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远怀思桃李放 死生并重是清明

作者:院报编辑部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年04月24日
 

  导语:又是一年清明节。国家与文明的历史,靠个人与家庭的传续来完成;没有个人与家庭的传续,历史将是苍白、抽象而没有人情味的;清明节的祭奠仪式是个体与历史连接的精神脐带,使今人的身份神圣而清晰。“怀故追远”不仅有“民德归厚”的教化意义,还会让我们获得面向未来的力量,确定个体与时代的历史位置。在崇拜“新”与“未来”的今天,这是必不可少的仪式。清明节,我们缅怀先人,祭祀先祖,因为他们是自己的来源,他们的辛劳和奋斗乃是我们继续前行的起点。这是尊重生命与敬畏历史的不绝之流。

 

农耕时代的文化遗迹
  清明最初是个春天节气而非节日,清明是从柳枝上转身的。忽的一阵风,你就看见杨柳依依的景致,呈现出一种清新的气息。那嫩绿的细枝,一条条垂下,丝丝缕缕、缠缠绵绵。这份随风飘拂在清明中的美丽,让人想起一种人生态度--明净,简洁。春回大地,人回自然,清明节是大自然变化的时令,也是人回归自然的精神诉求。
  清明为二十四节气之一,二十四节气名称首见于《淮南子·天文训》,每个节气分别相应于太阳在黄道上每运动15°所到达的一定位置。“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故谓之清明。”《岁时百问》如是说。清明一到,气温升高,正是春耕、春种的大好时节,故有“清明前后,种瓜种豆”、“植树造林,莫过清明”的农谚。
  大约在一万年前,古代世界开始进入农耕时代,农耕经济创造出世界上最早最先进的文明。世界上先后出现了几个各具特色的农耕中心。西亚的美索不达米亚是小麦、大麦的农耕中心,东亚中国的黄河流域培育了小麦,中国长江以南以至东南亚、印度恒河一带,则以培育水稻为主,还有以种植玉米为中心的墨西哥及秘鲁。农耕经济对中国文化的发展有重大影响,它使中国形成农业和家庭手工业相结合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
  我们的传统节日大都与古代的农业生产紧密相连,当我们告别农耕社会奔赴工业社会之后,传统节日在工业大生产时代的功能开始式微,工业时代与农耕节气的不契合,导致农业节气与城市里的现代人渐行渐远。

 

三节合一 民俗归并
  清明节是由“清明”节气、寒食节、上巳节三者融合而成的重大节日,其习俗活动丰富多彩,有祭奠与嬉游两类。
  祭祖扫墓,历代沿袭而成为中华民族一种固定的风俗。本来,寒食节与清明节是两个不同的节日,到了唐朝,将祭拜扫墓的日子定为寒食节。冬至后一百零五天谓之寒食,从前这天禁火,冷食,故又称“冷节”、“禁烟节”。民间传说寒食是为了纪念春秋时的介子推被火焚于绵山,晋文公下令禁火。旧时寒食断火,次日宫中有钻木取新火的仪式,民间也多以柳条互相乞取新火。唐代诗人韩翃的《寒食》诗就描写了当时传火的情景:“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
  春天景物怡人,扫墓祭奠时不免赏玩明媚春色。唐高宗看不惯人们上坟还挺开心的现象,有一年就下诏说:“或寒食上墓,复为欢乐,坐对松槚,曾无戚容,既玷风猷,并宜禁断。”民俗是政治所难禁断的,面对大好春光,人们扫墓之后,“不归也,趋芳树,择园圃,列坐尽醉。”(刘侗《帝京景物略》)
  北宋张择端的著名风俗长卷《清明上河图》采用散点透视构图法,描绘了汴京郊野的明媚春光,繁忙有序的汴河码头,热闹繁华的市区街道,这些无不表现出北宋国都汴梁“清明上河”时的自然风光和繁华景象。谈谈恋爱也好,随便走走也罢,反正这个季节适合户外活动,并不代表对祖先的不尊重。唐玄宗时,朝廷曾以政令的形式将民间扫墓的风俗固定在清明节前的寒食节,由于寒食与清明在时间上紧密相连,寒食节俗很早就与清明发生关联,扫墓也由寒食顺延到了清明。之后,清明和寒食逐渐合二为一,清明将寒食节中的祭祀习俗收归名下。
  上巳节是汉族古老的传统节日,俗称三月三,也称女儿节,主要活动有祭高禖、曲水流觞、祓禊、会男女、蟠桃会等。《论语》载:“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就是孔子与他的弟子们上巳出游的情形。
  在上巳节活动中,最主要的活动是祭祀高禖,即管理婚姻和生育之神。在上巳节中还有临水浮卵、水上浮枣和曲水流觞三种活动。在上述三种水上活动中,以临水浮卵最为古老,它是将煮熟的鸡蛋放在河水中,任其浮移,谁拾到谁食之。水上浮枣和曲水流觞则是由临水浮卵演变来的。东晋穆帝永和九年三月初三,王羲之与谢安、孙绰等四十一位晋朝顶级军政高官,在山阴兰亭修禊,商议国家大事,宴饮诗歌辑为《兰亭集》,王羲之为之书写序文的手稿就是第一书贴《兰亭序》。到了明清以后,上巳节退出了节日系统,众多的民俗活动都并入了清明节。

 

死生并重 探谙生死
  在中国传统的节日系统里,清明节是比较独特的。首先,它是一个与传统农时节律“二十四节气”相吻合的节日。节日与节气重叠在节俗史上并不多见,而清明节融合了历史上的寒食节、上巳节等节日内容,与农事节令又关系密切。其次,清明节以户外活动为主,不论是扫墓祭祀,还是踏青郊游,都是走出家门、走进自然的活动。再次,清明节的文化内涵特殊,兼有两种截然相反的情感氛围。清明既是一个追忆和祭奠先人的日子,肃穆而悲伤,也是人们踏青游玩、享受春天无穷乐趣的节日,充满了欢乐和欣喜。逝者与生者,哀伤与欢乐,这些人世间的悖论在清明节得到了充分的协调和统一。清明节活动随着岁月的赓续交替、社会的嬗递变化,有的已经被淘汰,有的仍遗留至今并赋予了新的内容。
  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道家则生死一体、齐同生死。空门认为人道比较容易进入涅槃,而涅盘的意义远远大过“生死”问题。清明节的流变就是对死生的一个注脚,它让我们痛且快乐着,并重生死、继往开来。史铁生的《我与地坛》中说:“死是一件无须乎着急去做的事,是一件无论怎样耽搁也不会错过的事,是人类的一个节日。”这或许就是清明节要传递给人们的信息。

 

结语:
  当我们告别农耕社会后,生产方式的变化、生活节奏的加快、信息的迅速传递,冲击了人们封闭的传统观念,传统“节日”的概念已经被“假日”所置换,传统节日还有传承的必要么?西学东渐,西方节日迅速在这片土地上枝叶繁茂起来,甚至有喧宾夺主之势。圣诞节、情人节、复活节、万圣节、感恩节似乎已经成了光辉的“中国节”,商家的精明造势加上年轻一代的盲目追随则推波助澜--传统节日渐行渐远,西方节日大行其道。
  其实,传统节日与当今发展市场经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使命并不相左,而且还是一股强大的促力。在文化认同感严重缺乏的今天,不是变着法儿打着节的旗号来赚钱来消费,而是带着虔敬之心认认真真过好我们自己的传统节日,这或许才是我们的本分。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