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新词拾趣

作者:李家大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5年05月18日
 
《红楼梦》是我国古代小说的巅峰,自问世以来,极受追捧,一度洛阳纸贵。上至文人学者,下至贩夫走卒,茶余饭后,闲谈红楼为首。一部红楼梦,若只是道学家看到了淫,经学家看到了易,才子佳人看到了缠绵,革命家看到了排满,流言家看到了宫闱秘事。那就太不应该了
《红楼梦》中出现许多新词汇,曹雪芹对词汇具有极强的创造性一个天才的语言大师在客观语言面前决不是无能为力的,曹雪芹作为语言巨匠,胸中自有炉锤,将词汇的毛胚或半成品另行锻造,最大限度地发挥了词汇的潜在特性。就《红楼梦》出现的新词汇而言,我将其创造性分三个方面。
创造性最明显的在于新造词语,根据作品主题,故事演变,情节渲染,人物关系的需要,利用基本词汇铸造新词汇。《红楼梦》中出现很多新奇而意味隽永的词语,前不见经传,又不见俗谚,是鲜活的新词。若是熟读《红楼梦》的肯定就会想到“意淫”二字,《红楼梦》第五回“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意淫’二字,惟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可语达。汝今独得此二字,在闺阁中,固可为良友 原著里面,意淫是小说的最高主题,是女儿尊贵论的实践理念,就是像宝玉那样对女儿美及天地间一切美好、清净、圣洁事物怀抱一颗普遍无私的爱戴、关怀、体贴、赞美、呵护、崇敬之心,以此节制肉体情欲,美化生活,美化心灵。因此“警幻仙姑”称宝玉乃是天下古今第一淫人。经后世演变,“意淫” 成一个多义词,其词义、词性、用法均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多为贬义,指性幻想。在网络中,意淫被用来指美好而虚妄的空想,涵盖了希望、憧憬、梦想、发呆、诡异的笑、心理犯罪、偷窥、臭美等等一系列的内容。在网络小说中,意淫指一种创作方法
再就是庚辰本十九回批"禄蠹"一语云:"二字从古未见,新奇之至。"。《红楼梦》第十九回中袭人指责宝玉“凡读书上进的人,你就起个外号儿,叫人家‘禄蠹’。” 禄蠹当然是指贾雨村等人是窃食俸禄的蛀虫求官位俸禄一心扎进仕途经济的并成为权位金钱奴隶。”,虫也,最早出现在韩非子的《五蠹》,韩非指出:学者,纵横家,带剑者,患御者,工商之民这五种人无益于耕战,就像蛀虫那样有害于社会。曹雪芹在此基础上提炼精确,用“禄蠹”专指趋炎附势,醉心仕途的人。
提到“神仙姐姐”,所有人都会联想到《天龙八部》中的王语嫣,那是段誉对其的专称。其实“神仙姐姐”四字,第一次出现也是在《红楼梦》中,第五回中“宝玉见是一个仙姑!喜的忙来作揖!笑 问道:神仙姐姐!不知从哪里来!如今要往哪里去?’”宝玉口中的神仙姐姐,极其符合全书中宝玉的性格,对应第二回宝玉心目中的"水做的骨肉"、"泥做的骨肉",也充分体现了他“一见到女儿便清爽,一见到男子便觉浑浊不堪”的感觉。古人云:“在心为志,发言为诗”若非心里尊重,如何出口便是神仙姐姐!要不怎么被称天下古今第一淫人呢?
书中第八回清客嘴里的"菩萨哥儿"第六十六回柳湘莲骂声中的"剩王八"都是作者根据生活和人物性格的逻辑创造出来的。这些新奇而意味隽永的词语,前不见经传,又不见俗谚,是鲜活的新词和新典、新谚。
录  入:李文婧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云梦南正街[ 05-14 ]

下一篇:一个人[ 05-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