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读书 读闲书

作者:心 雨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年05月28日
 

  张潮在《幽梦影》里写道:“人莫乐于闲,非无所事事之谓也。闲则能读书,闲则能游名胜,闲则能交益友,闲则能饮酒,闲则能著书,天下之乐,孰大于是?”身处闹世,我不得不歆羡古人闲雅的生活,更向往古人散淡的心情。虽是年少青涩的我,也纵然无法以闲散的心情去做着闲雅的事情,连琐碎的片刻享受都是一种奢望,更何况那些早已成家立业,忙于稻粱之谋的功名利禄中人呢?读闲书,闲读书,就更是一种无望的一枕清梦了。


  记得杨绛先生在《〈钱钟书手稿集〉序》里说,“钟书自从摆脱了读学位的羁束,就肆意读书”甚至“随遇而读”。香港董桥先生观至此语,发出如此感慨:“那样的境界最迷人,借来开脱我天生的疏懒也恰当:多读少读,深读浅读,随遇之余顺便也可随兴了。”而当今的苏州才子王稼句先生在《看书琐记二集 · 自序》中描述自己闲读的文字不得不让读者暗暗地嫉妒开来:“我早过了青年阶段,没有‘必读书’的要求了,也不需要应付体制内的规定动作,更没有想当专家学者的念头,至多就是想多知道一点什么。因此,我的看书就来得随意了,有什么书看什么书,想看什么书看什么书,什么时候看也就看了,有时一本厚书很快就翻完,有时一本小册竟消磨几个黄昏。知堂老人有个很好的比喻,说看书就像是吸烟,在我也是如此,有点小小的瘾头,既不讲究什么牌子,也不讲究什么场合,本来就是平常的事,只是借着书卷消遣罢了,与垂钓、下棋时殊途同归的。”


  毋庸熬述,普罗大众是很难拥有这种闲读的环境和心境了。的确,忆及幼时读书的场景,每每有闲翻书卷的随性之乐,慵懒而又惬意无比。垂髫之际的我学着书中所述、画中所描,择一晴阳午后,学着老一辈读书人,旁搁茗茶一盏,或搬来一块平整大石,或端出一张客厅竹椅,侧身斜坐于屋外草坪,墨香与茗香共舞,草青与花红齐艳,手执杂书,一页一页地随意而翻,随兴而读。比及城里子弟,我们这些草莽出身的娃崽,由于大白天里农活不断,空闲时间大多是从万籁俱静的夜间挤压出来的。倒是那些挤压而出的时间才是最为向往的读书佳境。虽然没有城里人家那般灯火通明和书卷不愁,但收拾一天的劳累,舒缓一番筋骨之后,执书向灯。屋后夜蛩争唱,屋前稻蛙齐鸣,配上幼齿的朗朗读书声,别有一番滋味在心间,大有“你方唱罢我登场”之意。那时的读书,没有学业的催促,没有功利的绑缚,放任自由,无拘无束,多读少读,深读浅读,都无关读书的目的,大有陶潜“不求甚解”之风。或许只求一知,或许只求半解,或许只是消磨漫长的黑夜而与煤油灯盏同守共灭,权为一时之逍遥而已。


  高洪波先生在谈及读闲书的时候,如此谈道:“读闲书,一是确实自己有闲,要身闲心闲,有闲工夫才成;另外所读的应确实是闲书。”而今,快节奏的拥挤时代里,不要说“身闲心闲”的“闲工夫”,就是平日里能否稍微挤出些许时间都是一个极为尴尬的问题。坚硬的水泥街道,遍布匆忙而行的脚步,人们为了功名利禄及衣食之谋,早已将自身忙碌开来,何来悠闲之说?王禹偁左迁之后,谪居黄冈竹楼之间,在《黄冈竹楼记》中发出如此感慨:“公退之暇,被鹤氅衣,戴华巾,手执《周易》一卷,焚香默坐,消遣世虑。江山之外,第见风帆沙鸟、烟云竹树而已。”公退之后,官去身轻,正可以刘禹锡“无丝竹之悦耳,无案牍之劳形”那般“调素琴,阅金经”。当然,王氏也肯定是无衣食之忧的了。


  遥想古典闲雅,近思当代喧嚣,不禁悠悠然叹道: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想起有一部日本的电影,名字就叫做《何时才是读书天》。是啊,何时方为读书日啊!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野之狐[ 05-20 ]

下一篇:夜未央[ 06-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