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幽默

作者:肖艳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02日
 

 

       一直想用这温润的笔触记录了些什么,回忆些什么,让这世界感受到我此刻的温暖,让这个季节不在这样寒冷,在午夜听着催人回忆的歌曲,手边放着我最爱的铁观音,抬头的瞬间就可以望见那深沉的黑夜。其实一直以来,我非常喜欢黑色,不为了显瘦,不为了帅气,不为了性感,只是单纯的觉得黑色有属于自己独有的那份故事,黑的滴墨,黑的发亮,用自己独有的方式在诉说着那份墨守的美好。
 
       外面寒气沁骨,打开衣橱,一片黑色。寝室的姐妹说夏天的我是怡人的,冬天的我是冷漠的,一绿一黑的对比,让我的性格有了变化,这是不是我们常说的长大,是不是我们常说的装深沉呢?太多的时间里,我给人的印象都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子,‘我永远那样在笑着,我是同学们心中的女强人, 我永远是你在人群中一眼就可以找到的那个人,说我野性也好,说我霸道也好,说我冷艳也好,说我敢作敢为也好,我一直就站在那里供周围的人审视。我有属于我自己的那份思想,我有属于我自己独有的骄傲,这一切就如我的自由从来不容许人去侵犯一样
 
       穿着黑色,站在人群里我可以隐藏的很好,我的心可以在喧闹中自由的飞翔,我可以得到属于我自己独有’的那份平静与祥和。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性格这样活泼的女孩子会对黑色情有独钟?在我的灵魂最深处,我一直认为,黑色在我们每个人生命的磁场上是一种很特殊的存在,无刺激性,很强的包容性,但却会为了配合其他色彩而增加自身的刺激,这仿若就是我们一生中的一个蜕变。孩童时代我们就是一张不同质感的纸张,有属于自己的特殊色彩。少年时代,我们对这个社会充满憧憬,向往,我们单纯快乐,我们用“和”的姿态来审视这个世界。青年时代,我们会为了一些浮云来托衬他人,以求得到自己的生存空间。这个过程的演变,有太多的东西值得我们去品味,去思量,去考究。
 
      《史记·夏本纪》里说,“帝锡禹玄圭,以告功于天下之。帝舜为表彰禹治理水土的功绩,赐其黑色的玉圭,将黑色的特定意义与水之玄色联系在一起。黑色自夏代起倍受崇尚,至商周乃至秦汉皆流露出浓郁的“尚黑”遗风,甚至于隋唐以来的审美精神都包孕着“尚黑”之风的文化积淀,投射出华夏民族审美风尚的独特品格。
 
 
文章录入:宋程    责任编辑:宋程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痛,也要昂首微笑[ 12-02 ]

下一篇:[ 12-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