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成就的旅游神话

作者:周麟 杨子夜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27日
 

 

       张家界作为新兴的旅游城市,在短短三十年的时间里,创造了一个旅游神话。这得益于先天鬼斧神工的造化,与后天人们坚持不懈的努力。张家界在国际上的影响不断加大,构建出充满活力与机遇的平台。


得天独厚的自然风景
  

       张家界地处湖南省西北部、武陵山脉腹地、澧水中上游。这里地质构造复杂,地貌风景奇特,域内溪谷纵横、群峰罗拜、千山叠列,素有“奇峰三千、秀水八百”的美誉,是天赋的旅游胜地。


  1982年9月,张家界成为中国第一个国家森林公园;1988年8月,武陵源被列入国家第二批40处重点风景名胜区之内;1992年,由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索溪峪风景区、天子山风景区三大景区构成的武陵源自然风景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2004年2月被列入世界地质公园;2007年被授予中国首批5A级旅游区;2010年12月14日,国家旅游局批复同意将张家界作为首批四个旅游综合改革试点城市之一,这标志着张家界的旅游发展改革进入国家层面。


  武陵源:武陵源是张家界市核心景区,距张家界中心城区35公里,是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武陵源风景区以石英砂岩峰林地貌为主要特征,数十条峡谷和溪流,与洞穴、湖泊、瀑布、云雾和丰富而珍贵的野生动植物一起组成大峰林奇观。


  天门山:“武陵之魂”天门山,俗称壶头山、嵩梁山、玉屏山,地处张家界中心城区澧水南岸,拔地而起,雄视四方,俨然一道巨型屏风横亘城南。壮阔的壁界面上,一道道岩层岩理线仿佛一部无字天书,除了记录一部地质演化的旷远历史,也隐含了古往今来无数的神话、故事与传奇,引人浮想联翩。
 

  八大公山:八大公山距张家界市区143公里,雄踞澧水源头,总面积250平方千米,是我国南方最大的原始森林之一。八大公山主峰斗篷山海拔1890.4米。以第三纪原始自然林为标志,孕育和保存了亚热带完整的原生性常绿阔叶林,被誉为“世界罕见的物种基因库” 境内莽莽林海,一望无涯,水碧谷幽,风景迷人,一年四季有开不败的山花,结不完的野果,是野生动物繁衍生息的乐土。

 

蓬勃发展的演艺事业
 

  作为少数民族地区、革命老区和新兴旅游区,作为世界自然遗产、中国第一个国家森林公园所在地,张家界不仅有无与伦比的自然风光,还有底蕴深厚、多姿多彩的民族文化。民间歌谣浩如烟海,民间舞蹈、民间工艺独具魅力,红色文化厚重珍贵,历史文化源远流长。其中桑植民歌、大庸阳戏、白族仗鼓舞已入选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民间投资商+专业剧团+旅行社+名人的运作模式下,一大批演艺品牌的形成,使张家界的旅游演艺业形成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逐步形成中国的演艺之都。


      《魅力湘西》:魅力湘西大剧院,座落于风景秀美、奇峰耸立的张家界武陵源风景名胜区内,古朴典雅,民族风味浓厚,是一能容纳1080人的演艺场,创立于2001年,历经十一年的发展,已成为全国著名旅游文化演出实体。《魅力湘西》承载着浓厚的民族文化,以歌舞的形式,表现了土家族人对生命的尊重和崇拜,对爱情的向往和大胆追求,对收获的欢乐和赞扬,让观众自然的体会到了湘西文化的深远、神秘、自然和朴实。   

 

       《天门狐仙·新刘海砍樵》:天门实景演出地点在张家界中心城区天门北麓,这是台投资1.2亿元的实景演出节目。以高山奇峰为舞台,以山涧峡谷为表演背景,是目前世界上第一台大型山水实景音乐剧。500多人的演员队伍,堪称阵容庞大。故事取材于湖南家喻户晓的神话传说《刘海砍樵》,在此基础上进行了艺术再创造,以悲伤、欢乐、笑容、泪水交织成一个美丽动人的故事。一幅幅男耕女织的生活场景构成的张家界风情画卷、逼真的漫天飞雪,无不弥漫着审美愉悦。


