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界学院报》创刊十周年之编辑之声(二)

作者:院报编辑部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4年03月31日
 

笔随意想的片语只言

 

微  燕

 

  说“日月如梭”、“白驹过隙”,似乎有点老套,但这日子就是过得如此之快!就如小沈阳所说眼睛一睁一闭,十年,就这样过去了。这期间,除了几位与我同年任职的同事,始终与我相伴的就是你——《张家界学院报》了。


  坐在电脑前,慢慢走进与你的过往。记忆如散落的珍珠逐渐成串。


  2004年的8月,我来了,你已存在。虽想走近,但怕有负于你,故只是出于一种热爱而远远观望。出于一种“职业病”吧,那时的我,很是喜欢阅读欣赏你的同时对你百般挑剔,还时不时拿出笔来在上面做错误性的标记。现在回想起来,怎么感觉有点像故意对心爱的人找不是呢。这种关系大概维持了两年左右吧。


  后来,现任图书馆馆长的刘霞老师从前任主编朱才子手中把你接管了过来。之后,我和另外几位中文专业的同事应霞姐姐(我习惯这样称她)之邀,一同走进了你。就这样,我开始了与你的第一次亲密接触。那时,我负责教学版块,出于对语言文字的热爱,曾策划过一期有关语言文字规范的内容,不管读者是不是记得,但我却永远不会忘记,虽然称不上多好,但确是出于我的最爱而策划的,那是自己的作品。你说,我是不是有点儿小自恋呢?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日子,我们共同辛勤付出着,一起品尝着之前不曾知晓的艰辛,同时也一起收获着以往不曾有过的快意。那是一段难忘的日子。


  再后来,你摇身变成了新闻中心唐莉敏老师的“孩子”,呵护你的编辑也专业化了,而我则成了你唯一编外的编辑。此时,我对你的热爱于从前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随着时间的推移,你的队伍越发壮大,分工也越发明确;内容在不断出新,版面也不时在加大。品着你几载的前情后续,看着你一路的旧貌新颜,就如同见证了一个孩子的成长,由衷地为你高兴。与你相守的日子,总觉得时间过得飞快,虽偶感忙乱但也有滋有味。很喜欢和大家共事的那种感觉,那是一种只可意会无法言说的感觉(或许我不善表达)。现在回眸,眼前依然能浮现她们的样子,我的几个小实习编辑:合作很是愉快、让我倍感轻松、始终面带微笑的双梅,有点儿小懒、虽有时令我气极但又不忍怒斥、总是笑呵呵、关键时刻能救火的小密,热情开朗、同样爱笑但从不偷懒、很大气的李沙,急性子、直性情、喜欢催我、鬼点子比较多的子夜,还有特殊时期协助过我的我的嫡系黄跑跑。而今的她们虽都已离你我而去,开始了或即将开始新的打拼。但我想,在她们心中,总会有属于你我的那么个地方,应该不会有人忘记与你为伍的那段时光吧。


  由于宝宝的原因,2012年我无奈地舍你而去。但我爱你的那颗心仍一如从前。离开你的日子,我依然像最初那样关注着你,对你进行着“审视”,你不会怪我吧?


  眨眼间,“到这天,合上眼眸已步过了十年,再去看昨天,亦似结伴快乐里探险。终于发现,手牵着手就不怕幸福搁浅,明天就在眼前。”


  (本文作者为张家界学院文法学部教师,曾任学院报编辑部编辑。)

 

 

谨献给张家界学院报十周年

 

胡显斌

 

  “我的大学”在哪里?张院人告诉你:在山环水抱的自然画卷中,在天问草原的文化论坛里,在笃行楼丰富多彩的讲堂里,在院报图文并茂的文化地理中……


  200期,十周年,院报史是学院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院报的智慧结晶是人与媒体的协商与对话,假物为用、随才器使的院报是学院“五缘”文化的共同体。


