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食的理想

作者:2013级法学一班 熊泽敏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4年07月01日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来不及道别。             

                               ——《老男孩》

 

当知了不再叫唤,当梦想不再鲜活,当我们头也不回的离开家,这个夏天,我们便长大了。

 

尽管已经立了秋,但这个夏天似乎太不果敢,依旧在不属于自己的季节里我行我素。而我,此刻这个正在电脑桌前翘着二郎腿码字的家伙,于此逐渐热懵的 是一肚子难于宣泄的情绪。

 

于是,又再一次的看不开。

 

若不是加粗的标题多撞了一下眼球,或许我又该忘了我该谈的主题——关于理想。

 

你或许会说,面对这个从小到大令人视觉疲劳的话题,你已是无话可说。早在当年,所有痛的你都写到了最痛,所有的爱你也都写到了最爱,还有那些不痛不痒的故事你也抛过了无限远。而当这些切肤的感觉随风而逝,那些曾经被守护得铁骨铮铮的理想便也无可救药的被分食掉了。于是,此去经年,再也不愿提及。

 

其实,我又何尝不是这其中的一个呢。

 

一恍,脑海中回荡的便是那曾经靠理想撑起的一直在摇摆挣扎的高三。

 

迟到前的五楼永远是那么威严,起皮的塑胶跑道永远那么绵长,天台的围墙永远那么不留余地,周遭的空气永远那么呆滞。

 

未见沧海,但晓明月,不尽清凉。八千云月,梦醒思量,无语凝噎。

 

子尤说:“青春是属于我的,标记着我激情的一月一年。人说青春是红波浪,那就翻滚着绘出最美的一线。眼前只有一柄孤独的桨,握在手中就是一把战斗的剑。”多少次,在激不起一点儿水花的日子里,我为之沸腾。

 

很长一段时间,我习惯把自己称作行者,习惯在难捱的岁月自嚼苦痛。后来,才发现许多时候这又是多么可笑。当我信誓旦旦的翘首观望着那炽热的理想时,我的身后却不知有多少人为此赴汤蹈火。而一句行者,便将他们的功劳极尽拍没,凸显着好似坚忍的自我。时至今日,我才意识到,这是对他人理想的分食,是一种绝对的自私。

 

或许,怪就怪我们只有一个肉体,最先感受一份疼痛。

 

“多么美丽的高三,我能这样说吗?”这是我在高三前夕置于一个崭新小本首页的发问,现在看来便成了这一年来最值得玩味的一句。尽管已记不清问出这唐突问题的心情,但其中满含的希冀与深情却是可以轻易触碰的。憧憬与彷徨交织,杵着理想,我如是而说。

 

不错,理想的最伟大之处,便在于让黯淡之人泛起微光,让微光之人神采飞扬。何其动人的力量。

 

推及现实,我想真正应该感激的是那些温情的抚慰与陪伴。远远近近,四面八方。所以我敢说,只要没有对生活彻底绝望,哪怕我的理想坍塌而下,分食一光,我也在。

 

时光徐行,终究会带走更多,不论是抱怨、燥怒、忧伤、心痛,还是腼腆、欢乐、感怀、坦然。都会随离逝的清风,牧童的短笛悠然而去,没入洪流。被降解,被原谅。终不过闹剧一场,在意何妨。

 

很高兴,在这个冗长的假期末梢完成了一次毫不湍急的交接。

 

当然,在这里谢谢那些肯抽出时间平静的读完此篇的人,虽然这些思考不尽成熟,但我也真心希望它能帮到此刻的你,哪怕一点。

 

请满斟,扬蓬发。满目翠,婆娑状。朝阳卧,非残阳。

 

 

        ——允轩  写于高三毕业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我的传奇爹爹[ 06-24 ]

下一篇:[ 11-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