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海宏《走进音乐的世界》讲座实录(上)

作者:鲁经伦 霍冬瑶 雷中莉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年10月26日
 

  10月18日上午,中国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周海宏教授为学院师生带来了主题为《走进音乐的世界——兼谈艺术在人类生活中的意义》的讲座。学院院长简德彬教授主持讲座。周海宏教授的讲座分为上下篇,以下为小编剪辑的讲座实录。

 


音乐何需“懂”


  周教授用一口地道的京腔,讲述着他与音乐的故事。他说:“为什么音乐这么难懂,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多年。”直到他在学校上了《音乐美学》这门课之后,萦绕在他心头的浓雾才逐渐散开。


  周教授说,音响、音乐没有具体性,不能传达视觉形象,音乐声音也不是任何东西的代号。单纯的音乐音符,没有任何别的意思,没有语义性,不是语言概念,所以音乐不能直接传达思想概念。所以说,听不懂音乐,不是因为听众的欣赏水平差,缺少音乐修养,是因为音乐本身不能直接传达视觉性和语义性的内容。


  “俞伯牙,你不懂音乐,如果你懂,就不应该要求听众在音乐中听出具体的东西来。”周教授手一挥,就像俞伯牙在他面前一样。从周教授的话语中我们可以领会到,没有必要在音乐中听出场景、思想、哲理等东西,也没有必要用非常文学化、美术化的东西来解说音乐。如果这样做,那就进了一个误区,正是这样的误区给人们欣赏音乐造成了障碍。“要听懂”,这样纸一样薄一捅就破的障碍,就把很多人挡在了音乐的大门之外。


  之所以形成全国人民认为音乐高深难懂的障碍,除了高山流水知音难觅这个故事影响太大外。还有一个更直接的原因,在过去很多年,我国音乐普及音乐教育工作,基本都是以乐曲解说为核心的。经典音乐和通俗音乐不一样,它有着深刻的思想内涵。想欣赏它就得理解它,就得去了解背景、主题等,甚至还要学点乐理知识。周教授提到,他曾写过一篇文章,里面有一句话:以乐曲解说为核心的音乐普及工作犹如作茧自缚,说得越多,听众越少。

 

 

如何“懂”音乐


  周教授故意卖关子道,音乐何需“懂”,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那么多学者专家那么多年却想不明白?,“问题没有那么简单。”语毕,周教授像川剧变脸一样,开始站在另一派说话,“音乐真的不能表现视觉性与语义性的内容吗?”说罢,周教授分别播放了四段分别表现高山、小溪、田园、大海的乐曲,让在场听众进行判断。在场师生凝神听着乐曲,积极回应周教授的提问。随后,周教授说,“要听懂”和“何需懂”是争论了两千多年的话题。


   “音乐是靠联觉来表现各种内容的,作曲家凭联觉选择与组织声音去表现,欣赏者靠联觉体验作曲家的表现意图,共同的联觉反应是沟通作曲家与听众的桥梁。”周教授说道。他形象地举了一个例子。两块糖,一块巧克力、一块薄荷糖,还有两个声音,一个是低音、一个是高音。低音像巧克力,高音像薄荷糖。味觉、重力、温度、视觉、触觉,都和听觉的高低发生的联系,就是联觉现象。正是因为联觉的存在才使得音乐这门声音的艺术,得以表现形象、场景、情绪、情感、思想、哲理等等这些听觉之外的东西。
 

  讲座中,周教授积极鼓励大家进行音乐创作,巩固自己对音乐细胞的自信心,引导大家在创作音乐的过程中对音调、音速等进行选择。


  紧接着,周教授为大家讲述着这样一段往事。某一天,沈阳音乐学院钢琴系的主任唱着中国民歌《小白菜》,哄他才八个月的小女儿睡觉。说到此处,周教授用凄婉哀怨的嗓音唱着“小白菜啊,地里黄啊……”,故事里,小孩听着父亲的歌声,竟被唱哭了。话都不会说就听懂了音乐,这就是音乐在年龄层次上和情绪发生的对立关系。中国古代有句话:“唯乐不可以为伪。”唯有音乐是不可以造假的,人的真情实感能通过旋律和音调表现出来。


  从作品的角度看,一个作品是否能够引起人们很明确的理解,取决于持续而稳定的联觉对应关系。即作曲家选择的声音和作品想表现的东西之间,在联觉上要对应得非常好。


  说到这里,周教授挥舞着双手总结说:“下面,两派的观点各打五十大板!没有必要用文学化与美术化的方式理解音乐是不对的,而认为音乐欣赏仅仅是纯听觉的感受也是错误的。那究竟什么时候听得懂,什么时候听不懂,我们继续往后分析。”

 

 

音乐的理解何需“正确”


  芬兰作曲家西贝柳斯的《交响诗——芬兰颂》在天问厅回荡,这支曲子的十个主题被周教授一一道明,可随后,周教授的一句话却让在场听众惊讶:“这些主题都是我猜的。”于是,大家产生了疑问,周教授猜得对吗?


  关于音乐理解何需“正确”这个话题,周教授从音乐理解活动的基本特征进行了讲解。他说,研究表明,音乐只有五种属性,也许只能够很粗糙地联系在一起,但这必然导致了音乐表现不了特别明确具体的东西和特别抽象的概念。


  于是,周教授给大家播放了美国格什温的《一个美国人在巴黎》,“在一个阳光和煦的早晨,一个美国人漫步去爱丽舍广场……”自然,疑惑接踵而至,既然音乐不能表现具体的事物,那音乐解说是怎么写呢?周教授很坚定地告诉大家,只要是乐曲内容解说,跑不了解说人编的成分。


  同时,不同的人对同一作品产生不同的感受是很正常的,每个人也完全有可能在不同的时候对同一作品产生不同感受。即使是演奏家,他们对同一作品的理解都是千差万别的,那么,听众的理解如何能与作曲家的意图一致?普通听众又有什么必要在意自己的理解是否“正确”?“理解错误”又把一批人阻挡在了音乐艺术的大门之外。故事随之而来。有位老先生听完周教授讲座后说,“本来以前我是挺喜欢音乐的,每当音乐奏响,人生的种种感受便涌上心头。有一年去听音乐普及讲座,坐着一听,我才知道,这么多年来我全理解错了。之后,我就再也不敢听音乐了。直到我听了周教授您的讲座才知道,原来每个人都可以在音乐当中体会自己的人生感受。”


  我们想想,音乐何需“懂”,音乐理解何需“正确”,就是因为要听“懂”和理解要“正确”给人们背上了沉重的负担,使人们在音乐的大门外徘徊,不敢走进音乐的世界。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