得。图为杜英路旁的迎春花。  

 

 

玉兰之美,在其亭亭独立。紫玉兰之美,在其艳而不俗。这是大家闺秀的风范,是小型花卉所不能比拟的。且看这鲜艳的花朵,外紫内白,恰如彩云托月。图为百草园的紫玉兰。

 

 

 

人道“霜叶红于二月花”。这几株红枫,不等到秋寒,在早春已将红红的枫叶献出。它们在绿色的植被间悠然飘逸着,风姿绰约。图为竹园前的红枫。   

 

 

月季,见得多了,成了最凡俗的花。比不得玫瑰香艳,也没有蔷薇娇俏。可就是这最凡俗的花,陪着我们从春寒走到秋肃。或许只有老友能如此,默然相伴,寂静欢喜。图为博学楼前的月季。

 

 

有如红云一般,它整片的瑰丽夺人眼目。在平常时节,紫色叶片的红继木并不引人瞩目,它不过是绿篱中变换的色彩而已。但此刻,它繁密的枝桠,纤细的花瓣,艳丽的色彩,轻而易举地将属于它的惊艳掠夺。图为梅园前的红继木 。

 

 

新生的黄叶,羞开的紫藤,飞翘在白色的廊式花架上,蓦地叫人心生感动。感动的是这长长廊架上的紫藤第一次开了花,感动的是这紫藤生气活现,充满希望。等等,再等等吧,等时光将张院的花木放大,等紫藤爬满花架,营出一个翠色的长廊。图为智园的紫藤花。 

 

 

白居易有诗“小园新种红樱树,闲绕花枝便当游。”樱花花期短,一般只有3-5天,所以张院樱花盛开成景的时候,是很有必要一游的。这是著名的日本晚樱,是花语为“文静”的重瓣花。走在樱花路上,前面三三两两的人影在粉红的天地里,也是亲昵轻柔的形象。这时候无论是蓝天、青山,还是红粉的樱花世界,都荡进心里,叫人不能移步。图为学院樱花路。  

 

 

在百花凋零的冬天,只有这不畏严寒的山茶花装点了枯索萧条、银装素裹的寂寞。如今春天来了,她或许看起来已不那么清秀和特别,但她的冷艳绝不会在春的明艳中湮没。图为笃行楼前的山茶花。

 

 

 

“桃花桃叶乱纷纷,花绽新红叶碧凝。”春天的多情,难脱桃花的干系。无论是“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这千百年来传诵的诗篇,还是眼前娇艳灿烂的一树桃花,都灿烂了整个历史的春天。图为桃园前的桃花。   

 

 

   柳线莺梭,织就江南三月景。 碧树掩映,绿水悠悠,柳的柔媚与水的清雅营造的静谧空间,滤掉人间喧嚣,只余枝头的雀儿,啾啾地鸣着,宛转悠扬。图为智园湖边的柳枝。   

 

        

 

 紫云英

 

 

 

 

 通泉草

 

阿拉伯婆婆纳

 

 

点地梅

 

 

 

沿阶草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