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界学院报》创刊十周年之编辑之声(三)

作者:院报编辑部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4年03月31日
 

给娘家人的一封信

 

杨子夜

 

学通社的“同事”们:


  你们在湖南还好吗?唐老师的身体可好,是否又因忙碌而忘记好好照顾自己?艳艳姐的宝宝都已蹒跚学步了吧,只是隔的太远没机会逗她玩耍。三千、舸儿还有曾争转眼几个月就要毕业了,遗憾自己没能赶上你们的毕业典礼,好在程姐的婚礼倒是赶上了,送出自己的第一份红包。还有幽默风趣的周老师,也不知你什么时候才会把自己的婚姻大事提上日程,想也给你送上一份红包庆贺一番……


  细细碎碎的问候中有我说不尽的挂念,在天之涯海之角忙忙碌碌的我很想念很想念学通社的所有所有。真正步入社会工作后,才能深切体会到在老师和同学的关怀下成长是件多么幸福的事,仍记得我第一次用海南的新号码与唐老师联系后,唐老师关怀备至地追问着我在海南的近况,叮嘱我要学会保护自己,那句“不要怕,记得还有我们娘家人在!”让我热泪盈眶,只怨自己太忙,没能好好地告诉娘家人自己在海南的所有,希望这封信能传达我的感谢和牵挂。


  踏出校园一路过关斩将找工作,从投简历、过笔试、经面试到工作至今,三年的学通社工作经历是我所向披靡,赢获赞赏和掌声的法宝,那一期期院报是我大学四年的成绩单,也是我迈入社会的基石。


  面试时,有竞聘者因看见我的稿件而追问我毕业的学校,当告知是吉首大学张家界学院时,她满脸错楞地感慨道:“原来你们学校中文专业这么厉害啊”!


  刚到陵水供电局工作时,我在见面会上做自我介绍又绕不开学通社,我时常对学弟学妹们说在学通社取得的成绩让参加工作了的我至今都倍感骄傲。正是因为这段经历让我在众多理科生中脱颖而出,最先得到领导的重视,最先接触核心业务,最先与各个生产、电力技术部门打交道,撰写了一篇又一篇大大小小的稿件。正因为写作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年前被抽调在省公司参加会务工作,前几天代表我们局参加海南电网电力研究院组办的交流会,与电研院的内刊编辑组、各个供电局新闻专工和生技部专工一起讨论电研院办刊问题,我凭借在学通社办报纸的经验,分享了以前做报纸的心得,这让我着实在会上风光了一把。会后,还有很多人专门问我是不是新闻专业的,我底气特别足的回答:“不是,我学中文,但我编过报纸”。过些日子,要被派往省公司新闻中心跟班学习三个月,我将多学习,多干活,力争不丢娘家人的脸。


  回想自己成长的过往,我真心的感谢学通社给予我的一切,给我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虽然如今我还做不到奎哥那样闭着眼睛就能码字,但还是能睁大了眼睛逐字逐句地向学通社的所有“同事”叙说自己的成长,向娘家人告一份安好。


  (本文作者曾任学院报编辑部实习编辑,现在海南电网公司陵水供电局办公室工作。)


 

 

我心目中的新闻工作

 

刘正佳

 

  前些日子,翔哥和我约稿,是说院报十周年出个专刊,说实话,平时写个报告或消息,都能勉强一试,这种群星汇集的专刊,则诚惶诚恐了,一直都不敢动笔。但说来也怪,肚子里又有那么有点东西想说,这种茶壶里煮饺子的感觉,我想是大多数的人一般状态。


  一直以来,我都私下以为和新闻中心关系不错,一来,新闻中心几个老师很有书生气息,在现今大学这个半社会的年代,有时候和这些人谈谈,偶然仰望星空也是一种陶冶。二来,和学通社、广播站的几个带头干部关系一直不错,想必当时我也是个“要职”,多少给点“面子”。三来,作为学校官媒,很多事情需要他们行之方便,自己也写了几篇通讯,均受到几位老师的指点,刊发在院报上,也就对新闻中心还多了一份感激之情。


  也许正因为这样,出来之后,我一直很敬仰新闻工作者。加个通讯群,找到群管理员,然后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会天,就算认识了。前些天,帮写了几篇文章,均上了《张家界日报》,都是托他们的福。


  去年下半年,翔哥和我说,怕学通社招不到人才,我觉得主要是时下的学生对新闻工作并未有足够认识,为什么团总支、学生会、社团联合会这么多人要挤,我想除了一些面上的原因,还有部分原因就是这些部门光鲜些,晋升空间大些,这种官拜思想无非是现今高校的毒瘤,尽管我也是这些部门出来的。