  《武陵魂·梯玛神歌》:梯玛,土语,俗称土老司,意为敬神的人。土家族一年一度的“调年摆手”敬神祭祀活动,都由梯玛一手执掌,祭祀过程中梯玛演唱的敬神之歌就叫“梯玛神歌”。宝峰湖风景区整合多方资源,成立了梯玛神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将被列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的《梯玛神歌》作为这台歌舞节目的创作题材。他们请来著名华人音乐家候德健,著名作家余华等“两岸三地”的专家参与创作,综合了音乐、舞蹈、文学等艺术形式,打造出一台讲述土家起源、演变、战争、生产生活等内容的大型山水原生态歌舞史诗实景演出。

 

张家界的历史文化

       

       在绝美风景光环下,张家界的人文风光黯然失色,并饱受“文化沙漠”的诟病。令人欣慰的是,在一群挚爱这块土地的民俗家们的不懈努力下,被忽视、被尘封的历史文化,逐步呈现它的庐山真面目。大大改变了世人对张家界的片面印象。


尘封已久的大庸文化
  

        张家界市的前身即大庸市。1988年5月18日,国家批准建立了地级市大庸市;因“大庸”之名远不及境内所辖中国第一个国家森林公园张家界的知名度高,1994年4月4日,国务院批准大庸市更名为张家界市。全市辖永定、武陵源两区和慈利、桑植两县。于是“大庸”两个字逐步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近来,已有不少有识之士在做关于“大庸文化”的整理研究工作。随着人们对“庸”的重新认识,“大庸”这富有历史文化底蕴的两个字,重又回到人们的视野,如“大庸府城”、“庸城旧事”、“庸都园”、“大庸路”等等。

     《辞源》(1939年版)载有“庸”的13种释义,如“需要”、“功勋”等。关于“大庸”这一称谓由来,主要有三种说法。第一种说法:“大庸”源于古国名,清代《石达开日记》载:“大庸,古庸国是也。”第二种说法:楚灭庸后,其得以逃离的部分人马辗转来到了永定区大溶溪、枫香岗一带,当地有大庸坪、大溶溪、大庸口、大庸渡等地名或载诸史册,或沿袭至今。第三种说法:据《史记·楚世家集解》云:“祝,大也。融,庸音同,古通用。祝融即大庸。”《国语·周语》载:“禹夏之兴,融降于崇山。”这说明市域先民的一支系楚人祖先祝融一脉,故“大庸”这个名词有怀念先祖之意。以上三说一并录入以资参照。


  民国时期,大庸县立初级中学贴了一副对联,系一位名叫黄光涛的县长所撰:顶天立地有容乃大,继往开来不易谓庸。“容”者,指包容、宽容。兼容并蓄、海纳百川,才是大气度、大襟怀,才是大作为、大造化。至于“庸”,乃是不可变易的至理正道。《中庸》认为:“不偏之谓中,不易之谓庸。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至理。”有学者认为,守中持平是中华文化的真谛。中庸不等于折中,更不是平庸,而是洞悉物极必反这一规律后所采取的“抱中守一”的生活态度。

 

多姿多彩的土家文化
  

       张家界市现有人口近156万,其中土家族约为102万。各民族在长期的生产过程中,形成了显明的民族特征。以土家族为例,有最独特的原始传统节日“赶年”;有独特歌舞艺术梯玛神歌、摆手舞、茅古斯;有独特的工艺织锦西兰卡普;有独特的哭嫁、绕棺等婚丧习俗,等等。其中既有土著文化的沿袭,又有中原文化的濡染,既有普及天下的儒释道兼容并行,又有巫风楚声生生不息。


  土家族自称“毕兹卡”,《辞源》解释“毕兹卡”为“本地人”的意思。土家族世代居住在湘鄂黔渝四省市交界处的武陵山区,在人口上百万的全国少数民族中个,是唯一分布在内地的世居民族。土家族的哭嫁、摆手舞、茅古斯、傩戏、西兰卡普等都是极具特色的民俗传统文化。

 

影响深宏的卫所文化
  

       卫所文化也是张家界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卫、所始设于明初,为军事机构,目的是就地控制局势,镇压叛乱,维护治安。永定地处湘西,崇峦大川,林深峒险。元末明初,土酋覃垕联络诸峒蛮反元反明,声势浩大。洪武定鼎,朱元璋除多次令官军征剿外,尤刻意卫所建设,在相距仅百余里范围内设置了永定、九溪两处卫治,充分发挥了保境安民的功能。永定设卫,有5600多名江浙一带的军人在此屯垦戍守,为缓和社会矛盾,促进民族融合,发展文化经济产生了积极作用,带来了广泛深远的影响。