  学缘——院报为师生提供沟通、表达、写作的学研平台;


  亲缘——院报是张院人建校、爱校、建设文化家园的视窗;


  地缘——来自五湖四海的莘莘学子济济一堂,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


  业缘——百期院报的积淀是学院媒体事业的见证,是提高通识素养、专业基础、职业技能的学习园地;


  物缘——从文字到图像、从纸质报业到电子传媒,院报为张院人留下了一笔可观的文化遗产。


  (本文作者曾任学院报编辑部编辑,现为厦门大学在读博士。)

 

 

四   年

 

 宁  奎

 

  一二三四,原以为,掰掰手指就能过去的日子,真的就这么过去了。


  大学四年,离开张院将近四年。


  对我来说,这两个四年,很短,可也很长。


  大学的四年,如果浓缩成一本书的话,我应该会把学通社写在第一页。记得最最开始的那个秋天,在早上穿棉袄,中午打赤膊的那个秋天,在军训中吃灰的我,挤牙膏似地挤出了第一篇文章。那篇文章里,主题为军训,同时我写了山,写了大学,写了梦想,半文不白,文绉绉的,酸得牙疼。


  正是这篇文章,成了我第一篇铅字“作品”。看到自己的“作品”被印刷出来,发到全院师生手里,我笑了。是在寝室里,桌上摆着院报,左手撑着太阳穴,右手捂着嘴巴怕被瞧见,然后,偷偷地笑了。现在想起来,那时的我,还真够猥琐。


  正是这篇“开山之作”,给我敲开了学通社的大门,这是我大学生涯第二件值得自豪的事情,也是这两个四年中,最有纪念意义的一件事情。
  从那以后,属于自己的“铅字”开始渐渐地多起来。


  那时候,新校区还没有修建,甚至老校区的大门都还没有修好,自己一开始也没有电脑。记得,老校门门口有数个网吧,其中有一个叫做“银都”的网吧是我常去的,前期的很多稿件,包括新闻稿、文学稿,都是从“银都”的键盘上敲出来的。遥想当年,我打字用的独门绝招是“一指禅”,六百字的文章打完,一个下午的时间就飞过去了。然后,就等待着新一期的院报出刊,心情如将有稿件刊发的你们一样,心里在回响“院报快出来吧……快出来吧……出来吧……”。当然,也有稿件落选的时候,因此一整天不开心是常有的事情,然后就会自我安慰,嗨,说不定下期会登出来呢。


  在学通社的四年生涯里,我能力可能是泯然于众人的一位,但我还是有两件值得自己乐呵的事情。


  第一件事,我的第一任学通社长官朱岚武先生某一天通知我——奎!罗院长点名要你去采访他!可能当时朱老师的语气没有这两个感叹号,但在我听来,加四个都不为过。在两个感叹号的感召下,在后来的所有采访中,我都如同打了鸡血,战斗力时刻处在暴击状态。顺便提一下的是,朱老师发明的这一单字的“奎”,伴随我走过第一个四年,然后在第二个四年里,仍在“余音绕梁”。


  第二件事情,某一天,班上的某某告诉我,我在院报上的文学小方块,不止一次地在女寝被声情并茂地朗诵。闻此言,刹时有一朵洁白的莲花在心中盛放。在以后的很多日子里,这朵莲花还被我无数次地拿出来,不断地重新盛放,直至今日。


  学通社的四年,三位良师让我受益颇多。除了朱岚武老师,还有刘霞老师和唐莉敏老师,后两位在我大四实习时,教授颇多。个人看来,没有他们我现在不会走上码字的职业道路。在我的印象里,三位良师的形象依次是大哥、母亲、姐姐,但仔细一想,貌似又乱了辈分,于是藏在了心里,选择在这个感念的时刻掘了出来,希望大哥和姐姐谅解。