  初到社会,我发现自己最出彩的无非是,能写得了几篇像样的文章,能制几张看得过去的海报,加之懂得点摄影,撰写几篇新闻,这足以让我的前辈们对我交口称赞。这些东西,我都以为学院的新闻中心的几位老师是最专业的,但翔哥总是说新闻中心鲜有学生干部能及我,难道与这些老师朝夕相处的学生还比我这种有事登门请教的人还要学得慢些。“学习意识很重要。”新闻中心的几位老师是这样总结的。诚然,学习意识是学到知识的前提,但对新闻宣传没有深刻的认识,亦或是根上的问题。


  我个人以为高校的新闻宣传工作不应局限于新闻,应是引导广大学生进行尝试性的改造和教育,而这常常是我们所忽视的,总是不停的记录事实,而忽视对宣传教育的深刻认识,造就了现阶段很多高校出现的校报无人问津的现象。也许有人会说,刻板的宣传教育只会招来更多的反感,这个问题的解决就有待于大家解决了。“每个人都是故事会,每个人都是思想家,每个人都是关注者”。我想,共同参与是解决途径。


  新闻宣传工作举足轻重,这是我在大学里得到的认识。时下院报十周年,是个值得庆贺的日子,同时也是需要重新审视的日子。而我,却也只能在一旁耗点笔墨,当个垫背的了。


  (本文作者为学院前团总支学生副书记,院报优秀通讯员,现为张家界市2013届大学生村官。)

 

 

新闻人初体验

 

彭三千

 

  院报十年!一想到可以在这期专刊里拜读到许多分量极重的作品就兴奋得不得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在我掰着手指头等出版的时候!我竟然……也得到通知要为她的生日写一篇投文艺版的文章!


  我可从来就不敢妄想我的名字会出现在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文艺版啊!编辑大大是怕这整版的气质过于高贵冷艳了人民群众不喜闻乐见吗!想多了啦!

 

我本人现在一点也不“文艺”


  最初选择汉语言文学是因为我爱汉语言文学!


  可直到我遇到院报。我还在新闻和文学之间苦苦挣扎时,我的文学细胞全部缴枪自杀了!


  我实在对不起我学的专业。坊间谣言说学中文的学生最幸福,课后作业就是看小说写小说。可这对我来说却是一门苦差事。新闻消息的基本要求是简洁、客观,所以直接导致的“职业病”是我不会欣赏百转千回的诗歌、不会像同学们仅仅下场雨也能写出深情款款的文章……现在的我,更喜欢“不务正业”地看新闻,更热衷写几行不像样的评论;就算下雨,我可能也只能想到碰瓷老太们今天是不是还因为领不到社保出来加班、街头监控会不会因下雨的关系而不清晰,不能还好人清白。


  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我成为一个不像中文生的中文生!

 

有机会与院报相遇完全因为是我抠门儿


  记得大一刚入校时的社团招新。我看到书画协会就眼睛发亮!看到艺术团就把持不住!看到文学社顿时觉得自己有望成为德艺双馨的文艺女青年!


  可我捧了一大摞申请表在一个桌前准备填时,守摊的学姐说:“请交社费二十元。”晴天霹雳!于是我灰溜溜地把表格们又还回去。所以其实这时的我还是想奔着“修身齐家爱国做文青”的路子去的。


  当几天后我看见墙上贴的学通社招新小广告,第一反应是——不要钱吧?


  当然不要钱!这也是后来我一直引以为豪的学通社特色。后来的每一年招新我都强烈建议组织把“不收会费”加入宣传语中,但是都被“俗土粗”等理由无情驳回。


  不收会费意味着什么?一大拨课余时间急需自我充电但不想花钱的学生有地方去了;一大拨不甘于逛街上网虚度人生又不想花钱的学生有地方去了;一大拨想直接学会一门职业技能还不想花钱的学生有地方去了!


  而且来这里还可以学写稿、赚稿费。所以再次建议学通社今年招新用这句“不收会费”,另外还可以加句“还有钱领”!

 

我在这里理直气壮地成长


  大一我忙碌、茫然且(因为不常上自习所以)心虚地过去了,到大二开学,我突然注意到篮球场边挂了新横幅!标语大致说学院在践行“通识素养宽厚、专业基础扎实、职业技能熟练”的人才培养方案。


  这话简直是给我点亮“大学”明灯顺便灌一缸壮胆酒!


  从此我更勤快地往新闻现场和编辑部两头跑。我心里底气足着呢——这里就是培养通识素养和职业技能的地方!


  学通社里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特长。不说摄影记者和排版编辑有硬性技能要求:社里所有人都要会写应用文,平时大小活动都是学生自己策划和运作,学通社本身的校内外宣传也靠社员自己……


  而这些能力大多是编辑老师们“威逼利诱”才掌握的。


  院报编辑部的老师们对学通社的孩子们从来也是“科学喂养”:在工作上手把手教学生改稿件、拍图片、排报纸,在生活中和学生玩到一团,青春期的孩子们甚至连感情问题都去找几位老师请教!