 

神秘飘渺的隐逸文化
  

       常言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神州大地,变幻于倏忽,帝王霸业,兴亡于旦夕。在今天湖南武陵山脉一带,峰奇水秀,林莽篁幽,雾涛翻腾舒卷,云山千叠起伏,仿佛天地的灵气汇集于山水之间。因此,古时候隐逸在这里的高人很多。相传他们吸取山中灵气,参悟宇宙的奥秘,以求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驩兜:远离权力,乐得逍遥。
 

  上古洪荒时代,驩兜率领族人加入了炎黄部落联盟。在参与议政的过程中,驩兜与共工走得比较近,使尧舜感到了威胁。舜帝继位之后,对潜在的敌人进行了打压。《尚书·虞夏书》载:“流共工于幽州,放驩兜于崇山,窜三苗于三危,殛鲧于羽山,四罪而天下咸服。”于是驩兜及其族人只得背井离乡,往南迁徙。苗族史诗《鸺巴鸺玛》载,苗民的先祖本来居住在黄河流域一带,因为受到其他强势部族的压迫,不得不越江跨湖,跋山涉水,往南迁徙。相传驩兜到达崇山后,与民生息,事事亲力亲为,最终在这个远离权力中心的世外,建立起温馨祥和的家园。

 

       鬼谷子:尔曹纵横天下,我得一方山水。


  鬼谷子,姓王名诩,战国时期卫国人,诸子百家之一纵横家的鼻祖, 主要著作有《鬼谷子》及《本经阴符七术》。鬼谷子的纵横捭阖之术究竟有多厉害?世人不得而知,因为他从来没有在政治舞台上出现过。不过鬼谷子的四个弟子,孙膑、庞涓、苏秦、张仪却是闻达于诸侯。相传鬼谷子常入云梦山采药修道,云梦山就是后来的天门山了。穷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的鬼谷先生,身怀不世出之绝学,为甚不用来谋求高官厚禄,他是不是秀逗了?君不见,孙膑惨遭膑脚,庞涓马陵道万箭穿心,苏秦被齐闵王车裂于临淄,唯独张仪稍微好一些,是含冤入秦先凶后吉。江山有何常主?都作尘土。富贵有何定数?总是浮云。
 

  屈原: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

 

       屈原所处的战国末年,正是中国实现大一统的前夕。当时有能力统一天下的国家有三个,秦、齐、楚。虽然秦国独大,但是还没有强到轻易消灭齐楚联盟的程度。屈原经常出使齐国,维护两国关系,期待着楚国能够并吞宇内,光耀宗族。亲齐的立场受到亲秦的上官大夫靳尚和令尹子兰的反对,于是他们不断在楚王面前谗毁他,最终屈原受到楚王的疏远而放逐。屈原的流放,没有指定哪一个地方,有一段时间,他流亡到了沅水澧水流域。泛舟沅澧之间,纵情山水以慰余衷,水边美丽的某女慰藉了屈原受伤的灵魂。“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不知今年澧水河畔的兰花,是否还如当年一样美丽?


  赤松子:悠游在此间。


  赤松子,上古雨师,能随风雨而上下。赤松子服食水玉,以火自焚而得飞升。其人长身玉立,颜如丹霞,永远都只有三十多岁的容貌。《续修永定县志》载:“赤松子,相传隐于赤松山,迄今有丹灶。”清人叶守礼有诗云:“悬崖峭壁绝尘寰,上有仙人学炼丹。炼得丹成鹤已去,独留丹灶在峰峦。”


  张良:功成自当身退。
 

  张良,字子房,汉初三杰之一,辅佐流氓天子刘邦取得天下,封留侯。张良祖先五代相韩,秦灭韩后,张良雇刺客在博浪沙狙击始皇未中。后机缘巧合得到黄石公的《太公兵法》,日夜苦读终成大器。在秦末纷繁的农民起义中,助刘邦取得汉中富庶之地,围霸王于垓下,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刘邦得天下后,渐次翦灭异姓王以巩固权力。张良随即假托身体多病自请告退,遂弃人间事,从赤松子游。最终张良归葬青岩山。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从无畏到有识 新生进化论[ 09-27 ]

下一篇:我参与 我奉献 我快乐[ 09-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