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愤青时 我们谈些什么

作者:谢 荻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年06月20日
 

   不日前的一个下午,与友人一道乘上了开往星城的大巴。天气晴好,没有睡意,我们便开始了天马行空不不着边际的谈天。聊了很多,回想起来胸膛里还是满满的,那是一种鲜有的获得认同的满足感,伴随着一点宣泄过后的空虚。

 

  消散在时间里的言语,如同蒲公英,随风飘散。有的在记忆里生根,有的就此不见。只是在某一个强制空闲的夜晚,我又突然起心想做一点记录,哪怕这注定是一些无足轻重的东西。因为世间的道理早在千年前就已经被说完,如今,人类在太阳底下的所作所为,再没有什么值得被铭记。

 

  结束这段伪文青式的前言,首先涌起温度的是那种血液沸腾、急于表达的感受。

 

  想为“愤青”、“文青”等鸣一个不平,因为那些捣乱者,乱贴标签者永远只配得上在前面加一个“伪”字。而我的标题上没有加这个字,虽然我们当时确乎是在讨论一些难凭一个涉世不深的年轻人几句谴语就能解决的问题。但我觉得,当我们真正在思考着一些问题时,不必自嘲和腹诽,不必明明为惨痛的现状心在滴血,却因为害怕别人怀疑自己的动机而自动退回沉默无知的人群。真正走在探寻真理之路上的人,哪怕还没有达到,但他们本身就具备看到问题本质的能力。这是只有诚恳的人才会意识到的问题,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人谦逊而真的给他扣上无能的帽子。

 

  我们谈到了中国社会意识形态的现状。当然我们知道的都很少,认识实在算不上深刻,但作为中国青年的一分子,我们很有代表性。既不是官富二代,也不是高智商人群,并且仅有的智力水平,也已经被十几年来的应试教育滞碍僵化。不想说从前接受过的教育最明显地功能就是让我们厌恶学习。这就像一个女人不愿提起被强奸时的回忆一样,尽管它是事实。或者说,被完全地洗脑,变得无法跳出一个怪圈子——不敢做出格的事,说出格的话,在不能适应大环境时质疑自己。然而更可怕的,不是我们中间的大部分人还不能意识到这一点,而是某些人已经甘于现状,上演“苟且偷生”的live版。

 

  至于国人的人品,我说过,中国人是不惮于进行自我批判的。但是太擅于搞垮自己人,又是另一码子事。我不知道还有哪一个民族,能够对自己的族人冷漠至此。大约中国人太疲惫了,疲惫到没有空暇去关心他人。中国人太清醒了,清醒到不相信任何人。

 

  《1984》里写到思想警察的恐怖,那不是叫你shut up那么简单,而是deter你的思想,从根本上打消你的念头。长在人头脑里的椰子树(语出王小波《椰子树与平等》),也得一律伐除。虽然这种情况还没有在中国出现,但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庆幸的。因为,我们的同胞们,脑子里根本就不长这种对人生大有裨益的椰子树。

 

  我说,我们都是文革时期那剩余的几万万人的后代。那么,国殇身过,活下来的都是什么样的人呢?开始觉得应该是老实人,老实到唯命是从,不敢逾矩半步,也没能力没想法逾矩半步的人。然而王蒙的《名医梁有志传奇》里写一对兄弟,哥哥极聪明上进,弟弟极胆小唯诺,文革开始后,哥哥马上被打成“壮大反革命势力”的左分子,而弟弟却因为神痴口讷平步青云。但后来这位弟弟因为太过口讷背错了语录,被批斗得很惨。所以,不论聪明人老实人,进步人落后人,生活在不理智的年代都是要受苦的。只是对知识分子来说,打击是双重的,所以他们格外痛苦。这也是王小波提到过的,我很赞同。我总是很赞同这个多年前就去世的人说的话,然而却很难接受当下某些公知的言论。

 

