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甄嬛传》看中国影视的艺术独创性问题

作者:学通社 李杰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11日
 

 

讲座中的吴炫教授。   (简繁/摄)

 

 

“打造文化艺术独创性品牌,才能对中国现代化、世界全球化作出努力,才是推动时代进步强有力的武器。”4月29日上午,吴炫教授为学院师生提供了名为“原创”的精神武器。

 

原有独创的文化艺术

 

中国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讲座开始,吴炫分析了中国传统文化中具有独创性的文化,如哲学上的孔孟之道、老庄哲学,文学上的四大名著,文化艺术方面的琴棋书画等。“这些是其他国家、地区所没有的。中国文化独创性产品代表中国人自己的创作和贡献,我们应该感到自豪。”吴炫说。随后,吴炫讲述了《红楼梦》最重要的独创表现在于改变了社会现实结构,即从传统的男尊女卑变为女尊男卑的社会结构,也成功塑造出一位呵护女性、尊重女性、怜惜女性的中国独一无二的男性形象。

 

现代文化艺术的严重失声

 

吴炫认为,中国传统和谐文化必须纳入现代性元素,这是对人的生命尊重,对个体独立思考、对选择权力的尊重、对每个人创造力的尊重。作为中国人的自尊心,要进行原创。中国现代文化及现代艺术,在文化产品和艺术产品的独创性上,没办法和古代相比。今天的文化有含蓄、有温柔,却没有内在的力度。近代一百多年依托西方文化、西方思想、西方产品,一直到今天为止都在引进、模仿,然后拿来在中国实践、反弹。我们在文学观、美学观、艺术观上还没有产生不用于传统观念的现代中国的文学观、美学观、艺术观。近一百年多年,我们的国家、民族,在诗歌、散文、小说、戏剧、美学、自然科学等所有领域都严重失声。

 

影视作品的独创出路

 

吴炫教授以《甄嬛传》为例,对现代影视作品进行了解读。他认为,《甄嬛传》真实地反应中国人为了生存奠定权利、斗争的生活。中国影视剧怎么才能走向世界?《甄嬛传》在情节结构上来说是没有拍完的。甄嬛由善良纯洁的女孩转化为复仇性女神。她对皇帝、允礼有着不清楚的爱。甄嬛是生存性的人物,为生存利益而奋斗的女人,与这个称呼无关的爱情论不清楚。如若剧情甄嬛坐上高位之后,陷入痛苦与反思之中,这样的剧情就消解了整个剧情后半部分后宫为权利而斗争的形象,也就突破了中国人“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对我不好就报复你”的生存格局,而《甄嬛传》没有突破这一格局。如果对爱情、对某种程度上不再以生存利益的爱情、以通过爱情获得生存的爱情,对于他们之间的关系没有深刻的领会,作品及作品情节结构就很难具备独创性。

 

本场讲座的主持人张家界学院院长简德彬在总结发言时说:“《甄嬛传》、四大名著等都只是一些生动的案例,吴炫教授讲座的核心、目标、目的、指向是艺术的独创性问题。近几年,吴炫教授的理论和方法上的关键词从过去的否定、穿越、反思,到现在的原创。他不是在学术的象牙塔里面自说自话、自言自语,而是关注现实、当下,这里面有一个有担当,有我们这一代人情不自禁涌现出来的历史使命感。‘原创’是吴炫教授给我们这个时代、国家、我们这一代人铸造的一种思想武器。

 

录入:廖佳钰

责编:廖佳钰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