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未央

作者:薄荷蓝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年06月01日
 

  我想用荷叶包裹起皎洁的月光带回家,把它夹在唐诗书里,压得平平整整的,就像思念亲爱的人一样。
                                                                                                                                     ——题记


  春熙在寂静中流淌。我站在日光茂盛的阳台上,看栖息的鸟群掠过清寂的村庄。


  黄昏慵懒的时光,喜欢泡一盏菊花茶,享受清风中的藤椅,在菊花舒展的瞬间,静静地发一会儿呆。若一朵菊花盛放的过往,须臾的片刻,总能让心里某一个角落,散漫地透着岁月熨帖妥当的气息。


  我小时候的故乡,家家门口有竹木搭成的疏篱,一池萍碎,满目春光。长豆角在篱上爬啊爬。记得当时年纪小,六七岁的样子,岁月静好。我和外公外婆住在一起。和别的院子不同的是,外婆家门前有一个清香四溢的荷塘。外公悠闲地喝着茶,翻着发黄的线装书 ,外婆将肥大的荷叶泡在井水里,洗净,然后晾晒在树阴下,用来做荷包饭。顽皮的我,卧在溪水边,剥着莲蓬,玩累了就跑回院落,吃茶几上的桂花糕。然后将莲子一粒粒喂给正在觅食的小鸡吃。彼时,嫣然摇动的荷花,在外公翻阅古书的瞬间根植于我的心田 ,永远,永远。     

     
  乳白色的清晨,总有一个眉清目秀的姐姐挑着井水从我们院落前经过。她每次挑井水回来,都给我带一朵沾满露水的荷花。中午的时候,外婆将晒干的荷叶泡湿,将一些肉汁拌过的米饭,用荷叶方方正正地包裹起来,放入毕毕剥剥的柴火中。过了一会儿,香气弥漫如最美的藤蔓植物。我趴在桌子边沿,吃着那齿颊留香的荷包饭,觉得自己手中开出大朵大朵荷花。琥珀色的黄昏,享受外公那一箩筐的故事,任梨花落满我们的肩头……


  后来,外公外婆都老了,我们都搬到了城里,再也没有回去过。长大以后,听外婆聊起,那个姐姐嫁到了外地,人也发福,早没了当时的清纯模样。我诧异,蓦地瞥见她那日渐浑浊的双眼和外公佝偻的背影,欲言又止。在客居异乡的岁月中,眼睁睁看着他们将故乡的夕阳,蛙鸣,炊烟装进诗笺,酿出一罐罐芳香四溢的美酒,时隔多年后孤寂的我,却不知将这段隐秘的心事诉于谁听。偶尔也念叨我儿时的荷包饭,越发痴迷。夏初的时候总做梦,梦见眉清目秀的姐姐,将荷叶采成一部厚厚的诗集。


  窗外的花开了又谢,身边的人来了又走了。很多时候,我都在怀念童年院落的风烟俱净 。那时的岁月,我可以做任意舒藤展蔓的植物,对着阳光放肆地歌唱。十七岁那年,一个人去了西湖。漫步在雨中的西子湖畔,望着那一池碧蓝如玉的湖水和茫茫的荷塘,隐约中闻到那种似曾相识的荷香。那是一种迂回婉转的味道,引领我走了很远,走到深深的过往里,却只为了说一句再见。


  夜熟睡的时候,灵魂才得以偷渡还乡。我不停地走,邂逅一朵花开的过往。清圆的水面上,芙蓉含着一阕老去的宋词,开成四瓣的月光。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我流浪的泪滴落在荷叶上,化成了琥珀。


   彼时,夜未央。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闲读书 读闲书[ 05-28 ]

下一篇:电影《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观后感[ 06-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