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西西里的美丽传说》

作者:2012级经济一班 曹 宇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年11月22日
 

  雷纳托十三岁的时候得到人生的第一辆自行车,也就是这辆自行车载着他进入了那个成年人的团队里。画面定格在玛莲娜走过少年们视线的那一瞬间,从她眼里我看到西西里在1941这个战火硝烟里的宁静,在她的身后我看到一群少年那不安分的种子在发芽。雷纳托那隆起的裤裆告诉我,这个美丽而安静的女人会掀起一场骚乱,而这美丽的孕育者玛莲娜终究没有敌过流言的收割。


  就像这场战争一样,太过美丽的东西,总有人会惦记着拥有她或者毁灭她。玛莲娜就是这样一个美得可以让人忘掉战争恐惧的女人。高跟鞋,性感的丝袜,包臀的裙子,乌黑盈卷的长发,以及她那永远淡漠的神情,无不让广场街道的所有男人驻足顾盼,让所有女人恶言诋毁。她的美丽使她成为了所有男人的意淫对象,同时也成了所有女人的嫉恨对象,所以她被孤立了。


  “她叫玛莲娜,丈夫死于北非的一场战争”,从此雷纳托的单车便至始尾随着那个孤立的背影。小孔后面有一双小眼睛,痴迷地望着屋内的少妇抱着丈夫的照片独自起舞;院子里有一双手,惊慌地偷走了风中的黑色内裤。我想十三岁的身体里迸射出的必然是纯洁而干净的激流,所以尽管雷纳托听着玛莲娜听的唱片,脸上盖着玛莲娜的内裤,我却丝毫没想到下流、猥琐的字眼,反而他比在法庭上把跟玛莲娜的关系撇得清清白白的高大帅气又年轻有为的军官来得高尚。还有那个律师,在法庭上说得冠冕堂皇,说得听众都为此悲愤,可那又如何,归根到底是想要占有她。我永远忘不了当流言将她推上法庭时,她用那双清丽的眼神望着法官说“我是寡妇,他是单身,我们俩的关系法律无权干预”时的神情,那样的坚定、果敢。可惜,男人永远只是想占有她,并非珍惜她。


  还是那个小孔,还是那双眼睛,屋内的玛莲娜最终还是因付不起巨额的律师费用而委身于律师。树枝断了,眼镜也跟随着身体摔在了冰冷的地上。我听到了断裂的声音,是信仰,是青春。雷纳托拐着腿走到神的跟前打断了他的手,冲出教室打破了领袖雕像的头,穿上了成人标志的长裤。可这些依旧无法改变玛莲娜被她父亲误会的事实,更无法改变所有男人女人对玛莲娜的议论。如果整个世界都在妒恨和意淫同一个人的话,那么这个人就已经完全失去了自由权和言论权了。人性,有时候是一种最荒凉的东西,而流言就像镰刀一样收割着人的每一寸皮肉,杀死的是希望。


  舆论纷涌而至,玛莲娜成了众矢之的,可战争还在继续。汽车里,律师似乎在向玛莲娜求婚,律师的手不停地在她身上游离,而她只顾着吃食物,这一刻,让我觉得冷,无比的冷,可是却很无奈。毕竟,谁又能够空着肚子谈尊严呢?


  父亲被炸死,即便如此,男人们依旧不忘在葬礼上用各种筹码来对玛莲娜威逼利诱。还是那个小孔,依旧的那双眼睛,玛莲娜剪下了她那头乌黑的长发,我看到眼泪从眼里滑出。后来,镇上所有女人们男人们的愿望都实现了。当玛莲娜拾起香烟的时候,无数个打火机凑上来了,我分明在她眼里看到了绝望、无奈、冷漠以及嘲讽。雷纳托晕倒了,我想,这次,他的信仰死了。父亲带他去妓院,当妓女问他“第一次吗”,他说“不是”。我想他的第一次是封存在了无知年少时那个带给他蠢蠢欲动的初见里了。


  德国战败,一切都结束了,当人们都不再为生计和性命担忧时,他们又有精力去为自己的私心出谋划策了。于是,女人们开心地冲进玛莲娜的屋中把她揪出来,叫嚣着:“这是女人之间的战争”。她们剪掉了玛莲娜那头让她们嫉妒的头发,扒光了那身让她们嫉妒的衣服,撕破了那令她们嫉妒的皮肤,然后将她驱逐。所有的男人,那些曾经为他疯魔的男人无一托劝。我能理解雷纳托没有冲上去拉玛莲娜一把,毕竟生活中没那么多英雄,毕竟我们谁也惹不起流言。


  庆幸的是,玛莲娜的丈夫并没有战死,他拖着一条残臂来寻他的玛莲娜了,自此人们仿佛对好了口径,对玛莲娜的事情碱口莫言。我想这里的每个人都活在痛苦中,因为他们的自私与妒忌。所以他们才会对这件事选择遗忘,但却没有一个人想要弥补。


  雷纳托还是没有勇气当面跟玛莲娜的丈夫说那些往事的不堪,而是写纸条告诉他,他的爱人在墨西哥。


  一年后还是同样的广场,玛莲娜跟丈夫回来了,她的年轻与美丽已经不在了。所有因为美丽带来的嫉妒都没了立足的余地了。这样的结局是大家都愿意看到的,不出观众所料,大家又重新接纳了玛莲娜。而雷纳托身边也有了与他同龄的小姑娘。


  橘子从袋子里面滚出来了,雷纳托几乎是将轮子踩飞了的奔过去,这是十三岁以来,雷纳托第一次与玛莲娜正面接触。他说“祝你幸福!”然后看着她脚步蹒跚地走远,青春不再,韶华不复。西西里的美丽变成了传说。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上一篇:致那个自己[ 11-20 ]

下一篇:小城市的故事 黑夜里最相思[ 11-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