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姻缘两头牵 ——《西厢记》浅析

作者:文/曾一婷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18日
 

      《西厢记》全名《崔莺莺待月西厢记》,王石甫著。  

张生和莺莺两情相悦的爱情是《西厢记》的主线,清晰而明了。

而红娘的感情,似乎不怎么明显。    

红娘更多的是一个牵线搭桥的作用。可是仍然可以从细节中发现,她其实也是对张生也是动了情的,只是作为莺莺的侍女,她的身份和地位让她不能毫无顾忌的去追求爱情。    

在第一本第二折里【脱布衫】中就有关于红娘的描写:“大人家举止端详,全没那半点儿轻狂。大师行深深拜了,启朱唇言语得当。” 正应了前面张生的那句“(末背云)好个女子也呵!”    

还有【小梁州】:“可喜娘的庞儿浅淡妆,穿一身缟素衣裳。胡伶渌老不寻常,偷睛望,眼挫里抹张郎。”她偷看的可不是别人,就是张生。在红娘和张生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张生自报家门,她就提出非礼勿视。而现在自己却忍不住偷瞄张生,如果没有暗生情愫,以她那样的心气,又怎么会呢?    

接着张生有这样一段唱词:“若共他多情的小姐同鸳帐,怎舍得他叠被铺床。我将小姐央,夫人怏,他不令许放,我亲自写与从良。”    

这一句话就很明显了,在过去,大户人家嫁女,丫头侍妾是做陪嫁的。《红楼梦》中,平儿姑娘就是王熙凤的陪嫁。红娘作为莺莺的贴身侍女,将来有很大的可能是作为陪嫁丫头和莺莺一起嫁出去。红娘在第一本第三折,与莺莺一起燃香许愿的时候,也说明了这一点,“姐姐不祝这一炷香,我替姐姐祝告:愿俺姐早寻一个姐夫,拖带红娘咱!”    

那么红娘为自家小姐莺莺和张生牵线搭桥,其实不仅成全了一段美满的爱情,也“曲线”实现了自己的小心思。    

后面的情节里,第五本第三折中,当张生和郑恒摆在一起时,红娘的态度就更明显了。虽然是陪嫁,可是红娘更愿意莺莺和张生结合在一起,即使张生是一介布衣,书剑飘零。    

在红娘眼里,张生是“洛阳才子善属文”。【调笑令】中,红娘拿张生和郑恒对比:“你值一份,他值百十分,萤火焉能比月轮?”然后拆字道:“君瑞是个‘肖’字这壁著个‘立人’,你是个‘木头’‘马户’‘尸巾’。”还有“你道穷民老是穷民,却不道‘将相出寒门’!”这俩人在红娘心中的是不同的两种地位,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在第三本第四折,在张生和莺莺“生米煮成熟饭”之前,张生对红娘道谢说:“今夜成了事,小生不敢有忘。”然后红娘在【幺篇】中有这样一句唱词“不图你甚白璧黄金,则要你满头花,拖地锦”。后面的注释中提到“满头花,拖地锦”是妇女结婚时盛装的打扮。有人认为,这是红娘提出张生娶莺莺时的情况。但我觉得,这句话更像是在说红娘自己。莺莺的嫁妆肯定不会差,而红娘只是一个侍女。红娘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够“满头花,拖地锦”,毕竟每一个女孩子都想风风光光的嫁给自己喜欢的人,所以她委婉的向张生表达了这个美好的愿望。    

红娘心思纯朴,她知道“俺姐姐天生的一个夫人的样儿。”如果可以的话,红娘还是想嫁给张生的吧,哪怕只做个小妾。    

红娘跟张生的关系挺好,很亲近。她自身也是非常活波俏皮的。红娘对张生有多个称呼,“傻角”、“花木瓜”、“银样镴枪头”、“痴人”。红娘也是真的关心张生。第二本第三折里,看见张生因情而伤喝多了,她劝道:“张生,少吃一盏却不好?”第三本第一折,她关心张生的前途,“休为了这翠帷锦帐一佳人,误了你金堂玉马三学士。”她知道,只有张生自己有了仕途,和莺莺才能走的更长久,这点是连莺莺都不曾提及的。    

同时在张生赴京赶考、及第授官时,却又冒出来一个郑桓。他暗散谣言,说张生被卫尚书的小姐招亲的花球打中了,要奉旨成婚,莺莺只能做次妻。郑桓编的有鼻子有眼的,骗了老夫人,连莺莺都相信了他的话。而红娘却还是相信张生,并一再帮他:“我道张生不是这种人,则唤小姐出来自问他”。    

这样一再帮张生,这样关心张生,怕是张生在红娘心中的份量不轻吧?不然,别家小丫环都只顾寄人篱下、明哲自保,她却为了张生和莺莺趟了这趟浑水。    

“衣冠济楚庞儿整,可知道引动俺莺莺。据相貌,凭才情,我从来心硬,一见了也留情。”第二本第二折的插画上有这样一段唱词,也是红娘内心的真情流露吧。    

好在,一线姻缘两头牵。    

成人之美,也成了自己之美。    

若愿普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红娘啊,又怎能委屈了你自己呢?

 

录  入:任子成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