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德是世界的座上宾

作者:文/成然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9日
 

 

八国联军入侵中国后拿着胜利品炫耀时,他说出“强盗”两个震耳发聩的字眼。在各国作家各抒一家之长时,他率先提出“世界文学”。他是西方引以为荣的诗人、思想家和文学家,一度人们还把他看作是最重要的科学家。人们说他足以和荷马相提并论,并将他比作莎士比亚。他就是约翰.沃尔冈夫.歌德。

他有着许多伟大人物才有的耐心和自制力,并不轻易转移自己认为重要的那些兴趣。比如说他能长时期坚持自然科学方面的观察实验,花费60年的时光写作《浮士德》。在文学的灿烂星空中,他是一颗恒星。著作《少年维特之烦恼》《浮士德》等让后人用一生的生命长度去景仰。

纯洁高尚的歌德,艺术家要有伟大的人格,人格有很多面,歌德把艺术家的人格定义为伟大。当下灯火喧嚣的生活和在人心浮躁的社会越来越多的文艺界人士出现,他们的人格都可以定义为伟大吗?并不见得,在利益和名利的追逐下,越来越多违心之作登上舞台,在观众的注视下如跳梁小丑一般逗人发笑。可悲的不是这个时代,是这个时代里的人。他们忘记了作为人民的艺术该有的人格,创作过程中随意抓取,被动的模仿自然。歌德说:“艺术的真正意义,亦并不是在广度和深度上与自然竞赛“,他说艺术家的伟大人格一是要有能够把握事物深层意蕴的足够智慧,二是纯洁高尚而不是迎合世俗。诚如歌德所说的,在文学艺术史上真正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富有久远生命力的伟大作品,往往是与作家、艺术家”纯洁高尚“的精神追求有关的。

世界文学的歌德,歌德在关注民族文学建立的同时,他强调,真正的民族文学并非仅仅属于某一民族所有,而是具有普遍性的世界意义。他认为莎士比亚的伟大之处在于,能够与“世界精神结伴“,能够像世界精神一样看透了这个世界。晚年的歌德曾说,他越来越深信,诗是人类的共同财产,民族文学算不了很大一回事,世界文学的时代快要到来了。因为对世界文学的向往,歌德尖锐批判过民族仇恨之类的文化心理,他曾这样断言,并不存在爱国主义艺术和爱国主义科学这个东西,艺术和科学跟一切美好而伟大的事物都一样,都属于整个世界。歌德是一位没有殖民思想、没有仇恨与暴虐的诗人,在他的眼中一切有文化氛围的环境都应该是好的,一切有流传价值的文化都应属于全世界所共有。他愤怒的指责火烧圆明园的士兵是强盗,是的,他们就是强盗,从全球观的角度来看,他们毁灭的不仅仅是中国古老的文化瑰宝,更是世界人民的所共有的文化精神财富。对于中国人的文化优势和文学优势,歌德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他敢于突破民族的小圈子,放眼于这个世界整体。

生活中的歌德温文尔雅,不与世俗争艳。一次在魏玛的路上散步,忽然发现对面走来了对歌德的作品提出尖锐的批判的文学评论家,两个人在一条路上相過了,两个人正好走到了面对面的位置上,这位评论家骄傲的说:“我从来不给愚蠢的人让路。歌德听了之后微微一笑,说:“我与你正好相反。歌德说着给这位评论让开了道路,这位评论家瞬间面红耳赤,尴尬不已。很难想到在艺术上清高的如同住进广寒宫一样的人,在生活中怎会如此,歌德是爱这个世界的,他热爱生活就像他爱护好的作品一样。在生活中他充满了智慧与幽默的人,同时也是一位没有任何的傲气,谦逊而爱人的人民艺术家。

 

录入:任子成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该出手时,先思考[ 12-10 ]

下一篇:一棵不喧嚣却挺拔的文学之树[ 12-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