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 心

作者:胡 媛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年04月24日
 

  前段时间去了一趟重庆,在旅途中的感触颇多。且为证明自己有点儿“拿来”精神,也就不可免俗地把当时的思绪组成了文字。


  跟随上万的流动人口在大小景点窜游,天又下着雨,本来就窄的“瓷器口”街道被挤得水泄不通,从里面走出来时,衣服打湿了一半,伞也被挤坏了,其疲惫、窘迫的程度自不消说。心想,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位,千里迢迢跑来找这等罪受。接着,按行程的计划如愿去了歌乐山烈士墓。刚到歌乐山下,极目四望,情形异常萧然,小雨稀疏、游人零散,心也跟着被拉紧了。不禁感慨:瓷器口、烈士墓两个景点相隔不过是步行十分钟的路程,一个用“比肩叠迹”来描述也丝毫无夸大之貌,另一个却是十分冷落,景况相差极大,四下搜寻游人不过数百。


  一小孩儿站在“红岩魂陈列馆”门前拍照,笑眯眯地露出一排牙齿,他奶奶当即喝止他:“表情严肃点儿,衣服整理好。”小孩儿倒是乖巧听话,在相机的镜头下又做了一个敬礼的姿势。看过后,被孩子的纯真所打动,也被老人的家国情怀所撼动,心里就像吃下颗定心丸,在这位老人家和五岁大点儿的孩子身上找到了些许安慰。馆内,一位父亲带着自己十来岁的女儿,一边看墙壁上的人物画一边给她女儿讲革命故事,让我特别触动,胸中积蓄的感情如潮水般起伏涌动,久难平复。心下便认为:重庆人无论老少,年齿差距,他们把这块土地上发生的历史是一直铭刻牢记在心的,像是一种特殊的情义,上一辈的人影响着下一辈的,一代传给一代。想到这里,又释怀了不少:或许正因为游客稀少的缘故,才让烈士墓园在清明时分显得更加肃穆、悲壮;安息的烈士亡灵或许也无从适应哗然杂沓、上下千百人的场合。


  台湾的李敖和龙应台经常写批评时下年轻人的文章,他们认为:我们这一代绝大部分的青年人都忘了先辈、忘了祖辈们留下的根基,这个“根基”有历史、文化、信仰……沦落到今天,只剩下一群关心时尚、钱权的人,觉得我们特别自私。前几天读到李敖写的一本书——《深夜十堂》,他说了这么一段话,“世界上有这种人,她一辈子讲究吃的,讲究穿的,讲究擦的,讲究喷的,但她不谈救国救民,不谈民生疾苦,她认为没有事情比一个女人打扮起来漂漂亮亮的、闻起来香喷喷的更重要。这里头涉及了人生观的问题,就是我们一辈子到底什么是最重要的?”


  他批评得很对,但也不完全对。他批评我们不关心国家命运、民生疾苦,这条鞭子抽打得恰到痛处,抽打在我的身上,或是我们这一代年轻人的身上,轻视历史、贪图享乐确实应该抽。但是,讲究美,讲究衣装与香水似乎也没有犯下什么大逆不道的罪行。红岩魂的陈列馆还保留着当年谢葆真在狱中用的口红、胭脂等化妆用具,我们换一种角度来想,一个女人,迫于那种非人的生活境遇里,还保留着一般的心情,不忘修饰,维持自己的美丽和优雅,实则说明这个人有生活的尊严,她的人格不是轻易能践踏的。


  大千世界,人各有志,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入世方式。“一辈子什么最重要”——也就全在乎“乐意”二字上了。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再来时 我已换了模样[ 04-17 ]

下一篇:语与你[ 04-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