  大概有精神洁癖的人很难在那样肮脏颠倒的时代里生存,活下来的无非是天生愚贱和被“改造”成功的。作为这两种人的后代,我们必须要时刻检省自己,不要让猥琐、懦弱、惺惺作态的细胞跑出来作祟。

 

  再回来说中国人的自欺行为,“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这句话想来并不是平白捏造的,说的就是我们国人。中国人致力于堵别人的嘴,吃自己的饭。然而前一种行为近来也越来越少了,因为人多口杂——去堵嘴也是劳神的工作,于是干脆不吵不闹,在一旁端着小碗看大戏。

 

  不过,比起那些可能头脑发热意气用事的行动派,我更看不起这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因为他们简直没有心。

 

  钓鱼岛事件热度一过,商家终于暂时撤掉了那些煽动民族情绪的标语,鲜有人再关心多少诚人志士跳了海,恐怕只有打砸抢烧分子摸着腕上的卡西欧意犹未尽;韩国申请端午节成功后,事件销声匿迹,既没有完整有力的官方解释,大家也没脸再出声质疑。还是那个被强奸的女人,想着日后可能还有傍大款的机会,这次就便宜了那个强奸犯,“名誉”要紧;至于前段时间在高校兴起的汉服热,大学生代表的应当是高素质人群,然而这些所谓的爱国者对国学却知之甚少,以为穿起古装就是复礼了,行的还是男尊女卑那一套。最后搞出来的效果好像真三国cosplay,还特别业余。因为完全不考虑实际加上情商太低,怪乎有人批评他们“图样图森破”,我也一度怀疑他们其实是国学“高端黑”……往往在这种“爱国”行为上,参与者不明就里,旁观者冷嘲热讽,永远不可能有一个积极的结果。

 

  最后,从谈话中我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要做一个“明白人”。所谓明白人,就是之前说过的,能够看清问题本质的人。当然,你看清了以后,不能光在那边笑而不语,深藏功与名,否则你依旧属于沉默的大多数。人都是自私的,但是袖手旁观的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谁都拯救不了,包括自己。

 

  中国目前的问题,本质在哪里?郎咸平说,不在乎人心,在乎社会。这是一种理性且安抚的说法。然而要我说,问题还是在人心,就像文学本质上是人类的一种精神现象。人对于社会的能动作用是无比强大的,虽然问题不能完全归咎于我们,但责任始终是在我们,在活着的人身上。

 

  我们是愤怒的青年,是热爱文艺的青年,希望下一次看到“我们肩负着祖国的希望”诸如此类的话语时,心头真的产生重压之感。因为我们的所处的世界早就不那么美好了,有缺陷的世界就是会造就像我们这样的愤怒青年。

 

  如果你在看到社会上的种种不公和惨况时,会感到心头震动、悲悯满怀,产生想要改变世界、造福人类的冲动,别怀疑,因为你是会愤怒的青年,是有良知的好人。愤怒青年不会强迫自己接受,或自我催眠,或绝望逃避,而是要从自我这个渺小的个体来改变,从每一个选择,每一次说不中来体现。

 

  也许,我们还是要去做愤青先驱、先烈们做过的事,这些人很可能最终成为了往哲先贤。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像一个成功的革命者一样,把“重蹈覆辙”这个词抹杀。因为年轻冲动做出不周全的傻事,会让抱肘者暗幸自己的“明哲保身”。

 

  愤青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也不是身如浮萍,无所依傍。如果相信所为之事正确,那么正义的力量定会使我们成功。

 

  诚然,我还远远没到对人说教的年纪,况且要如何做一个中国好愤青,我其实还没有具体可依的方法论。但是,我已经有了一点点头绪,和强烈的心向。心向这个东西是十分重要的,就好比你坚定不移地相信你是一个人,而不是一条狗,所以你可以像一个人一样活着。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雷 雨[ 06-17 ]

下一篇:清风峡漫志[ 06-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