  而我也并没有因为远离文学而没了“人情味儿”。


  由于受编辑老师们熏陶,我更清楚了一个优秀的“新闻人”,或者说“人”,应当关注时政,关注社会,关注人类,敢于发声,有自己应有的节操,保持内心的洁净,懂得悲天悯人、严守是非对错。


  我虽然还没有到达这个境界,但有了信念就会继续努力啊!

 

  张家界学院报!我认识你四年!你改变我一生!


  谢谢你。


(本文作者为学通社第7任社长。)
 

 

时间都去哪儿了?

 

肖  艳

 

  我们一直以为,最美好的日子是可以很久很久的,不会那么快逝去,可就在我们回味其中的时候,最美好的日子就已经毫不留情地逝去了,时间你到底去哪儿了?


                                ——题记


  时间到底去哪儿了?又有什么东西能记住时间流逝的痕迹?第一反应便是茶杯里面的茶垢,不是因为我甚于入微的观察,而仅仅是,因为我太懒,懒得前夜的茶杯没有清洗,锃亮的杯口清清楚楚的显现出了一圈淡淡的水。如今,手里拿着这个买了很久用了好久水垢积了好久的杯子,温热的绿茶,微温的是暖意,萧瑟的是那些关于时间,关于大学,关于学通社,关于院报的记忆。


  刚进入学通社的时候,我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假小子,做事毛毛躁躁,性格风风火火的,对新闻,对院报我基本上是九窍通了八窍,只是因为平日喜欢在新浪、凤凰浏览一些大大小小的新闻,便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这个组织。还记得那段时间里面,有总以“打赌”的方式鼓励着我的黄俊学长,有总帮我收拾烂摊子的易浩学姐,有总对我无语的“白牙”部长,有总温柔的笑着帮助我的谢润慧学姐,有总“面瘫”却热情的的林香菜,那时真的很开心,很快乐。就这样,任性的笑着,跌跌撞撞,懵懵懂懂的走过了大一,迎来了我的大二,也开始真正明白了“白牙”无数次面对着我的无知反抗说的那句话,“以后你就会明白”。


  大二,对于我来说,算的上是我大学四年的第一个成长期,我稀里糊涂,懵里懵懂的成为了学通社第八届社长,还记得我人生中的很多第一次:第一次开会的时候,我的脚抖的很有频率,脸上却强装镇定的样子,有点搞笑;第一次编写“军训简报”,在子夜的友情帮助下,我们有条不紊的忙碌着,有熬夜看新生军训日记的痛苦,有一字字写上寄语的欢乐,有“前线”同志们奔波而成的一片片稿件、一张张照片,有老师们的指导和帮助,五期“青涩”简报先后成型;第一次“招新”的兴奋,第一次“以老带新”的紧张,第一次参与培训的硬着头皮上,第一次面对运动会宣传工作的乱七八糟……面对着许多未知的第一次,害怕过,退缩过,但每每想起自己肩上的责任,还是会义无所顾的向前冲着,仿佛一切事情只要有唐老师、程姐、周老师他们在,就不算什么事。我知道,他们一定会毫无条件的帮助我,支持我。记忆至此,忽然有点难受,以大三的现在回顾以前,说没有遗憾是不可能的,说情绪没有波动是骗人的,但我不悔,从未悔过,现在,以后,将来,我都会永远感谢这段时光,让我成长,让我曾拥有过这么一段时光。情感可以淡去,印记可以消退,时间可以消逝,也许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物质财富均可以用不同的形式进行储藏保留,留给子孙后代享用,造福于未来社会。但是有一种财富是任何人无法拘留住,不管你的智商多么高,能力多么强,则是枉费心机,在此方面显得异常无能,这就是时间,独独属于我一个人的时间,我人生中第一桶财富,第一桶“金”。时间去哪儿了?时间就是在这里,在这些枝枝叶叶,细细琐琐的感动里面。


  如今,抬眼依然可以看见墙上贴着的各个老师,各个社团的电话,也依然会对感激那些在工作上,生活上帮助过我的人。大三了,面对着考研,面对着社会的选择,愈发庆幸我曾经在学通社呆过,我曾被新闻写作胀得头痛过,我曾被院报“折腾”过,我曾被大大小小的事情打磨过;也曾因为稿件登上报纸开心过,做好一件事被老师表扬过……


  三年后的今天,三年前的今天,时间就在这,你从未发觉它的行迹,但却也真真切切渗透到了你的生活,工作。


  在学通社的日子里,有成长,有家的关爱,有过欢笑,也有过辛酸。想说的实在太多,想留下的也实在太多,可气的是却偏偏不知从何说起,聊起。时间都去哪儿了?


(本文作者为学通社第8任社长。)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