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到春风吹起

作者:陈硕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5年03月09日
 

 

 
三月,东风吹过,燕子归来,点点嫩绿从土壤中冒出脑袋。缱绻温软的春天来了,有很多东西在三月痒痒的发芽、生长,比如梦、比如爱。
春天,是一个需要人去感受的季节。摆脱冬日沉重的感官,唤醒身体的每一个毛孔。就坐在一棵刚开花的树下,看风吹过,看花开过,看忙碌的人群经过,有些乱七八糟的想念,从心头飘过。“人的一生应该是这样度过的: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或许因为保尔·柯察金这段有名的话,在我们心中,“虚度”被定位成一个贬义词,仿佛虚度了时光便是“浪费了生命”。仿佛想办法让自己忙起来,才有一种被需要的充实感。白岩松曾说:“当每一个人都在拉扯你要去做很多他们认为有用的事情的时候,你已经没有时间活着了”。如果我在读诗,而他们在背单词,如果我在数星星而他们在做表格,如果我低头看鱼,如果我在走廊发呆......大概有很多人说我在虚度光阴,做的都是没用的事情。而我却想说:春天是个需要虚度的季节。
春天之于我,就好像是初遇一为从未相识却很亲切的人。没有距离感,带给我的满满的新鲜。相识总是快乐的,她总是把最好的展现给你,让你暂时忘却人的暗面和冬日阴暗的天。这让我又想起小时候常吃的一道普通甜点,其实也算不上甜点,那都是后来别人贴上的标签。选取那新鲜的黄豆,用清冽的泉水煮熟、研磨......完成各道工序后,它被挑在卖客的肩上,此时安静的小巷会充满嘹亮的吆喝。那时的我听到此声,就好像现在看见美食变会自然脑补几个字“快来吃我啊”。也许看到这你会不耐烦我买这么多关子,其实就是儿时常见的豆腐脑。当那清甜弥漫着热气的豆腐脑捧在手心时,满怀着期待的心捧回家,在上面撒上一把红糖便可以大快朵颐了。不像想在的甜品店把豆腐脑冷藏在冰箱,配上牛奶和其它东西,而失去了原本黄豆的清香和食用时那如沐浴在春日阳光下的幸福感。就如《牧羊人》中所说:我没有哲学,可我有感觉。如果我谈论自然不是因为我知道它什么。而是因为我爱它,而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那些爱的人从来不知道他们爱什么,或者为什么他们爱,或者爱是什么。爱是永远的纯真,而唯一的纯真,便是不要去想。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费尔南多反复强调的就是不要思考、不要定义,而是去感受世界,像一个新生儿一样。对于爱,去感觉它,而不要去问为什么。春天就是个需要去体味的季节。
有人说,向往随遇而安的人不适合围观于生活的修罗场,每一天重复着,让人不禁在心中默念:生活就是这样了吧。一切归于平静和平庸。但也有这样一类人,他们努力甩掉与昨日的联系,扯断自己与“熟悉感”的关系,走在路上,晴空的蓝总是不同,街上小贩叫卖的歌调也听着新鲜。后一种人的生活也许并不那么轰轰烈烈,但那种默默萌芽的力量就像春天的绿,平静但不平庸。燕子飞时,一切才刚刚开始,在春天复苏的爱和对生活的期待总是可以铭记的。
待到春风起,我扛花去看你。
 
录入:陈硕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回忆是梦[ 12-31 ]

下一篇:残缺[ 03-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