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下午

作者:2019级土木一班 童子晗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03日
 

昨天下午和奶奶坐在家门口,一老一少,没有聊天,就那么坐在两把能靠腰的红色塑料凳上,吹着风,看着外面的田野。

乡村马路上时不时有载人的摩托车和面包车驶过。马路下是一大片田野,田野上有乘着天气好,在撅着锄头挖土的大爷。从田野看过去,有一条横穿村庄的高速公路,再远一点便是高楼林立的城市——娄底。

我用力的看了看远方的高楼,又回过头来仔细地看着坐在我身边的奶奶。她没有察觉到我在看她,依然把两只握在一起的手放在翘着的二郎腿上看着远处。我盯着她看,慢慢地心里开始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随着这感觉一起出来的是一副夕阳下的画。橘红色的天,大片的庄稼地,务农的庄稼人,一个池塘,和一群在玩耍的孩子。

我征征地看着这副画,看着那群孩子,直觉有一个小男孩也正在盯着我。突然,这幅画动了,像电影一样地播放起来。首先给的是一个男孩的特写,镜头迅速拉进,照清楚了他的脸,肤色像脚下的泥土般棕黄,而模样竟和我格外相似,一双眼睛正直愣愣的盯着我看。他冲着我笑,没有任何的防御的笑,我也对他笑,他就害羞的抓着脑袋。这时,有微微的风吹起来了,男孩眉毛旁的汗珠飞快地滚动下来,他也不擦就任它吊在下巴处。看到这里,不知为何,我真想摸摸他的脸。

环顾画里的一切,一切的一切都是最好的样子。旁边的泥土上有老农在收拾家伙准备回家。我能确定我认识他的,这里的一切我都太熟了。可惜我就是看不清楚那老农的脸。不过,似乎除了小男孩外谁也看不见我。

旁边的池塘里有鸭在游,池塘斜面的那块水泥板上,孩子们正在上面练着“飞檐走壁”。那个小小的男孩飞似的奔了过去,又转头看着我,向我跳了下左眼上的眉毛,然后以极快的速度从斜面的一段冲向了另一段。我看着他“飞檐走壁”那认真的样子,张开那小小的手努力的保持着平衡,紧紧的咬着嘴唇,脚下穿着的那双不知什么牌子,但只要是妈妈买回来就穿上的鞋子在快速的移动着,他盯着目的地眼睛里闪烁着一种舍我其谁的杀气。

终于他到了,露出了满足自豪的笑。那种大大的张开嘴漏出一大片牙齿的笑。他又看向我,接着跳动了一下右眼上的眉毛。小孩子的炫耀嘛。我刚想对他竖起大拇指,突然对面的小山坡上出现了一位年轻的妈妈在叫着小男孩的名字,听见她叫“堂蛤子,回家吃饭哩”。接着,我身后的那一排楼的第二栋楼的第三层的右边房间里出现了一个老人,他大概嗓子有点问题,一边用粗粗的沙哑的声音,同样叫着小男孩的名字,一边用一只手做成碗状,一只手做成筷子状看着小男孩往嘴巴里扒饭。

小男孩挥手向着他们应了一声,又转身和他的小伙伴们告别,最后他定定的看着我,又向我露出了那种没有任何防御的阳光的笑。然后一句话也没说,快速的向妈妈跑去了。残血般的夕阳照在那对温馨的母子身上。年轻的妈妈用力的拍掉男孩身上的灰,小男孩调皮的躲着,嘴里叫到“痛啊!”,夸张又调皮的样子让我哧哧的笑着。拍完了灰,小男孩牵起了妈妈的手,一起往家的方向走了。

画又变成了画,画面定格在小男孩牵着妈妈的手,走在回家的路上。似血的残阳照着他们的背影,画面里的温馨大过凄凉。

太阳突然变得刺眼,照的我有点恍惚,我看着身边的奶奶,莫名觉得天昏地暗,脑子里的文档像是哔啦哔啦的被全部打开了,突然就带我回到了小时候。回到了那些吃完饭悠闲的午后,回到了那可以趴在她腿上睡觉的童年,回到了那个就算这么懒散也不会内疚的日子,回到了我再也回不去的过去。

微风在吹,再吹,吹呀吹呀。晃晃眼,我大了他们都老了

录 入:苏熠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自然[ 10-28 ]

下一篇:交错[ 11-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