  离开学通社后,我就离开了大学。


  因为有了学通社锻炼的基底,我得到了一份码字的工作,然后一直干到现在。这就是我的第二个四年。


  与学通社时期稍有不同的是,有了自己专属工作的电脑。当然,最大的不同就是,“一指禅”的功夫早已被遗忘,取而代之的是,现在闭上眼睛也能够打字了。


  (本文作者曾任学院报编辑部实习编辑,现在张家界日报社编辑部工作。)

 


 

相约春天

 

涂  丹

 

  读完《那些日子,我们一起走过》,曾经的一幕幕就如放电影般重现,原来我依然感性,会因生命里那些动人的细节,感动落泪。


  毕业以后,我心底时常会默默重复一句话:“学通社,你还好吗?你也会想念我们吗?”许多次看到《张院新闻》里那些熟悉的身影,倍感亲切,心中也会感到一丝遗憾,因为在越来越美的校园里,却再也没有了我们青春的身影。


  于我而言,大学最美好的事情,就是与学通社结缘。


  那些年,我们一起采访的故事,一直记得。那个淅淅沥沥的下雨天,许多领导穿着雨衣在田径场参加新校区落成典礼。为了抓住最佳采访时机,我亲爱的小伙伴们,顾不上打伞,拿着本子和笔在风雨中穿梭着。朦胧的雨中,有人兴奋地对我说:“我采访到了张家界副市长刘曙华阿姨,好激动!”是啊,那时的我们,既天真又勇敢,孩子般勇往直前。原来,有一种叫“社友”的情谊,是可以用一辈子去回味和珍藏的。


  那些年,我们一起激扬的文字,一直记得。霞的《因为有你》,奎的《我是山》,杰的《学通社,我的家》,颖的《忆,张家界学院》,梅的《四年,弹指间》……无事溪边的我们,怎能忘记这份刻骨铭心的记忆呢?毕业以后,姐妹们和我一样,仍将大学四年的每一张报纸,好好的珍藏在柜子里。杰说:“涂丹姐,那时候你用红笔给我批改过的稿件,我现在还珍藏着呢!”原来,我们的心一直在一起,因为学通社,紧紧地连在一起。
 

  那些年,我们一起经历的风雨,一直记得。我们曾因为分到一个组去采访,而心情激动;我们曾因为发报纸受气了,而相互鼓舞;我们也曾因为策划观点不同,争得面红耳赤。学通社,谢谢你让我拥有了那么多难忘的日日夜夜;谢谢你总是让我们有勇气和信心,将青涩的文字一再示众;谢谢你把我这样一个内敛静默的人,锻造成了一个自信坚毅的人。


  那些年,我们一起留下的回忆,一直记得。在那个煽情的六月,我们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毕业时刻。翻开弥漫着淡淡香味的青春纪念册,新闻中心的老师和学弟学妹们将我们在大学四年所有写过的稿件编制成册,握着那份沉甸甸的毕业礼物,内心的感恩油然而生。一场多么让人难忘和感动的欢送会呀!《栀子花开》的音乐响起时,唐老师带着我们在台上舞动青春的脚步,我们一起举起手中的纪念册,向青春挥手,向心爱的社团挥手,向未来挥手!


  大学里的每个小小经历,每件小事,看似轻描淡写,其实不经意间给我们的未来埋下了伏笔。现在,我的青春在一个叫做“希望之城”的地方,每当做着与文字相关的事情,就会想起老师曾经的谆谆教诲,想起和社友们风雨同舟的日子。


  2014年的这个春天,除了生长绿草、鲜花,也生长着年轻的梦想。今年,是院报创刊10周年,让我们相约春天吧!相约春天,一起去天问草原寻找四年里留下的青春足迹;相约春天,一起到智园湖畔怀念成长的点滴;相约春天,一起去图书馆追寻那些长卷在握的时光。


  相约春天,书写我们更加灿烂的明天!


