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 成人

作者:2009汉语言 杨子夜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年12月08日
 

随着我成长的足迹,我不断走进五味杂锅的社会,随着我渐渐闯入了成人的世界,环望身旁的好友,我才猛然发现,我原来还是成人中的小孩。

 

这一阶段的人务实,稳重,聪颖,在面对人生方向的选择时,他们显得更加地坚决和成熟。我曾请教他们关于我日后选择考研还是就业的问题,工作了的姐妹则反问我说:“你读研究生,是你给学校钱?还是学校给你钱?”有的则建议说:“你考研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找一份好的工作,若是你能找到一份好的工作,那么考研就可以放在第二位。”父亲则是更坦白的说:“能霸着一份好工作就先霸着。”我在惊讶他们的同一回答后,不经思考不同背景的人,但都坚决地把生存问题放在首位,先不说这种认识是否正确,但却折射了成人们的一种姿态——务实。

 

在成人的话题世界里,工作职场、当下时政是热门,明星八卦、小资情爱倒难寻踪迹。他们总爱说些对我而言不胜其解的术语,比如编制、超编、清编、正科、副科等等。记得那晚,与几位师兄一块在校园里小憩,倾听他们讨论这些话题,我坐在一旁听得似懂非懂,有时说得深了,那就更不明白了。接着第二日,一女同学从外地来家中与我小聚,相互寒暄后,同学兴高采烈地说起近来自己与快女的那些事儿,兴奋的手舞足蹈地告诉我她怎么样成为某某人的粉丝,然后打入另一粉丝团,她的偶像XX非常有魅力等等。对她当时那可爱而激动的神情难以忘怀,那般的无忧无虑。现在想来,这样的我们也由不得师兄们不唏嘘感慨,说:“还在读大学的你们真幸福,小师妹,好好珍惜吧!”现在的我们真的很幸福,没有就业的压力,没有工作的愁苦,没有打拼的无奈。我们难以体会在社会炼炉里煎熬的苦楚和辛酸,难以明白师兄那句“只是自己养了自己”的无奈和伤怀。

 

只有和这些成人在一起,让我觉得婚姻是一个离我不近不远的话题。真是长大了,父母更坦然的和我谈论这个话题,以至于那日我带着几分扭捏的神态准备告诉父母自己近来的“桃花”,结果话还没出口,爸爸就直接问我是不是谈恋爱了?在我否认和澄清之后,爸妈倒是大方的说:“男女相处没什么,日后毕业了结婚也不是很远的事,大你一岁的谁谁不是准备明年结婚嘛。”结婚,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世事常理,只是在校园里,“结婚”是甚少有人深思的和谈论,而在成人世界里,婚姻是成人间绕不开的话题。

 

记得那晚,大家伙闲聊说到了昨晚一块玩游戏的吴主任情感问题,一闺蜜没有问吴主任有没有女朋友?而是问了句吴主任有没有结婚?这让我很诧异,一个仅年长2岁我的姐妹都已经很随意地谈论婚姻问题了。还有一回大家聚在一块时,闺蜜说:“今晚我差点不能和你们一起HAPPY了,本打算陪一同事过生日,但我想跟你们大家一块开心多了,我就对同事说:‘本来今晚有个相亲的,不过既然你过生日,那相亲明天日后再约’。同事听后连忙说:‘那你还是去相亲,免得耽误你终身大事!’”后来没过多久,她还就真相亲了,还带那个相亲对象来和我们大家一起玩游戏。

 

另外,在成人世界里,爱情和面包的界限显得模糊不清,爱情难免沾上了面包的味道,面包总爱淋上了爱情的酱汁。记得那日,吃夜宵,姐妹们都说要一男闺蜜介绍对象,男闺蜜就问要什么样的?我插嘴说了句好男人,男闺蜜反问了我一句:“那好男人的标准是什么?是有房?有车?有钱?还是很爱自己的老婆?”我一时语塞,原来这时我们,已不可能再像我们学生年代那样纯真的认为,只要他对我好就行,都普遍认同男女关系不仅仅是精神层面的切合,还需要物质层面的支撑。

 

回望假期与他们相知相识的点滴,我仍很难确切的定义下什么是“成人”,只是粗略明白“成人”是相对之说,较之于我处事周详、成熟稳重的人都可以称为“成人”,而我相比下就成了个地地道道的“小丫头片子”。小丫头难以忘怀,假期里他们,无论是他们务实的态度,还是婚姻里的爱情面包,我的青春被狠狠的撞了一下腰,难以言语其中的滋味,只留下唏嘘感慨:成人的世界很精彩,成人的世界很无奈。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