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迪讲文化发展与电影管理

作者:学通社 江莎 鲁经伦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4年04月28日
 

 

讲座中的吴迪教授。   (王朝/摄)

 

4月16日上午,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教授吴迪为学院师生带来了主题为“文化发展与电影管理——以《鬼子来了》为例”的讲座。

 

讲座中,吴迪介绍了电影《鬼子来了》的基本剧情,讲述了在现有的电影管理制度下,姜文导演拍摄此片时遇到的困难和挫折,并进一步探讨了文化发展与电影管理的问题。

 

电影审查的结果

 

吴迪说:“旧中国平均每年生产故事片60部,20年代末,达到年均百部的产量。可是1949年到1966年的17年间,新中国仅生产故事片518部,舞台艺术片115部,两者相加计633部。年均产量37.2部。而同时期的香港共拍摄了4000多部影片,平均每年200多部。台湾19年间共拍摄影片3500多部。平均年产达180多部。”

 

电影评论家罗艺军对此的看法是:这时期的电影艺术和电影文学,存在严重的缺陷和失误,创作主体意识受到压抑,艺术个性贫弱和艺术风格单调,对电影本体缺少探索,公式主义,概念化泛滥,艺术规律常常被忽视。

 

我们在回避“问题”

 

吴迪说:“近年来,文化越来越成为关键词,繁荣文化事业、文化软实力、文化发展战略、文化走出去等等响亮的说法不一而足。关于文化发展战略、文化市场、文化大构想等著作也出了一批又一批。但这些关键词和著作都回避了一个基本问题——文化取向。发展文化的基本前提是改变现有的文化取向,将思想一元化改为思想多元化。我们整天高喊文化走出去,文化走出去的意思是人家掏钱买你的文化产品。比如好莱坞的电影,百老汇的歌剧。而不是你自己掏钱把你的艺术弄出国去巡演巡展。”

 

文化是什么?

 

吴迪引用台湾文化局局长龙应台《文化是什么》一书中的内容来解释文化:

 

有一天台北演出“四郎探母”,龙应台特别带了85岁的父亲去听。悲剧的高潮就在四郎深夜潜回宋国探望老母的片刻,四郎跪在地上对母亲痛哭失声。戏演到这时,龙应台突然发觉父亲已老泪纵横,泣不成声。流泪的不止是龙应台的父亲,周围看戏的白发老人都在流泪。陪着老人看戏的中年儿女虽然彼此不识,但是在眼光接触的时候,沉默中仿佛已经交换了一组密码。在那一个空间,这些互不相识的人是一个温情脉脉、关系紧密的群体。

 

吴迪说:“‘四郎’把本来封锁孤立的经验变成共同的经验,塑成公共的记忆,从而增进了相互的理解,凝聚了社会的文化认同。白发苍苍的老兵,若有所感的中年儿女,原本不属于这段历史的外人,在经验过'四郎'之后,已经变成一个拥有共同情感而彼此体谅的社会。它使零散、疏离的各个小撮团体找到连结而转型成精神相通、忧戚与共的社群。”

 

文化发展靠的是个人的创造性和想像力

 

吴迪向大家介绍了美国社会学家英格哈特的研究成果:文化价值观上愈重视个人自主和多元开放的地区,经济力愈强大;愈强调集体意识、国家或宗族权力的地区,愈是穷困。吴迪说:“文化发展靠的是个人的创造性和想像力,而个性的文化能成为民族的凝聚力。中国没有理由比韩国、日本或美国缺少创意。”        

 

 录入:廖佳钰

责编:廖佳钰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