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界市本土女诗人“天籁”组诗

作者: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19日
 

应著名诗人匡国泰先生所邀,张家界市文联组织本市七位女诗人创作出组诗,并以“天籁”名之,发表于《文学界》2014年第四期。七位女诗人借诗抒写醉心、怅惋、温热的爱情,描绘张家界灵动的山水。在此,我们转载七位女诗人部分诗歌与读者共欣赏。

 

溇水对澧水的情意

欧阳青青

真的就可以这样

和你静静地牵手到永远

真的愿意,一辈子到老都不改变

爱上你,

就像溇水心甘情愿地扑入澧水

 

相信你,是和我一样的纯美

就像溇水,相信在遇见她之后仍继续

涛涛前行的澧水

 

谁说澧水会花心爱上很多个呢

我宁愿认为,那另外七大支流

不过是生活中其它纯纯的情感交流

比如亲情,友谊,工作与梦想

我相信,在爱情的领域

我们都是彼此全身心接纳的唯一

 

当然,我也知道

这世间,会有更新鲜美丽的河流

也有比河流更浩瀚的大海

诱惑与落差,应该是相互的

 

然而这世间,仍然还有

愿意爱你一辈子都不改变的我

守望在溇澧河畔

在我心中

你就是我一直想要寻找的最完美 

 

哪怕前途滩险,真有爱上澧水的河流

溇水,仍然恬静地守候在

与澧水初初相遇的地方

不胆怯不退缩,并永远自信自强着

 

真爱无敌。如今的溇水

已经成为澧水流域风景最美

又具有丰厚历史人文内蕴的支流

那一定是澧水前世就遗落在人间

今生又终于相契的

那一根靠近心灵深处最柔软亲密的肋骨

 

(作者为张家界市慈利县一企业业主)

 

 

爱情降临

蒋虹

一个人  离开所有的人

因为爱情降临

一个人坐在长长的台阶上

微风吹来  微风吹来

我说不出话来

风无言美

一个人站在最高的楼层上

望着天空、树梢

大地很远

会飘向它还是自由落体的轰响

此刻的甜蜜是否死亡能抵挡?

 

一个人  午后的教室空旷

远远窗外的狗尾巴草轻轻摇摆

心随飘荡

我知道这是爱情降临 

但它从哪来到哪去

谁知道?

爱情降临  一个人

 

(作者为张家界学院教师)

 

 

只是些热的种子

覃新菊

那一场春雨

下得实在有些胡乱

有意无意地敲打着脑袋

险些晕眩

 

还好,只是些热的种子

冷却,冷却

冷却在时间的长河

没疯长成火焰的成品

不然,狂吹的南风前来助澜

会把全部树林耗光

把所有森林烧掉

酿成一场火的灾难

 

有些被逗弄

却好像不是全然受欺害

你行 我也行

是你激励我前行

 

健壮的心灵

会把这热的种子播撒在温湿的土地

雨水浸润着

小小草、谷粒、叶子

还有各式各样的生命散布在泥土里面

到了各自成熟的季节

鸟儿掠过,清脆的叫唤

她们便拱拱土 涌出而盛开

 

不,是吐绿

种子先是发芽,再才是开花

哦,也许不会开花

只是瞬间的酝酿

把你的心神留住在我的诗句上

我的心胸里便灌注了诗的蜜汁

 

(作者为吉首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

 

 

 

鹞子寨遐想

孔如冰

踩着一路的微笑和思念

每一种植被 都装着一个绿色的梦

若隐若现的龙虾花在草尖上静静闪烁

疯长的小草,野蒿,蒲公英.....藤萝纠缠

密林中小小的生灵

它们呢喃私语

从树枝的缝隙漏进的阳光

像金子般散落 身边都是些幸福

 

每一棵树都有一首诗

它们悠闲颔首 从容地走过光阴 胸有成竹

走在军乐路上 像踩着大地的音符

寻找高高低低童年的蘑菇

 

让一只蝉先咳出血来

然后尽情地欢叫

我真想自己也长出叶来 与树林一起

行书狂草 吟诗赋词

我真想自己也开出花来 在花香溪里

与蝴蝶共舞 与金蝉歌唱

站在鹞子寨厚重的石门前留个影吧

把留不住的青春

那些沉睡的理想

改变不了的坏脾气统统都交给时光

交给沉默的石头 阳光穿透的灵魂

 

我恳求轻拂的微风捎上我吧

虽然我不是一位诗人

却很想在暖阳和煦的午后

用诗行修筑一条弯弯曲曲的山路

爬上鹞子寨的最高峰

秉烛峰上点燃希望的火烛

老鹰嘴上展开飞翔的翅膀

 

(作者为张家界市卓越职业技术学校教师)

 

 

 

相  遇

石继丽

多温暖的一个冬天

你我廊桥上遇见

你和雪一样飘落

在我忧伤的心田

 

多一天了解

多一天危险

曾经的誓言

因你而悄悄改变

 

是否我可以开始想念

是否我可以开始忘掉孤单

 

醒让我们分手

梦让我们相见

 

(作者为张家界市文联副主席)

 

 

 

索溪之夜

胡良秀

黛色的天空下,

灯光透着桔黄色的温暖。

 

隐在夜色中的山峦,

像铺在淡青背景上的画卷。

 

《魅力湘西》的锁呐,

把山镇的夜色越吹越远。

 

索溪水被泻下的灯光搅起曼波妙彩,

桥栏边相依的人儿把恬美润进夜色。

 

一棵水柳羞涩的含首,

聆听着蟋蟀对美景的吟唱。

 

风伸出触须,

轻击着树叶的低语,

夜浸泡在幸福里无法自拔。

 

(作者为张家界市永定区南正街街道办事处主任兼书记)

 

 

 

金鞭溪的水

吴旻

有没有一种真正的生命,就像你

有没有一种真正的纯净,就像你

有没有一种真正的力量,就像你

有没有一种真正的情感,也像你

 

丝质的,纯净如泉的乐音正在升起

轻柔,飘逸如少女的长发

微风下筛落太阳的光辉

有一种情愫丝绸般自心底滑过

我看到我的灵,以生命的最纯形式

乘着阳光薄明的羽翼

以旋律的曲线,萦绕你高贵的灵魂

 

至纯至净的水啊

只有在这样纯粹的乐音里

你能看到,我的灵为你轻歌曼舞

至善至美的水啊

只有在这样纯粹的宁静中

你能看到,我的灵为你千娇百媚

至柔至刚的水啊

只有在这样纯粹的活力中

你能看到,我的灵为你百转千回

至情至性的水啊

在这样纯粹的旷达中

我的灵随着你高高低低的脚步

将生命意义,一层层解读

 

奔腾的鼓点叮叮咚咚振荡胸怀

生命的激情若草木欣欣

我的心啊,淌满感激的泪水

就让我守着这条纯净的小溪

等待苏醒的灵魂在此沐浴

就让我开作一朵诗意的浪花

在这个深深浅浅的尘世,无论

化云,化雨,化雪,化冰

都与你融为一体,生生不息

 

(作者为张家界日报社编辑)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我们二十一二岁[ 06-03 ]

下一篇:夏 天[ 05-27 ]