  (本文作者为学通社第5任社长,现在长沙市望城区月亮街道团工委工作。)


 

致敬回忆

 

郑  想

 

  时间就像是沙漏,漏掉的是那些吹不散的记忆,那些细小的画面在脑海中停停走走,却怎么也回不到当初,只记得那时候笑容灿烂、青春依旧……


                              ——题记


  我时常想起那过去了的却已不能再回去的时光,当我再翻出那些流淌过的文字、那些怪异的照片时,记忆中最深刻的却是我们那嘴角上扬的弧度。我总是能清楚地记得在这个充满了爱的社团中所发生的一切,恍如昨日:


  或许你已经不记得那个下雨天,你撑伞采访的那个场景,但我记得!那时,我们新生的开学典礼就在未竣工的操场中进行,而你冒雨采访,那伫立在风雨中的身影让我油然而生一种崇敬之感,我便向渐渐地向学通社靠近。后来,我便成了你,也走进了充实和忙碌,风雨兼程。


  于是,在那样静谧的时光里,我们跟随着学通社一起长大。停留在每个人脸上的青涩与稚嫩,就是伴随着《院报》沉甸甸的增长而慢慢褪去的,不信,你翻开,翻开那一张张泛黄的报纸,从刻有“以人名校、以业报国”的校训碑到艺术馆,从樱花路到银杏路,再走到杜英路,从观鹭台到明镜台,从天门广场到天问草原,食堂二楼、图书馆,都曾在《院报》里,留下了成长的足迹。看着那一个个钟爱的文字在笔下流淌,然后变成带有淡淡油墨芬芳的铅字,那种熬夜的疲倦感骤然消失。


  或许你已经不记得那个夜晚,你举起相机记录精彩时印在我脑海中的身影,但我记得!那时候,我们还在《院报》,你喜欢用相机记录,而我喜欢用文字记载。我们都喜欢专家讲座,透过他们,我们可以感悟文学之美、领略艺术之奇;可以享国剧精粹、品民族精品;可以从舒湘汉教授的画中读南非风情、从韩国交换生的交谈中品异国文化。


  这样的生活,虽然忙,但是充实。用丹姐的话说,“这种负担是甜蜜的,这种坚持是幸福的,这种离开是不舍的。”我们的学通社,有着一群同样热爱文字、热爱稿纸的我们,有着一群有梦想、爱生活的人。在这个充满着诗意的地方有着诗一般的故事,有着属于我们每个人的特殊回忆,或是一个人捧着一本书享受一个宁静的下午;或是三两个社友一起漫步、畅谈人生;亦或是一群人在开完会后,讲着我们那个“家”的点点滴滴……


  或许您已经不记得,您耐心地教我们策划、教我们写稿、教我们改稿的点点滴滴,但我记得!您留给我的感觉,如山一般,沉稳。凡事喜欢亲力亲为,因此成就了您的高要求、高效率。您很严厉,却总是后悔自己对我们太严格,常常回过头,向我们道歉。或许您已经不记得,你耐心地教我们做人、教我们处事的点点滴滴,如风一般优雅的女子,您是内外兼修,用自己的一言一行教我们谨记为人处世之道。记得奎哥说,你们两个人是,“一个像妈妈、一个像姐姐。”您说呢?


  柏拉图说:“岁月就像是一条河,左岸是无法忘却的回忆,右岸是值得把握的青春年华,中间飞快流淌的,是年轻隐隐的伤痛。世间有许多美好的东西,但真正属于自己的却不多。看庭前花开花落,荣辱不惊;望天上云卷云舒,去无留意。在这个纷扰的世俗世界里,能够学会用平常心去对待周围的一切,也是一种境界。”我用年华做一场秀,轻轻拉着时光的手,或许幸福就在前头,或许只是磨在原地,停停走走。但不管怎样,岁月静好,只求你,安好!那段回不去的时光……


  (本文作者为学通社第6任社长,现在沅江市茶盘洲镇中学任教。)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